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洗党文化毒素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能够活着走出邪党的黑监狱,我很为自己自豪,觉的是个斗智斗勇的奇迹。那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已被邪党文化毒害的离邪悟不远了。同修找到我时,我正躺在“成绩簿”上沾沾自喜。

同修庄严肃穆。我一下子看到了差距,我不该是常人中的英雄,我是大法修炼者。我开始大量学法,不断的学,不断的学。在这过程中,我才发现自己中毒多深,同时我也在法中不断的被洗净,洗净。

我在一家服装厂找了一份工作,当车工,生产线上是流水作业。他们的惯例是车工在上一个工序那里自己去把货领过来,车好后放在旁边的流转筐内,下工序的人自己来拿。有一段时间,我总是把车好的货给下工序的人送过去。那天我时间紧,为赶上十二点发正念,我没有给送去就走了。下午刚一進车间,那人劈头就问:“你怎么不把货给我送过来?”看起来还很生气,我愣住了:我帮了她这么久,她不知感谢,反倒依赖上了,还怨上了。

我没吱声,默默坐到自己机器那儿干活。师父的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你没吱声,你心里很坦然”[1]。我警觉起来,我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坦然,而是一种愤愤不平,还夹杂着失落感。我再向那个感觉的深处看去,我发现自己很希望别人说我好,我并不是发自内心的为了别人好去做的这件事,我在潜意识中有求回报的心。我那个心里不平不就是妒嫉心吗?“你没吱声,你心里很坦然”[1]这句法持续浮现在意识里,师父要点醒我什么呢?那一刻我突然看到了自己当时的面目表情:不屑一顾。紧接着脑中出现一念:冷战。那不是争斗心吗?隐藏很深的争斗心,表面上不跟你干,心里却较上劲儿了,我不理你,看你咋样!

我开始追溯这颗心的源头。在黑监狱的情景跳出记忆,狱警与包夹采用各种办法对我展开攻势,几个回合下来,蔫气了。于是突然变换花招,把我单独关在顶楼,不让与任何人接触,只让俩人守着,也不允许那俩人与我说话,我突然觉的象置身旷野,同时感到一下子失去了着力点。那时我没及时向内找,修去争斗心,反倒与他们较劲,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就这样僵持着,还觉的自己忍耐力强,几年时间就这样耗掉了,那可是师父给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啊!我不但没修掉这颗肮脏的心,还把它强化,并因为掩藏的很深而被保护了下来。

这时,我也隐隐感觉到我对前夫的怨恨也是如此。在我被迫害很严重、身陷黑窝时,他离开了我,并与别人组织了新的家庭。当时我有点接受不了,但很快他就淡出我的记忆。我觉的自己把这个情早放下了。此刻才明白其实有情、无情都是在情中。真正跳出情,那是慈悲的状态。我们今生结为夫妻,并且他也曾学过大法,我们之间结的是圣缘,他如今陷在人中心智迷失,我当千方百计救他,怎么能不理他呢?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我从黑监狱出来后,讲真相效果很不好,每一次出现的情形基本上差不多,就是我刚一讲,对方就默默走开,什么话也不说,不说好也不说坏,就走开。原来是我内心隐藏的争斗心和怨恨心在间隔着众生得救!

有一天我走在街上,遇到一位退了休的老教师,他与我父亲很熟悉,知道我的一些情况。寒暄两句后,他很认真的说你得感谢某某党,我一听就觉的特别不入耳,但我还是稳住自己的心,很平和的语气问:您说说看为什么?他说某某党把你放了啊,它要不放你你不还在受苦吗!我说它制造冤假错案,把好人关進监狱,是不是该清算它呀。他的脸色马上有些不自然:你可别那么说,它都把你放出来了,你就该谢谢它的……我心里特别难受,可怜的人,这不就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状吗?我那高高在上的怜悯才冒出点尖儿,我立刻警觉起来,“因为师父讲了,在你人生中碰到的任何一件事情,你只要是走入这个修炼的集体,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为了你提高的。”[2]为什么让我听到这样的话,那肯定有我必须修去的东西,那是什么呢?

一直以来我对监狱里那个唱“红脸”的颇有好感,因为她不象别人那样明目张胆的迫害,她总是笑眯眯的,还不时给我点小恩小惠,甚至有时还给我经文看。久而久之,我对她生出感激和依赖之情。有时竟然不由自主的配合她的要求。此刻,我一下子清醒过来,原来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人是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说实在的,当时我并不是那么糊涂,一眼就识破她的伪善。可她允许包夹给我看师父的经文,我就心智迷失了。有时她们会拿出半天的时间来讨论一段经文,我明知道她们在胡说八道,我也不吱声,当时有个狡猾的念头,先敷衍她们一下,自己能学法就行,管它呢!回家后我看《转法轮》,看到“附体”问题时,有一行字特别凸显,“我也不想修炼,我就想发财,有钱就行,管它呢!”[1] 以前读到这儿,就觉的那人好糊涂,此刻我无地自容,我比那人还糊涂啊……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是对法最大的不敬啊。“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3]

是什么心促使我这样表现呢?这时脑中出现一念:修炼路上最大的障碍就是“我”。做什么事都是从“我”出发,转一圈又回到“我”。只为自己能学到法,也不管当时的境况是否在亵渎法,也置众生的安危不顾。抱着这么肮脏的心能学到法吗?有好几回我甚至还暗暗洋洋自得:别看邪党逞强,还是被我耍了。现在通过学法才明白:共产邪党的终极目的就是毁人,它不光毁人肉体,更是毁人灵魂。“它目地非常清楚,就是要把中国人思想行为搞成象垃圾一样。”[2]一个修炼的人变的很狡猾,那不是与真、善、忍背道而驰吗?那不是很危险吗?

师父说:“在师父的眼里,你们的一思一念哪,你们的一个举动啊,我都能看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狡猾的。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也希望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从正的方面增长智慧,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4]“特别是在中国大陆那个环境下,很多大法弟子啊,在那个被扭曲了的人性关系、被扭曲了的人的行为和扭曲了的思想方式,在那样一个社会中,谁都很难免受它的影响。虽然大法弟子得按照大法去做,可是你出门遇到的就是常人社会的这样的人际关系;整个社会都是扭曲的,那你也得那样去做,久而久之也就混同在这个社会的人与人之间的行为当中了;甚至于思考问题的方式,习惯了人这种生存的方式,也就觉的就是这样了。”[2]

邪党扭曲人性,把我们的生存环境变的复杂。但我们作为修炼的人,在法中修,就能及时修正自己。有时我那个自我保护的习惯会自动起作用,比如讲真相的时候,会用人的办法去讨好别人,说话言不由衷,使得自己做的事显得不那么神圣,达不到救人的效果。

我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的同时多讲真相多救人。

个人体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