山东文登壁挂厂厂长田世洪遭迫害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威海市文登壁挂厂厂长田世洪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监视、骚扰、绑架、非法关押,曾经被非法劳教,遭受着长期的精神上和身体上的高压迫害,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底含冤离世,年六十四岁。

直至二零一九年,中共邪党对田世洪的迫害从来没有停止过。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山东省青岛召开上合峰会期间,田世洪家门口停放了一辆装了摄像头的旧轿车,直到六月十二日峰会结束,那辆车才消失。六月十三日,当地公安部门在田世洪的工厂门前又安了一个摄像头,正对着工厂的大门口。

离世前,田世洪一直是文登壁挂厂厂长,工厂里管理着一百多号工人。在修炼法轮功前,当时因为经济不景气,田世洪不分昼夜操心工厂,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别好,于是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入了修炼。修炼不久,他的身体就神奇的恢复了健康,人也精神起来了,加上他,外形儒雅、身材高大,年轻人都私下议论他一点不象五、六十的人,说他神采奕奕、气度不凡。

田世洪的工厂里绝大多数是年轻人,他自己平时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也用真善忍的理念去教育工人,他这么做,整个厂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工厂的经济效益也越来越好,产品销售到全国各地,加上他对客户不坑蒙不拐骗、以诚待人,客户们也乐于和他打交道,因此生意做的越来越好了。在这个人们通常认为“无奸不商”、经济不景气的年代,他这种诚意经商的优秀品质显得特别难能可贵。

在工厂里,在生活上,他给这些工人改善伙食和住宿条件,单职工和双职工都分别有自己的宿舍,水电气各种设备一应俱全。因此工人们安心工作,爱厂如家,视厂长如同亲人。

在公安警察安排的几次疯狂抓捕中,面对警察公然的迫害好人的国家犯罪行为,工人们都勇敢的站了出来保护自己的厂长,当时工人们爆发的激烈情绪与公安警察的暴力执法形成了对峙,场面蔚为壮观。(看下图)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山东文登国保警察欲劫持厂长田世洪去洗脑班,遭到上百名工人和家属制止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山东文登国保警察欲劫持厂长田世洪去洗脑班,遭到上百名工人和家属制止

二零一五年,田世洪用十六年来自己亲身经历的残酷迫害向”两高”(最高检和最高法院)递交了对江泽民的控告书,控告书讲述了这场长期的迫害对自己、对家人和厂里的工人带来的严重伤害,一字一行都是血与泪。

下面是田世洪对江泽民的控告书中讲述的遭遇: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身心受益于法轮功的我,进京到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刚到天安门就被便衣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文登驻京办,期间遭警察殴打、辱骂、关厕所里、不让睡觉等折磨。被劫持回文登,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七天。当时正值年关,警察回家过年,我和其他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吃的都是咸菜、冷馒头。七天后出了拘留所回家,才得知,当地派出所所长蔡德胜带着人半夜三更闯到我家,强行勒索家人七千多元现金。在村里,村支书派人天天监视,不让出门。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几个警察闯到我工厂说派出所所长蔡德胜病了,叫我去派出所看看。我当时意识到这可能是骗局,我与蔡有一面之交,但秉持善良的本性还是去了。结果被蔡德胜伙同“610”(指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向洪平骗到洗脑班。以刘玉江等为首的“610”(指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警察强行将我从工厂骗到洗脑班,每天监视看守,天天逼看污蔑法轮大法的电视录像。参与迫害的犯罪人员有刘玉江、向洪平、王晓波、桑洪波、毕建伟等。不久,我和三名法轮功学员越墙逃出黑窝。洗脑班警察派人到处寻找,由朋友与刘玉江交谈了我的事才停止纠缠,在洗脑班被非法拘禁两个月。

二零零四年五月九日早晨,在贴真相资料时,被恶人绑架,辗转被关到拘留所。我再次智慧走脱,在外流离近两个月。拘留期间,文登市公安局私闯民宅,将我女儿学习用的电脑非法抄走。五月二十日左右,文登市公安局610(中共设立的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私闯工厂骚扰。

一天,我回工厂处理事务,不料被不明真相的自家人告密。七月六日,拘留所所长王从伦、“610”(中共设立的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向洪平等三、四十人突然闯到工厂,把我绑架了。

此事当时引起厂六十多名工人的正义谴责和坚决抵制。工人们异口同声的说:“我们厂长是好人,不能抓好人!”可是这些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打手们一意孤行。没办法,工人们启动了砂轮,要磨断铐在我手上的手铐。飞溅的火花烫伤了工人的双臂,工人们全然不顾,只想救人。失去理智的警察们见势不妙,一面大打出手,一面用手机呼唤警察前来。不大一会儿,开来几辆警车,拉来一群警察对工人们施暴。工人有的被打伤了脸,有个被打的背过气去,场面非常凄惨。最后还是把我当场非法抓走。

我被非法抓走后,工人们为伸张正义,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到文登市信访办上访,为自己的厂长讨个说法,证明我是好人。工人们耐心在信访办等了两个多小时,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市政法委副书记刘玉江、公安局长、环山路派出所蔡德胜、拘留所所长王从伦等带领六十多名公安警察对上访50~60名工人强制驱散,并当场非法抓走了厂方负责人10人,并对他们进行了非法拘留。另有一位近80岁的老人和一名带孩子的妇女被非法罚款200元后释放。

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我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往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因被检查出有高血压症状,按当年劳教规定,50岁劳教所不收,但向洪平从中做了手脚让劳教所收下。在劳教所,我受尽非人折磨,被罚站、逼背监规、车轮战强行洗脑转化,无休止的强迫写诽谤文章。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我的血压高到220-190,劳教所怕担责任,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五年三月五日,我去北京办业务,在火车站被王晓波等人非法扣留,阻止我去北京,我质问他们为什么,他们找不出任何正当理由,强行把我拉到米山派出所,后转到环山派出所(我家住址属环山派出所管辖),扣押约三小时后,经家人交涉后才放人。

二零零六年,文登市“610”(指中共设立的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刘玉江退下,新头目刘某又伙同警察向洪平等五、六人闯上门来骚扰,我没罪不回答他们的问话,“610”(指中共设立的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只好灰溜溜走了。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早晨八点,环山派出所王勇、张衣,副所长毕某等十几个警察,突然闯进我的办公室,要我跟他们走,我质问:“凭什么跟你走?”我质问他们都叫什么名字,警察都心虚了不敢回答,有的连警号都藏起来。所长王勇一边责骂警察们不得力“都是死人吗?”一边自己动手铐起我连拉带拖。拖到楼梯一半,工人们都围上来把我围住,有的工人差点和警察打起来。这时我妻子也赶到工厂,大声质问那些警察,修真善忍做好人到底有什么罪?一位环山办事处的女干部容某说:去学习学习就回来。妻子说:江泽民用谎言毒害世人,你们都是被欺骗的。我们对警察早不信任了!僵持了好久,最终家人和工人们都不同意他们将我带走,警察才开始撤离。最后在职工的正义力量的震慑下,警察企图绑架我到洗脑班的阴谋未遂。

控告书的最后,田世洪是这么说的:“法轮功学员维护的是讲真话的权利、祛病健身、提升道德的权利、信仰自由的权利,这也同样是所有中国人与生俱来的权利。这十六年反复遭绑架、关押、劳教等期间,厂子几次几近面临关闭,经济损失惨重,家人及全体工人承受极大的精神压力,特别是妻子在双重打击下,精神几近崩溃。都是江泽民一手制造的。我强烈要求正义审判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26/山东文登壁挂厂厂长田世洪遭迫害含冤离世-397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