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饭、打扫卫生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孩子在网上给我找到这份工作——在食堂做饭。当天应邀面试,主任看到我就很满意,告诉我工作性质和工作范围:中午一顿饭,一菜一饭,外加小咸菜,晚上要有加班的话,四点半之前把饭做好,就下班,捎带着办公楼、走廊和老板办公室外加卫生间打扫一下。我想做饭是我的强项,打扫卫生也不在话下。

主任说我带你去看一看吧!这样先来到办公楼,我一看傻眼了,走廊地上一片漆黑,上楼扶手灰尘有硬币那么厚;那卫生间更不用提,那尿渍黄乎乎的一层(是男厕),大便在便池是黑乎乎的一层(当时一看太恶心了),吃饭的屋子就有一百多平米,黑乎乎的,空旷旷的,窗户上面还挂上一层蜘蛛网,地上也是一层黑漆(他们干的活接触的都是石墨),水池里也看不到白瓷砖。到厨房一看,没有一块是干净的,蒸车看不出模样,地上的油渍黑又亮,就象涂上一层鞋油,锅碗瓢盆油乎乎的(当时门卫代替做饭)。

我看后真的不想干,一想我是修炼人,到哪都能做好,这点苦算什么呢?次日我正式上班,那时正是十一月份,东北的天气很冷,食堂里没有暖气,只有一个小电暖风,屋子也很大(因那时是一个百十来人的公司,后来搬到别的地方,只剩下少一部份人),用的东西也没有,我就从自家带来手套和围裙。我先从水池开始擦,因那是洗菜、刷碗的地方,我用钢刷一点一点的刷,一个水池刷了一上午;我用笤帚把窗户和屋顶的蜘蛛网打扫干净,地面上,我用拖布放上洗洁精先拖一遍,再用净水冲洗。那卫生间更不用提,我是戴着口罩用铲子和钢刷一点一点的刷,有时污物还迸溅到脸上。

这样我用了两天的时间,中午没有休息,才打扫的有一些眉目。门卫说,哪个做饭的也没打扫过,你挨那累干啥,干的再好也没人说你好,这里也没人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我说我和别人不一样,我有信仰,师父要求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

刚来时,工人对我很冷淡,因以前做饭的和他们也不沟通,也不负责任,他们想我和那些人也是一样吧,当我把卫生打扫干净时,他们也对我默默点赞。

做饭的时候,我更加用心的去做,因我们这里没有领导,总公司离这挺远,总公司拿啥我就做啥,都是一些粗菜,大白菜、大萝卜、土豆,这些是常菜,我给腌了很多酸菜,我是想方设法给他们换样做,一般一周包一次饺子,蒸一次馒头,包一次包子,烙一次饼,小咸菜换样做。做每一顿饭我都是用心去做,让他们吃到热乎乎可口的饭菜,酸菜吃不了我用电动车带着卖一些,换点别的菜,换一换口味。

这样工人也愿意接近我,有的帮我腌咸菜,有的帮我积酸菜,苦活、累活他们都帮我去干,他们对我也都赞不绝口。

还有一次炖萝卜,只有油,没有别的,我想这炖出来那啥味也没有啊,这要是有香菜放一点该多好啊,我就掏自己腰包买上一斤香菜,放到冰箱里冻上,用时放一些,常用的东西,如辣椒、大蒜我也买。今天我修炼了,要当常人,我不可能掏自己腰包给大家吃,公家东西还得往回拿。

有人说:“姐姐,这里也没领导,把饭往蒸车里一蒸,炖一个菜,剩余时间到门卫去呆着多好啊,这里多冷啊。”我说:“我们的师父告诉我们要为别人着想,做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啊。”他们说要都象你们这样该有多好,社会上不就没有坏人了吗?

还有很多很多的事例就不一一的去说了,把我的点滴小事写出来,不是炫耀自己怎么能干。现在的人唯利是图,干啥吃啥,干啥拿啥,干我这一行的有几个能做到好吃的不拿,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做到。是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造就了无私的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