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而上登高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我走入大法修炼已有二十一年了。一九九八年底,在身体、工作、家庭经济状况都很糟糕时,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大法的高深法理吸引、洗涤着我。常常捧读大法我会泪流满面,我明白了此生的真正目地与意义。同修们自发的学法炼功,神圣又祥和的学法氛围,同修们的高尚思想行为,使我熔炼在乱世这片净土里,真的是脱胎换骨、峰回路转。

一、誓言在心中

可是修炼半年,邪党就开始了对大法的迫害。

那时,虽然我是学法小组里得法最晚的一个,但同修们都愿到我家切磋交流,常来常往。一是我夫妻都修炼,二是我住平房很方便。我们开始向世人讲大法的真相,不具备做真相资料条件,同修就从外地成编织袋的运来真相传单与不干胶、横幅等,在我家折叠整理好后,我们就分头不分白天黑夜的发放张贴。

我坚定一个信念:邪恶你打也好、关也好,将我撵出住房、开除公职也好,我就是要还大法师父清白!就是要把对大法的歪曲诽谤正过来!

二、找回自我真机现

十多年过去,我不知不觉把做事摆在首位当作了修炼,形成了很强的好表现自己轰轰烈烈的干事心,因此学法不入心,修炼浮于表面,不能理性的认识法,与同修发生矛盾更不能切实的向内找、修自己,以致产生很大的间隔,妒嫉心、怨恨心、爱面子虚荣心、利益心、听不得负面意见,爱挑毛病、瞧不起别人、背后议论同修等等不好的人心,导致邪恶钻空迫害,跟头一个接一个也不悟,碰的头破血流,惨痛教训不堪回首。

直到二零一一年又一次遭劳教迫害,我才猛然警醒:“我是主佛的弟子,邪恶对我一次次的非法关押迫害是不被师父承认的,助师正法是宇宙中最伟大而神圣的事,邪恶怎敢迫害我呢?”

回家后我静下心来大量学法,用心以法来对照自己,师父看我有了真修的愿望,把法理展现给我,如有一次学法,每读到:“作为一个真正修炼的人”[1]、“真修弟子”等字时都很显眼,学完后头脑里这些字句印象也很深。我想:是不是自己长期没真修实修,根本不符合真修弟子标准,师父在点悟我?

师父说:“不敢去面对自己的修炼状态,不敢去看自己的不足,那修的是什么呢?”[2]我开始面对、剖析自己,认识到是上文提到的很多长期以来没修的人心执着,根深蒂固,怕踫怕触及,招来的麻烦魔难。我下决心以法为师,稳下心来就修自己,遇到矛盾就迫使找自己的不足。

可喜的是从那时起,我就象突然开了窍一样:能看到法理,会修自己了!真修师父就真管!原来一切困惑、痛苦问题的答案都在法中!我顿时心中敞亮愉悦,越学心越静,每拿起大法书就感觉无比亲切,从二零一四年到现在,除了背法,我能每天双盘静心学《转法轮》至少两讲,雷打不动,渐渐的在一思一念修自己上下功夫。在回归路上闯过了家庭、利益,色欲、邪恶迫害等一个个难关。

修炼人的一切来自于大法,我深深领悟到:把法学透才有智慧,才能不陷在人中患得患失,不受低层的理限制。一思一念用法指导,遇事才不被错综复杂的幻象羁绊左右,才能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才能明白和做了师父所要的,才是真正的助师正法。

三、摆正基点轻舟起

三个多月前,当地同修A遭绑架,她身边的一位同修听在看守所上班的亲戚说,A在里面“咬”出了几个同修,警察正在抓捕。一时人心惶惶,有的同修受干扰很大,真相资料都不敢做了。同修之间一见面都在说这件事情,同时也在议论着A的不足,且义愤填膺。先后有三拨同修特意找到我,让我注意安全,说因为我与A走的近。

我离A的住处比较远并不经常联系,年初,她找到我,要与我配合救人。A是做保姆工作的,离异,有一儿子,生活挺不容易。每次我准备好资料后,她需坐公交车一小时到我家,再一起去张贴散发真相资料,我俩配合默契,效率也很高,接触中我们都在法上交流从不聊常人的事,她救众生的紧迫感也带动了我。同修A被迫害,虽然有她要修去的因素,但在当地的助师救人上是一大损失。

