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禹州市公安局原国保大队大队长夏玉霄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以来,夏玉霄一直在国保大队工作,从最初的指导员到后来的政保科长、国保大队长,长期采用手机定位、电话监听、跟踪、监视、蹲坑等手段监视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抄家、拘留、敲诈勒索、劳教、判刑等手段,实际迫害法轮功学员人次达几千次以上。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表《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参与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目前,河南省禹州市公安局原国保大队大队长夏玉霄被举报,相关材料将送美国相关部门。

夏玉霄,Xia,Yuxiao,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出生
出生地:河南省禹州市
单位名称:河南省禹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职务:大队长(二零一七年始任邪党书记一职)
家庭住址(省、市、县):河南省禹州市顺河北路

'夏玉霄'
夏玉霄

夏玉霄的妻子:侯洁英,Hou, Jieying
工作单位:禹州市公安局城关派出所

夏玉霄的儿子:夏延凯,Xia, Yankai

迫害事实简述:

二十年来,被夏玉霄、耿松涛等人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到底有多少人,已经无法准确统计了,在恐怖高压下,因为消息闭塞和传输不便,很多迫害都不能在网上曝光。在夏玉霄任国保队长期间,遭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三十六人;遭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三十二人。遭骚扰、绑架、拘留人次达几千次以上。这里仅举几例典型案例。

一、迫害致死案例

◇法轮功学员尚水池被迫害致死

尚水池,男,河南禹州无梁镇无梁中学体育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他先后四次到天安门证实大法。多次被禹州市政保科张冠林、夏玉霄伙同无梁派出所罗栋峻等人绑架、拘留。

二零零零年初,尚水池去北京上访,被无梁镇派出所罗栋峻等人劫持回来,直接送进禹州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一直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关押期间,受尽了非人摧残。

二零零零年夏天,禹州市政法委在市委招待所办洗脑班,尚水池因坚持炼功,不写保证书,又被关进第二看守所,更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乡亲们把他救出时,脚脖、手脖被镣铐磨得仍流着脓血,后背出满了大大小小的疙瘩。这次出狱又经公安局李金亮签字,罚款一千元,家里共花了四千多元才被放出。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后,禹州公安怕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到处抓人。镇政法委书记李进杰亲自和镇派出所所长罗栋峻带领一群人又去抓尚水池,尚水池趁机从房上跳出去。从此流落在外,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一年中国新年前,尚水池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好。被关进北京朝阳区看守所。遭毒打,肋骨被打折。后又被恶警在饭里下毒。中毒后被当地恶警拉到北郊外被逼从车上跳下,昏死过去。家人艰难地把他救回家后,他的十个脚趾的肉全都烂掉,脚趾骨头脱掉了一节,左肋断了四根,肺部严重感染。双脚底板发出腥臭味,向外流脓血,但脚底板仍是黑硬。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尚水池含冤离世。

尚水池刚回到家,政保科张冠林、夏玉霄等伙同镇派出所罗栋峻等人又去抓他,一看他成了那样,才没说什么,事隔几天又去抓人,并照了像。此后,公安局却说尚水池自己躲在山洞里,连饥带冻成了这样,被一放羊的看见后给他送回家的。人都不行了,还在编造谎言骗人。

◇法轮功学员王向上被迫害致死

王向上,男,三十八岁,大学本科毕业,原禹州市电厂热工车间副主任,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工作勤恳自律,厂长曾号召全场职工都向他学习。

二零零零年六月,王向上去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手拿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警察猛踢猛打。因禹州市国保大队夏玉宵等人蹲守抓捕,王向上被迫流离失所六年。

国保大队教导员夏玉霄、警察耿松涛、赵乃成等经常半夜上门,骚扰王向上的姐姐、哥哥,王向上的妻子被迫离婚。

二零零六年六月初,国保教导员夏玉霄威逼王向上当刑警的侄子:务必找到王向上,否则下岗失业。六月十九日,奄奄一息的王向上突然出现在家门外的公路上,他摇摇晃晃走到自家门口,一头栽倒在地,眼含泪水望着老母亲,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就骤然离世。

蹊跷的是,王向上刚到家,夏玉霄和镇政府人员就赶来了,这帮人围着屋门,对王向上的去世没有丁点的诧异和同情,只是急着向家人录口供,显然是有备而来。镇政府人员甚至还让人造谣说王向上是“服毒自杀”。

