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七旬老太得法修炼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九日】我今年七十四岁了,没什么文化,我也很想写修炼心得体会,但不知道怎么写,很急。今有同修说可以帮我写,我很高兴,这篇心得体会由我本人口述,同修代笔。

二零零三年,是我非常痛苦、又是我非常幸运的一年。那时虽然是老夫老妻了,但我们仍然是争吵不休,而且丈夫对我还经常拳脚相加。有一次打完架之后,因为太痛苦了,我就想找同乡好友诉诉苦。没想到我去了之后,她不在家,她丈夫让我坐,然后就去倒水。我看到桌子上摆了几本书,于是就翻了翻,他走过来说:“想看哪本就拿回去看。”我顺手拿起一本书说:“我想看这本。”他笑着说:“可以,可以,拿回去看吧。”

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几本书中我偏偏拿起了《转法轮》,现在想来,是师父安排的机缘到了。回到家我就开始看书,字我认不全,一边看一边问女儿,每天看的有时放不下,三天时间我就看完了一遍《转法轮》,说不出的高兴。当时心想:心情为什么这么好。我当时不明白,只知道心里的不痛快全没了。于是,我去同乡家跟她说:“我还想看一遍。”她说:“那你就拿回去看吧。”我又说:“能不还吗?”她高兴的说:“可以呀,你有缘,我送你。”

不久老乡一家都搬回很远的老家去了。那时不知道我是得了一本宝书。随后三个月的时间,除了做家务,我就在看《转法轮》,丈夫时常要吵架,我就用书上看到的法理来要求自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渐渐的家里吵闹声少了。学法后我明白了很多以前不明白的道理,比如说,和老伴的看法不一样,他是一个文化人,我没读什么书;孩子的管教问题;家里的小事,俩人看法不一样,就吵,现在看淡了,放下了。

有一天我想,师父告诉我们说:“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炼。”[1]心想,我只看书,不会炼功,也不行呀,我双手捧起《转法轮》对着师父的照片,求师父,我说:“师父啊,我想炼功啊,一会儿出门让我碰到一个同修吧。”

求完师父,我就走出门去,等到我快走到小区门口时,一位法轮功学员迎面走来,我快步走上前去,双手拉着同修的手兴奋的说:“是师父让我们碰到的,谢谢师父!”我告诉她,我想学炼功,让她快点教我。我用几天时间就学会了五套功法。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困扰我多年的腰椎间盘突出好了。那时腰椎间盘突出疼得我眼泪直流,挨也挨不得,想死的心都有。我学法炼功不长时间,却不知不觉好了。我已经停经十几年了,快到花甲之年时居然又来了例假,大法太神奇了。全家人都说:大法太神奇了!

这件神奇的事儿,特别对丈夫的触动很大。他亲眼见证了,我是一个从不摸书的人,变的书不离手了;一个从来离不开药罐子的老病号变的浑身充满活力了;即将花甲之年还来例假了;以前整天抱怨、脾气暴躁的妻子不见了,现在整天笑盈盈的,内心充满安详、平和,家里气氛也好了。

丈夫深深感到大法好!于是他萌生了想学大法的想法。他说:“我也要炼法轮功!”听他这么一说,我求之不得,非常高兴的说:“那你就先看书吧!”他很能吃苦,学法炼功,非常精進,心身变化很大。我们这里的冬天很冷,屋里没有取暖设施,他每天凌晨四点起来开始炼功。师父管他也管的很紧,经常帮他清理身体,他心性也守的住,过了几个大的病业关。身体越来越好,整天精力充沛,心情愉快。

最可喜的是,我们老俩口和睦了,我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我们整天都高高兴兴的。以前从没有过的,不是我看他来气,就是他看我不顺眼,整天闹的不可开交,女儿们都是怯生生的。现在女儿、女婿看到我们学大法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非常认同大法,很支持我们修炼。

那年广东的第二个女儿要我们去帮忙,我们就去了,住了几年,没联系到同修,只有我们老俩口。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我不想炼了,太累了。”我听了很着急,苦口婆心的劝他,没劝住。他不炼了,没过多久,他觉的不舒服,女儿带他去医院,一检查是尿毒症,要经常做透析。我就问他:“是炼功好?还是做透析好?”他沉默不语。后来,他满嘴长了水泡,我陪他去医院,医生说要打点滴,药还没打完,他说不舒服,我就去喊医生,医生来了,还没来得及抢救,他就走了。

师父说:“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1]

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老伴突然就走了,我就觉的人生无常,要抓紧时间修。在广东,我一直处于独修状态,身边没有同修,也不会电脑,也看不到《明慧周刊》,仅靠自己悟的一点东西,这不行,我要回来。我跟女儿一说,她就同意了。

我一定要走好最后的路,跟师父回家!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