师父讲:“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3]开始有同修告诉我这事时,我只想:我俩在一起时都是站在法上,正念很足,迫害与我没关系。除了发正念加持同修外,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当第三次三位同修大老远开着车来我家重复那些话时,我心里特别难受:我是经过多次迫害过的,邪恶恐怖的环境,人心的割舍折磨,外面同修的正念加持、全力否定迫害多重要啊!我有深刻体会啊。我当时表情很严肃,感觉口气也很硬,与同修们说:“咱都为同修发正念多好,就是常人遇难都会伸手相助,何况我们的同修,大法弟子是一体,同修是助师正法遭受迫害,我们这样互传是非,尽给同修加负面因素魔难,我们在干什么?是师父所要的吗?再者,说“咬”谁就能“咬”了谁吗?邪恶就能迫害得了谁吗?咱把师父、把大法摆到哪儿去了?”同修们也有所悟。此后就此类问题我多次与协调及其他同修交流,旨在共同在法上提高。

在以前发生的这类事情上,我也有过人云亦云。而我今天深深认识到:师父要求弟子“逆流而上”[4],不能被变异的现代观念束缚,在十恶毒世的浊浪中随波逐流。同修再有不足也是同修,是师父选定的。不能帮邪恶雪上加霜推同修,甚至“怕”字当头,不管不顾而求“人”的自保。把魔难看大,就在削弱整体的力量。站在什么基点上,也是我们修炼中能不能升华的关键。

四、三送展报涤垢尘

今年新年刚过,一同修给我送来五十张真相展报(九张A3或A4纸拼成一个的基本真相)。前几年我与同修城里乡镇大量做过。现在几乎村村有监控,邪恶又在多地上门骚扰,先后有三位同修被警察绑架、判刑。这样我有了压力,心想:“做完这些就不再贴展报了,到农村讲真相劝三退也一样。”

刚做完,协调同修又送来近一百张真相展报,这时思想压力更大了,有些不情愿了:“你怎么不给其他同修呢?你经常提醒同修不要积压真相资料,为何都给我?”越想越愤愤不平,这会儿看协调人也不顺眼了。而就在这期间,与我配合的同修突然说话对我也不客气了,嫌我这也不稳,那也着急慌张,有时我与他说话也不搭理我。我想是我哪里不对劲了,没弄明白。

没想到这些真相展报还没贴完,协调同修又送来七十多张展报,这时我才意识到这都不是偶然的了,我应该重视面对了。同修们三番两次大量送展报,是对着我什么心来的?

师父讲:“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3]从这件事情上我意识到,多年来心中隐藏着:逃避、不敢正视自己的怕心、把神圣的救度众生的大法真相资料看成怕邪恶迫害的“危险品”、急于完成任务的侥幸心、不平衡的心等。带着这些肮脏的心做大法的事怎么能庄严神圣?助师正法?我这才悟到,是师父利用此事去我隐蔽很深的顽固人心啊。

协调同修也很不容易,为整体的大小事情忙里忙外的,我能分担一些不挺好吗?再说我也有贴展报的经验基础。我问自己:如果这展报就是师父给你的,就要叫你这样做下去,宇宙正法中就需要你去做这一块,你的世界就需要你这样做去充实,你也不平衡吗?修炼中哪有小事啊!天上的神都会不服气的。我为自己先前不正的念头脸红,法理明白了,不正的念头去掉了,心也坦然了。

但有时晚上要去贴真相展报时,这一天心态就出现不稳,会冒出负面思维:“今晚出去会出事。”每逢这样我都是发正念彻底否定。

有一次我头脑中翻腾的很厉害,好象当晚到乡下贴展报肯定要出事似的,有了想要把家中物品收拾一下的念头。这时师父的法打進我脑中:“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3]

我顿时悟到这是师父让弟子往高层次上突破的天机啊!我立即发出坚定的一念:“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就修大法,我就听师父的话。宇宙众生都在正法中摆放自己,大法徒走正路,助师救人,怎能被邪恶与坏人左右呢?谁都不配!”当即感到力可劈山,以后再没出现负面思维,来自于法的强大正念将不正的因素彻底解体了!我更加体悟到了实修过程中信师信法的奥妙。

在接下来的贴展报中,正念很强,底气十足,心态稳定,大法指引超常发挥,现在贴展报既快又端正神圣。与同修的不愉快就像没发生一样,配合更默契。

请师父放心,弟子无论将来的路有多短、有多长,我们都会一如既往的走下去。绝不辜负师父的苦度与期盼!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