◇中文教授七天被警察迫害致死

孙冠洲,男,六十二岁,原禹州市教师进修学校中文教授。一九九八年六月喜得大法,认识孙冠洲的人都知道他从小就有严重的哮喘病,最怕寒,几十年求医问药无法医治,还有气管炎、高血压等病。孙冠洲修大法后,顽疾全无。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上午九点左右,孙冠洲正在家吃饭,国保大队警察夏玉霄、耿松涛、赵乃成等六人闯进来,以检查电脑病毒为名,不由分说就翻箱倒柜进行搜查,抢走电脑、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并将孙冠洲绑架进拘留所。

六日上午,警察突然通知家属,和国保警察带孙冠洲去市北关医院检查,诊断出哮喘、高血压症状,家属强烈要求住院治疗,警察不允许。在这期间,家人托人找耿松涛,耿索要两万五千元,家人一时凑不齐,给耿五千元,耿嫌钱少,又推托说不当家。

三月九日晚八点多,家属再次接到警察电话,让去北关医院,没想到见到的竟是孙冠洲冰冷的遗体。家属痛不欲生,警察还阻止家属看遗体,并逼家属签字。家属拒签,哭喊:“我要活人。”昏死过去。警察见状,灰溜溜逃走,深夜只留下家属一人在太平间。

孙冠洲死亡后,人被锁在太平间,后秘密运到火葬场。孙冠洲的女儿回来也不让看遗体,直到家属被迫在火化证明上签字,才让家属看遗体。至今,家属未得到任何赔偿,凶手仍逍遥法外。

◇法轮功学员郭春霞被迫害致死

郭春霞是禹州市无梁镇法轮功学员,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为了讲清真相,多次走出来,多次被绑架、拘留。两次遭受酷刑折磨,一度流离失所在外。禹州市国保大队夏玉霄等人也一直指使无梁派出所上家骚扰、蹲坑、追找,试图绑架郭春霞。郭春霞常年在外躲避,在惊惧与煎熬中度日,二零一一年正月,在痛苦中离世。年仅四十岁。

二、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张国营被酷刑折磨,逼迫放弃信仰

张国营在修炼法轮功前一身病,年纪轻轻就干不了重活,到处让媳妇拉着治病,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看上去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处处事事按真善忍的标准做生意、做人。因为在禹州得法早,被选为站长。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成为重点打击对象。张国营是最早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据说,国保大队的钟继承、耿松涛等在李金亮、张冠林、夏玉霄等指使下,为逼迫张国营转化,他们采用熬鹰战,昼夜不让张国营休息,给张国营上背铐,不停地向上拽背铐,折磨张国营。后来,张国营和妻子鲍爱枝多次被抄家、绑架、拘留、劳教、判刑。家里老人和孩子们一次次面对他们的被抓捕、被判刑,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十名法轮功学员遭酷刑逼供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五日晚,禹州市法轮功学员借用两辆面包车,在距市区三十公里外的方山镇大面积传播真相。十名法轮功学员因散发真相传单被非法抓捕。以禹州市公安局李金亮、张冠林、夏玉霄为首的警察,在禹州市火力发电厂招待所的一间地下室内私设公堂,进行酷刑逼供。苗中凯亲自从许昌第三劳教所带来一个上绳“专家”,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

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王书采、张君霞、姜雪萍、张少锋、张奇、赵建营、李保运、魏国铎、闫二玄、肖殿卿。

二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建营被连续三次长时间上绳刑(一般人被这种长时间上绳刑,上一次就很难再承受过去),致使双手伤残。警察苗中凯还狠毒的将手铐戴在赵建营的脚脖上,使手铐牙子深陷肉中,然后苗又用脚在手铐上猛踩,使赵建营脚脖象断折了一样钻心疼痛,并对其毒打、电棍电。

警察夏玉霄等让法轮功学员张少锋强行长时间跪在一只带尖的瓷茶杯盖儿上,苗中凯将张少锋戴手铐的双手按在地上,用穿皮鞋的脚在手铐上面来回猛踩,致使张少锋膝盖扎伤,鲜血直流,手腕受伤,使他在禹州看守所被关押期间很长时间生活不能自理。

这十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判重刑(高的达十年、九年、八年不等),后被非法关押在新密和新乡监狱迫害。

◇尹海峰、王永胜、李振亭遭酷刑逼供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十日晚,禹州市颍川办事处东关三组法轮功学员尹海峰在悬挂大法横幅时被绑架。同遭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李振亭、王永胜。在尹海峰家,他家租房户也全查了,电脑、复印机、老板桌和椅子都被搬走。王永胜家被抄走一台打印机和真相资料。三人遭耿松涛、赵乃成等的刑讯逼供,被上背铐,背铐内塞三个啤酒瓶,后王永胜被非法判刑四年,尹海峰被非法判刑八年,李振亭在家人被勒索钱财的情况下被判劳教。

