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文大纪元中修炼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修炼六年了。在这六年中有很大一部份是在英文大纪元中修炼的。回想起来,其中有许多和同修们一起走过的我非常珍惜的过程。

(一)开始

在修炼中相信许多同修都有类似的体会:我们经历的许多事情似乎都是有序的安排好了的。当时我加入英文大纪元看起来也好像是个偶然事件。因为英文大纪元需要翻译一些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文章,有同修找到我帮忙,并建议我一起参加英文大纪元每个星期四的学法,就这样我开始了第一次加入英文大纪元的会议。刚刚加入时还感觉有些不习惯。那时每个星期四在会所还有一个关于讲真相的小范围心性交流,我之前也时常参加。有一次我参加英文大纪元会议过后想着下一个星期我还是要去参加讲真相交流,可是没想到那个交流小组竟然突然停止了。于是我就一直参加着英文大纪元的会议。也许对于其他同修来说会觉的这只是个偶然,可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我觉的这也许不只是个巧合。

还记的那时有许多的年轻同修和我一样在英文大纪元,而且大家似乎都是在那一年左右加入的,我相信这是一种奇妙的缘份。

不久后,一位记者同修交给我一些采访任务。有一次我一个人去乌节路的一间购物中心里面采访一个Cafe的开业庆祝活动。当时活动主办方的一位工作人员问我要不要采访厨师。工作人员带我走去厨房,Cafe的老板也在。老板是位日本人,刚开始听说要采访时态度似乎很傲慢,我就用日文问他可不可以采访,他竟然突然态度180度转弯,非常礼貌热情让我進厨房采访厨师了。厨师也是位日本人,他做的点心听说在东京非常受欢迎。可是厨师的英文不是非常流利,所以采访从英文采访最后变成了厨师只说日文。我对日文的了解其实也很肤浅,可是他说的一些我没学过的单字当时竟然都能猜对意思,觉的真的是个奇迹。这一次的采访对经验几乎为零的我来说是个不小的鼓励。

后来很幸运的,记者同修经常带着我一起参加一些采访,在写稿的过程中也鼓励我参与,譬如鼓励我写采访稿件的开头。虽然我并不觉的自己那时的参与有帮到同修,但同修当时却帮助我许多。在与她一起采访的过程中我逐渐了解了采访所需要的准备,以及构思,采访的过程大概是怎样。采访的文章发表以后,通过阅读再学习同修是怎样写的。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真的非常感谢这位同修。

(二)成长

随着时间的推移,参与的事情也渐渐的变的比开始多了一些,也就产生了一些观点或是观念。记得大约是三年前,一些同修包括我,觉的我们的报纸似乎缺乏清晰的市场定位,封面设计似乎也不够专业感。于是热心和热情驱使我们许多天相约在网络上以及面对面的讨论、去书店和图书馆翻阅各种报刊的内容和设计,有时甚至讨论至午夜。

我们之中一位懂设计的同修设计了一个封面样本,我构想了大概的版面内容,另一位年轻同修则可能是构想了大概的发展方向和计划。后来在星期四的会议上,我们展示了我们新的封面设计,那位年轻同修也讲演了可能的发展方向和定位。不过我们的热情很快被凉水浇灭。负责人并不认可新的计划,其他同修们其实也没有表示支持。

没获得支持的原因可能有许多。当时的我们想让报纸看起来焕然一新,提出了许多改变,但是我们对于自己能够付出多少去维持报纸却没有什么考量。还记得当时负责人问那位年轻同修和我:“你们会在英文大纪元做多久?”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当时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思考。负责人说:“你们不是在回答我,是在回答上面。”我当时大概是说:“能做多久就做多久。”事后我想了这句话好几次,突然才感到很大的责任感。再后来有时我遇到困难或者心性考验过不去想要退出时,这句话有时就会在我的脑海里出现。

