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苦的生命因有神护而无比幸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我是年过七十二岁的老年大法弟子,一生全靠师父慈悲保护,是师父的洪大慈悲让我的生命、生机不断延续着,我的命、我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赐予的。

我出生在一个两边高山、四面环水的峡谷沟里非常贫穷的农民家中,因无钱治病使我从小就是个十足的病魔缠身经常性命堪忧的残疾人。是因有师父在我还没有修炼时,就一直看护保护着我,才使我活下来、万分幸运等到万古不遇的大法洪传修炼机缘的。

两岁时,我患病连续高烧十天后,我奇迹般的退烧保住性命活过来。从此我变成肌肉无痛感麻痹、腿足萎缩不能走路瘫痪在床的残疾儿。在无钱医治瘫痪在床近一年后,我突然又能走路了。虽走路姿势明显不好看,总比不能动好啊。这出奇的神奇又让村民也觉的我命真大,而我一个妹妹却感冒四、五天就死了。六岁时因父亲认为残疾的我长大靠种地生存太困难,只有读书认识字、找个手上活做才饿不死,于是让我上村小开始读书了。

从此我不但被麻痹后遗症困扰还有其他疾病缠身,再加上自然、外来因素干扰使我经常在生死关难中挣扎又都意外保命,多次我回家遇涨水在水中挣扎吓的我哭喊无助时,不知什么力量让不会游泳的我恍惚中都平安过河没被淹死,而我两个会游泳的弟弟却先后被水淹死。

一九六四年高考时,我以为体检难通过,临时报考文科复习不好,心理压力极大,无奈的把一切问题交给班主任决定。结果我神奇地体检合格,又顺利考上省城的大学。从此我的人生之路有了转机。大学开学报名后体检我又不合格,让观察三个月复查后再定入不入学,到复查时我真的又神奇的各种病都好了,能正式入学上课了。到六五年夏天,班主任通知根据医院和校领导反复研究决定、带我去省医院住院做癌症手术。做手术中打了大剂量麻醉药麻醉太深,班主任连续喊叫我近五小时才醒过来。病房的病人说医生交待超五小时不醒就作死亡处理了。住了九天院,我就要求出院回校上课。我走進校舍门,同室同学个个惊讶的看着我不说话,问我:你是人还是鬼啊?原来班主任早告诉她们我做了手术只能活三天,都不敢告诉我实情。

毕业时我为治病不愿分到医疗条件差的县上去,我要求分配到了部队。在那里因劳动中冷热不定使我的病情变的更复杂了,全身难受,心速加快,身体肿胀得不能穿鞋等等。住院治疗连医院院长都查不明病因,不知从何治疗。全面检查才知身体各器官发育不正常,各种功能及指标根本不达正常标准,身体素质太差。因当时症状已太严重,给同学的印象是我快要死了,直至最近几年她们还有转问我是否不在了?

对我生命中的这些神奇,我早就想为何我一生这么命苦又是谁总是在关键时刻救了我帮了我呢?一九九七年修大法后,我明白了:因我的生命是来修大法的,是来当大法弟子完成我的历史使命的,是师父一直在用洪大的慈悲保护帮助着我。

通过修炼大法,我也已二十年没看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粒药了,腿脚也基本快长直了,人也变乐观、自信、年轻多了。为保障我持续修炼做三件事,师父时刻在各方面都看护着我,特别是我走路有点无力不稳,多次摔跟头出现生命危险时,都是师父慈悲的保护了我。

我很珍惜这得度修炼机缘,努力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坚持每天必须读大法书和炼功,尤其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基本是一直全身心的去做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二零零二年夏天的一天上午,我提着买的菜走出菜市到街边路上要下坎时,我嫌坎太高下去困难些,就从残疾人斜坡车道往下走。刚走一步,就把我滑倒了。按习惯应是向前后直倒下去,但等我清醒后,听后面跟上来围观的太婆们说:我是缩成一团快速滚下斜坡底又直立坐着的,说我摔得好奇怪,可能出事了,就围上来想帮我,让我赶快去医院。我闭眼睛轻轻动了一下无一点伤痛的感觉后就告诉她们我没事、不去医院。她们一个劲围着我说看你摔得那么重,内伤是一下表现不出来的,还是去一下医院。本来那时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之时,各单位都在清查炼法轮功的,到处都是邪恶的宣传,我也不知围观的这些人有无仇视法轮功的。我要坚定自己是大法修炼人,就自己站起来告诉她们:我没事,我不去医院,我有师父管我。她们听后问我,你是修佛的?我就边走边说:我就是修佛的!她们又追问:你师父是谁?我说:我师父在国外,已出去几年了。她们听到此,都“喔”了一声,好像明白了我是炼法轮功的,又看我一切正常,就赶快说:各信各的,你信的好,你就在家炼,注意安全。

二零零八年二月一天晚七点后,我刚出家门下楼转弯下到第二节楼梯还剩几磴时,路灯灭了,因我走的快了点,就一下摔下去,本应是直扑下去扑在墙上带有突出卡子的水电气各种管子上的。那样我的头就会砍在管子卡子上使头严重受伤,甚至出现生命危险。我是顺右边下楼梯的,实际上我摔下去转了两个直角弯后,像一个很大的石头“咚”的一声砸到楼梯左边住家的防盗铁门上,后背靠铁门坐在地上。如何摔倒转弯的我都不知道,靠在门上坐一会,我才慢慢清醒,但头脑中空空的。第二天才听家人及邻居说因听砸的太猛烈,砸后又没一点动静,以为被砸的人已砸死了,怕添麻烦,都不敢开门出来看情况。

第二天起床后,我检查全身,没有一点伤痕和血印,也没哪儿疼,我知道师父又为弟子承受巨大业力和巨大痛苦了,又救了弟子命。家人及院内的住户都说我命真硬,因院内死去那么多人多数都是摔倒出事的。后来被迫害,警察来单位、院里调查时,大家因此奇迹而一致说我全家是好人。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傍晚,我急于到卫生间洗衣服,脚绊了一下没站稳滑倒了,立即心想有师父在保护,我没事的。稍坐一会儿后,我自己爬起来走到客厅感觉没一点不舒适,把双腿脚按、看了一下,没一点受伤的。第二天早上在客厅活动了一下,我感觉真的一切正常后,自言自语说:太感谢师父了,师父昨天又救了我的命。我家人听到后接着说:是呀,要没你师父救你,不知你死了多少次了?

我的生命就这样是师父一次、一次、无数次救回来的,师父为我承受、给予的太多太多,离开大法和师父,我早就不存在了。在证实法中,有机会我都对人讲我的那些神奇经历,令人都惊叹,对破除人头脑中的中共谎言收到好的效果。就连那些受邪恶指使几次绑架我的警察,我也照讲,启发了他们的良知,减少了他们对大法犯罪。有一所长对受人要挟拘留我后深感后悔,急切于半夜打电话到我家一再道歉请求原谅,并建议拘留所照顾我;拘留所警察听后在拘室公开宣布不要我做任何劳动并提前让我家人接走我。在所谓“省级大案”中,主办警察在调查后又听我讲后,对我不寻常的人生倍感叹服,反复问我你咋运气那么好?一夜一天就用车送我回家并叮咛我以后要注意安全。听了我的故事后,那些警察基本没有当我面骂大法,骂我师父的,也从没警察强迫我放弃炼法轮功的。

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无限感恩!我唯有用我的整个生命去证实法,完全用在修炼上,完全用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使命上,以报师父万般慈悲苦度。

个人悟性有限,有不妥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