三、绑架、抄家、拘留、敲诈勒索部份案例

二十年来,由夏玉霄等指使骚扰、绑架的禹州市法轮功学员的人次很难完全统计,最保守的估计也以千计,几乎每一次绑架都伴随着抢劫、拘留、关洗脑班以及巧立名目的敲诈勒索。在中共邪党的血色恐怖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生存、安全、自由、财产等最基本人权,被任意剥夺。以下仅是部份案例:

◇一九九九年十月,在大法未被打压时帮助大法弟子印刷《洪吟》的善良世人郭书亭被禹州市政保科夏玉霄、耿松涛等绑架并勒索八千元才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禹州市法轮功学员张廷荣和范彩云等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情况,被公安局李金亮、禹州市政保科关押到拘留所四十天,张廷荣被勒索、罚款一万二千七百四十七元后被取保候审。范彩云被勒索二万六千元。刚放回家十几天她们就又被强制送到洗脑班一个月,被逼强制转化。

◇二零零零年七月下旬,禹州市公安局政保科以丁国栋向同修打电话为由,将丁国栋从家中绑架走,拘留十二天,在家属亲友的营救下才出来。此后的二十年间,政保科、派出所和电厂保卫科经常上门或电话骚扰,儿子被恐吓,全家人长期处于恐怖之中。丁国栋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目睹一直当领导的儿子蒙受这种屈辱和不白之冤,在丁国栋出拘留所不久悲愤交加而逝。当时的禹州市政法委书记霍发展、禹州市公安局副政委李金亮、禹州市政保科指导员夏玉霄和电厂书记黄海涛是直接迫害丁国栋的责任人。

◇二零零二年夏天非典时,警察夏玉霄要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淑贤,王淑贤闻讯后离家出走。警察威胁家人不交一千五百元罚款就要拘留王淑贤的儿子,结果家人被敲诈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四年四月下旬,国保警察夏玉霄闯到法轮功学员王雪娥家开的门市部,对她丈夫敲诈说:有人举报王雪娥发传单,让她到局里走一趟。王雪娥的丈夫当时塞给夏玉霄二百元现金和一条价值一百元的香烟,夏走了。第二天,夏玉霄又来到门市部,让她丈夫带他去家里看看,结果在家中枕头下搜出一本《转法轮》,夏又威胁要绑架王雪娥,又敲诈了一千元现金作罚款,才作罢。

◇二零零四年三、四月份期间,警察夏玉霄将法轮功学员王桂香从家中绑架,关押在许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第七天时,王桂香的婆婆病故,家属要求释放她回去见上老人最后一面,被警察夏玉霄勒索罚款七千元。

◇二零零四年新年期间,禹州公安局政保科警察夏玉霄等人闯到法轮功学员张国营家,非法抄查,发现一本《转法轮》,便以此为由将张国营绑架到政保科,在向其家属勒索三千元罚款后才将其放回。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五日晚,禹州市公安政保科警察夏玉霄、耿松涛等非法闯入一高教师法轮功学员靳爱萍家里,强行带走了靳爱萍和她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并抄走了所有的机器,电脑和耗材,价值上万元。后来,在家人花钱找人的情况下,靳爱萍被污判。

◇二零一二年,禹州市韩城中学教师郭巧娟在课堂上告诉学生“自焚”真相,被学生家长举报,遭禹州市国保大队的夏玉霄、耿松涛、赵乃成等绑架拘留半个月,被敲诈勒索三万多元才放回。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王雪娥因为在电线杆上贴了一张不干胶,遭人举报后被国保大队绑架。仅仅因为一张不干胶,王雪娥竟被非法判刑三年。她的丈夫(法轮功学员)张国昌四处找人营救妻子,几乎每个月都去许昌看守所探望妻子。二零一三年一月王雪娥的判决书已下达,张国昌最后一次去看守所探望妻子,他隔着玻璃望着满头白发的妻子,欲哭无泪。他告诉妻子说钱也花了几万元,事情也没办成。回家后的一天夜里,张国昌因心力交瘁死亡,当时正是中国新年期间。

古语云:“檐前滴水毫无错,报应昭昭自古今。”人在做,天在看,每一个人做的每一件事,上天都在一笔一笔的记着呢,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但愿迫害法轮功者早日醒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