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马宝太遭恶报被抓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公安局二零一九年十月九日发布通告说:马宝太、马宝全等人现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为全面彻查其违法犯罪事实,深挖余罪,公安机关现面向全社会公开征集马宝太、马宝全等人的违法犯罪线索。鹤岗市的很多公共场所也都张贴了这样的公告。

马宝太,男,刚刚六十出头,已退休,在鹤岗市赫赫有名,这不仅因为他曾是公安局副局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有一个弟弟叫马宝全,是鹤岗市出了名的黑社会老大,二、三十年来,在鹤岗市横行霸道,胡作非为,无人敢管,因为他有一个在公安部门有权有势的哥哥马宝太。

马氏家族真可谓是警匪一家。这也就不难理解马宝太在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时为什么那样心狠手辣。他积极奉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跟随着江泽民流氓集团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终害了他自己。

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马宝太现场指挥绑架了在鹤岗市向阳区一居民楼里开法会的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警察采用二十四小时车轮战术昼夜非法提审、刑讯逼供,不断扩大迫害范围,几天里相继又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这次绑架中,徐志成、李玉章被迫害致死,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迫害一~三年不等。

1、迫害致死两名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徐志成,男,原鹤岗市矿务局南山矿总务科职工,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六日在家中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三天后,被劫持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徐志成绝食抗议。十月二日在副所长张某兼狱医的唆使下,强行给徐志成灌食,玉米面搅拌浓盐,三天就给灌死了。据说鹤岗市人民医院医生违背良心和职业道德开了一张造假的死亡证明,说是“正常死亡”。徐志成的脸部和身体有多处瘀血,鼻子和嘴都有血迹,身体也有伤痕,遗体被冷冻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解剖室内。他的家属拍照取证时被警察把拍照的设备损坏,强迫家属火化。当天看守所值班所长是李树林。

法轮功学员李玉章,男,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动教养三年,在鹤岗市劳教所被迫害的脑骨凹陷、小手指骨折。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早五点被鹤岗市南山公安分局局长鲁某(卢某)带一大群警察和社区主任周文梅非法闯入家中绑架。李玉章被非法关押在铁西派出所的四天里一直不许吃饭,被铐在椅子上遭刑讯逼供。同年他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绥化劳教所迫害。李玉章被迫做奴工,遭强制洗脑、辱骂、殴打,身心受到摧残和伤害。二零零六年八月八日,李玉章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肚子肿大不能行走,劳教所怕担责任通知鹤岗市南山区六一零前去领人。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李玉章在鹤岗矿务局总医院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八岁。

2、构陷、枉判五名法轮功学员

当时被绑架的五位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刑,杨永英被非法判刑十七年,商锡平(黑龙江省桦南人)被非法判刑十年,刘丽萍(大庆教师)和鹤岗市的两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四年。五位法轮功学员全部上诉,其中申诉向阳分局刑讯逼供的材料却无故被撤下。

法轮功学员杨永英,男,原鹤岗市矿务局南山选煤厂职工。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被绑架当天晚上被劫持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关进三号室迫害,被强迫坐在水泥地面上。次日,杨永英被绑架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的二楼会议室。市经侦支队副队长李某为副组长,对杨永英实施了七天七夜惨烈的酷刑折磨,采用的手段有吊铐、背铐、熬夜不让人睡觉、用矿泉水瓶砸头部、台球杆敲打各关节,用乒乓球拍(立着)打肩部等。杨永英昏死过去后,警察就用矿泉水喷,直至醒来(睁眼)为止。他们进行严刑逼供、诱供。七天七夜后,杨永英被拖回三号牢房。杨永英被非法判刑十七年,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转到哈尔滨监狱迫害,目前还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遭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法轮功学员商锡平,男,原桦南林业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督。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在鹤岗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受尽酷刑。鹤岗市向阳分局刑警队的高春风、修龙南是所谓直接办案人,他们将商锡平带到向阳分局刑警队酷刑折磨,将他按坐在地上,双手抻开固定绑在铁椅上,不让动,不让睡觉,不让吃喝。他们还用塑料袋将商锡平的头套上,使其窒息休克后才把塑料袋取下;然后一个人站在商锡平的双腿上踩着不让动,另一个拿洗衣板打商锡平的双脚,两人替换打,洗衣板打碎几块,又拿一块木板打,两恶警一边打一边说“打死你也没地方告”。最后把商锡平打的腿不能行走,右膝盖骨被打碎,三个月不能走路。商锡平被拉回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见商锡平不能行走就让脱衣查看,看见他下半身全都是青紫色,连看守警察都说:“怎么给打成这样?”当时在场的还有多个警察目睹了这一惨景。看守所当时不收,来了一个副局长不知说了什么,才非法收留。二零零六年,商锡平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十年,先被关入香兰监狱迫害关押七天,关押期间他拒绝干活,后被转佳木斯连江口监狱,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又秘密转到呼兰监狱。

法轮功学员刘丽萍,女,大庆市教师,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被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八个多月,遭遇酷刑迫害。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分两组昼夜迫害刘丽萍。期间,刘丽萍被迫坐铁椅子五天五夜,来月经也不让上卫生间,大小便全在铁椅子上;嘴被屋里盖暖气片的铁纱网勒住不让说话出声,两手被上大背铐,警察不断在铐与背中间塞塑料瓶子,达到承受极限致使她痛得昏死过去。办案人员用塑料胶带缠好的竹条(用这种棍子打人无外伤)毒打刘丽萍直到昏死,双脚面肿起两寸多高,警察叫嚣:“你不说我们就打死你。”她被打的遍体鳞伤,多次被折磨的昏死过去。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二零一二年十月,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马宝太操控兴山公安分局的王培才等人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程守祥;操控向阳公安分局光明派出所的段经义、张庆辉等人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石成杰,向阳公安分局的杨培旭、张树君亲自指挥、实施了这次迫害。程守祥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饱受囹圄之苦;石成杰被取保候审,身体健康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向阳区检察院的检察员金国斌进一步制造冤案,把他们起诉到了向阳区法院。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向阳法院非法开庭迫害程守祥,一个月后冤判程守祥七年。程守祥被劫持到呼兰监狱迫害。当年冬天向阳法院院长孙树华遭恶报,二十六岁的儿子跳楼身亡。

马宝太时而跳到台前,时而躲在幕后,不知他参与迫害了多少法轮功学员,给多少个善良的家庭和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苦难。但老百姓有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因为举头三尺有神灵,瞒过人却瞒不过神的眼睛。他自以为退休了就可以逍遥法外,可恶报还是如期临头。原鹤岗市公安局长李彦文没等到退休,就得癌症,在痛苦的煎熬中自食苦果,于二零一三年七月下旬死亡。

鹤岗市兴安分局两任局长相继遭到恶报落马。孟宪君,男,在鹤岗市兴安分局任局长期间,有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非法判刑。仅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兴安分局及下属派出所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其中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祁欣平被非法判刑七年。孟宪君害人如害己,他调到萝北县任公安局长不长时间,于二零一九年在单位被抓捕带走,迫害善良的好人遭到上天的惩罚。孟宪君走后,李耀东接任兴安分局局长,他操控警察骚扰、绑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下半年,李耀东不但丢了花重金买的乌纱帽,还成为了阶下囚。

此外,鹤岗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张胜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被查。张胜群曾任鹤岗市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防暴支队支队长、特警支队支队长,二零一三年九月——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任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