而且以我们现在的眼光去看那时候我们的封面设计,其实也确实是不怎么样。当时我们在会议上提出的市场方向和定位是什么,我现在都完全没有印象了。

现在提起那时发生的事是感到好笑,可是在当时一盆凉水浇下来也不是那么好过的。也是一会儿被生气的情绪占据,一会儿又想到修炼要有正念。

当时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位写文章的同修在会议结束时对我说:目地(意义)是要让大家都参与。你们就是不明白。这件事几乎是我从新理解项目和配合的一个转折点。在这之前我对什么是配合没有太多思考和深刻的体会。后来我把这位同修说的话交流给一起参与了封面设计的同修们,我们都认同我们应该向内找,像这位写文章的同修一样去默默的做,默默的圆容和配合,补足不足之处。

在《再精進》这篇经文中,师父说:“那么有的人说我们也是想能配合的更好才提出不同的看法,他不接受我们就觉的这个事情不好办。不是这样的。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么好、你人的办法怎么高明,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如果一个人出的主意、办法不够完善,在负责人的组织下大家可以合理的去讨论。如果这件事情不能被接纳或者不被接受、你又觉的明明应该那样去做才会更完善,心里就开始消极了。其实作为大法弟子,这时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炼、是责任、是应该做好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够这样做,任何事情都一定会做的非常好。”[1]

我想当时有经验的学员或者老学员可能都明白,可能都看到了我们的问题。可是我当时还是新学员,经过这件事对配合和圆容才有了比较深一点的理解。

(三)关于写文章

对于写英文文章,原本我的经验也只局限于写数学的证明和与学校课业有关的文章。还记得在一次会议上负责人说我们都要开始写文章了。当时大家也都没什么经验。刚开始时我们似乎是改写一些内容有可能吸引人的研究报告。本来我就有做一点研究,可想而知我写的文章是什么风格。直到有一天一位同修和我说,你写的文章总是感觉很深,有一些词也是很深,我才想到应该改变,不然文章读起来也好像研究报告。

幸运的是,后来我有机会协调把同修们写的文章发给负责校对文章的编辑同修,这也是个学习怎样改進写文章的好机会,因为我可以收到校对编辑同修的修改意见,以及可以有机会注意到文章哪些地方可能因为什么原因被修改了。

平时的会议中我也向负责人学习了很多。有一些同修也许觉的负责人同修要求太严格,不过在会议中通过负责人同修对一些文章或事情的评论也使我学到了文章怎么样可以变的更有趣,更让人接受,甚至排版设计怎么样更美观。

后来再写文章还有对耐心和耐力的考验。有的时候查找资料要很久的时间,要从很多信息中找到文章中需要的内容。有一次写完文章我和一位同修说“写到要吐了,不想再看到它了。”同修批评我说不应该有负面思维,不然文章可能会带有负面能量。

这种耐心和耐力的考验相信很多同修都有,做排版和封面设计的同修也估计是有很多类似的体会。

有时候我也会有疑惑,会想写的文章真的可以救到人吗?因为不像面对面讲真相那样直接,能够当时就了解对方的想法以及效果。今年参加纽约法会时,师父在回答学员提问时说,“在你的环境中,甚至于你在网上贴几篇象样的文章,都起作用。大法弟子嘛,你该做啥你就做。”[2]当时我想,师父真是慈悲啊。我们做什么事情师父都给予我们肯定。

后来我们本地的英文大纪元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揭露与邪党有关的一个公司的文章,也发布在社交媒体上。这篇文章的点击量不错,还有很多评论,虽然有许多是负面的攻击我们的评论,但也有一些留下正面评论的。后来一位同修说,他分享了这篇文章,并且他特意观察了他的同事的社交媒体。他的同事本来在社交媒体上是给那间公司点赞的,在同修转发那篇文章后他的同事就取消了在那个公司社交媒体网页上的点赞。我们听了也很受鼓舞。

(四)结语

上面写了一些我做的好一些的方面,以及感受到的鼓励。平时的心性考验其实也挺多的。比如我有时会有负面思维,我自己也很容易被负面思维影响。或者有些事情做的不符合我的想法时有时我也会对同修产生一些不好的观念。而且有时我觉的参加会议很没效率,很不想参加,但过一段时间后我能够放下一点自我时就又没这种感觉了。可是修炼会反复,前段时间我又开始觉的不想参加了。

做项目过程中我也有显示心,有一次心情不好时同修说我变的傲慢了。希望我可以修去这些不好的人心。

希望我们可以做的更好,一起走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二零一九年年新加坡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