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派出所

守住“证实法”一念,在任何情况下就是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二零一八年八月初的一天上午,我与往常一样出去讲真相。发了数份资料、讲退了三个人之后,电动自行车轮胎突然没气了,就问路人哪有修车的,问三个路人的同时也给了真相资料。当车修好要上路时,被“网格员”拦住不让走:“你等一下,有人举报你。”这时一看,有一群“网格”人员已经拦在我的前面。当时心情很糟糕:怎么会出这种事呢?发真相资料十多年,做的都比较平顺,突然出现最不想面对的事情,各种人心观念涌上心头,有种大难临头的压力。

上了警车之后静下心来想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是来救人的,不是来受迫害的。于是在警车上给两个警察讲真相。开警车的年轻警察强烈反应道:“你说法轮功好,那为啥要自焚呢?”我说:“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那是江泽民指使人导演的。”我说到“自焚”中的细节时,年轻警察说:“那是假的,哪有割开了气管还能唱歌的?”我说:“是啊!有点儿常识的人都知道是假的,可中央电视台就是这样反复播放的啊,目的是用谎言毒害世人,让人仇恨法轮功,你那个时候可能还在幼儿园呢吧。”他无力气的接着说:“(对法轮功)反正是定了性的。”我说:“定什么性?官方公布的14个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他无语了。我趁势给他们讲善有善报的真相。

到了当地派出所,警察通过电话信息知道了我户籍所在派出所。之后到了讯问室察看我的真相资料等东西。一警察说这么多资料够判几年的,我思想中就一念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一波接一波的警察進来问我情况,我就趁机都给他们讲真相。其中有一个警察问道:“你炼法轮功被处理过吗?被处理几次?”我说:“让我失去了房子、失去了工作该怎么算呢?都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害的。”他又问:“你当了兵的?我在你面前只能是个小兵了,你怎么学起法轮功了?”我说:“我也曾经是个无神论者,也不相信气功啊修炼什么的,但是我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才接触到法轮功的。” 于是,我就把我妻子做颈脊椎手术之后如何卧床不起、到学了法轮功两小时,就能生活自理的过程讲给了他,他听后说:“好就在家里炼嘛……政策变了你也应该转向了嘛。”他又说道:“你得到什么好处了?”我说:“心身健康。你没学过法轮功,你的认识是:没吃葡萄的人说葡萄酸是一样的道理。”他不作声走了。

之后,又转到该派出所一声音声象监控室。里面有四个被监控的年轻女子。一警察对女生们说:“法轮功可以不吃东西,你们不行。”一女生双手送我面包吃,我双手合十谢绝了。监看的警察说:“别人给你东西吃,怎么不吃?”我说:“不是不吃,是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警察说:“法轮功就是好,不占便宜。”另一个警察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举举手就出去了。

又進来一个警察讲:“一看你(那么善良)就知道是法轮功。共产党就是那么(坏),你们能把它顶的翻吗!有次法轮功资料发到我手上,如果举报还可以得钱呢,我才不干那种(坏)事呢。”我借机给他们讲真相,一警察说:“注意点(这里有监听),如果把你弄小屋子铐上划不来。”

在离开事发地派出所之前,要我签字,上面写的我发真相资料的内容。我说:“不签。”警察问:“为什么不签?”我说:“我做好人,又不是罪犯,签什么字?”“我没说你是罪犯啊,这上写的就你发的资料,这是破坏国家安全……”警察高声吼道。这时,户籍地派出所及办事处的人已经赶到站在我身后,大厅还有其他警察和群众,我正念更强的高声回应道:“真相资料,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他重复了这句话说道:“说了法轮大法好,就好了?”“那当然啊!你真心明白法轮大法好!你一定有美好未来。”我回应道。这时那个警察态度缓下来,以恳求的口气要我签字。我就在上面签上“做好人没错。”我身后本地派出所警察看见了,对我说:“你怎么这样签呢?要么签,要么不签。”我即刻说道:“不签。”对方警察又说:“你不签,就在这签上:本人拒绝签字”。我思考片刻,签上了这句话。之后与本地派出所警察一同离开了该派出所。

到了本地派出所基本没什么“问话”。他们到我居住地看了一下,拿走了一些真相资料及三本大法书。在他们将我的挎包及私人物品还给我之后说道:“你写个悔过书、保证书吧。”我说:“什么悔过?保证什么?那是随便写的啊?不写。”他们七嘴八舌的叨咕了几句后,办事处的人就离开派出所了,这时我也迈步回家。一个年轻警察高声吼道:“你就想走了?你走不脱。”我停住了脚步。在大厅里有四个警察,有三个年轻警察,副所长开始以朋友身份的语气与我对话:“你什么时候学法轮功的?”

我就又重复了见证妻子学法轮功的神奇现象、做好人的快乐等等。过程中那个吼我的警察插话道:“你说法轮功好,那为啥要自焚呢?”我说:“那是江泽民等人导演的一场戏,欺骗民众……”详细讲解了“自焚”案之后他们都不作声了。副所长接着问:“我经常看明慧网,什么活摘啊,公审江泽民啊,迫害啊这些我都知道。法轮功是宗教呢还是信仰?”我说:“你要认为是宗教也可以,但不是宗教,是信仰。”“那你妻子怎么又不学法轮功了呢?”“妻子觉的炼法轮功吃不下那个苦:她肢体残疾,盘不上腿,盘腿很疼。法轮功门是敞开的,愿学就学,不强拉人学,学法轮功是出于自愿。强拉人学的一定是邪教。”我回应道。他说:“说到邪教,现在有许多教都是邪的。”他列举了某教、某某教等等。言下之意只有法轮功是正的。

副所长最后问道:“你是共产党员,现在改信法轮功了啊?”我思考片刻说道:“我入党几十年,党性没有把我的私心去掉。我做水电工作,家里的灯泡从来没买过,都是拿公家的用。我学法轮功以后,去掉了很多私心,再也不想以工作之便贪占便宜。”他说:“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私。”我说:“你们在生气的时候,有解不开的心结的时候,诚念真、善、忍,一定化解。”他们全都哈哈大笑。

副所长觉的该问的也都问了,抬手示意:“你回家吧。”与派出所副所长约半小时的对话过程成了那三个年轻警察听真相的机会,使坏事变成了好事。

回家后我第一件事就是给师父法像合十叩谢!谢谢师父加持!谢谢师父又一次救了弟子!回家再学法时,《怕啥》的经文一下子就记住了。这次数小时的派出所讲真相的经历,切身体会到法的威力。守住“证实法”一念,在任何情况下就是讲真相,不停的讲,讲哪方面都以证实法为主轴。再就是非常清楚的知道出现被迫害这种事,不是“人对人的迫害”。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