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你能否想起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五日】雍和宫可谓北京城区香火最旺的寺庙,大年初一来上香的人能排出几百米的长队。乾隆九年(公元1744年),雍和宫正式改为皇家佛教寺院,雍和宫因此成了中国历史上规格最高的寺院。

雍和宫主体建筑保存完好如初,南北向分布在一条中轴在线,整个建筑布局依次升高。万福阁是雍和宫的最后一座大殿,也是最为高大恢弘的一座楼阁,内供一尊挺拔高大的白檀木雕弥勒大佛像,作为北京的镇城之宝。因此万福阁又名大佛楼,高25米,飞檐三重,全部为木结构。据说,当年弥勒佛像做成后,光给佛像制作一件披袍就用去黄缎1100米。

文革爆发后,雍和宫也成为“破四旧”的目标,但佛像为何没有被毁,这里还有一段故事。据庙中一位老喇嘛讲述,当年造弥勒大佛像时,为使佛像站立不倒,在佛像的两侧和后面建了有两层楼那么高的平台式的走廊,走廊的宽度正好可以允许一个人通过。在走廊和佛像之间用铁索相连,扶住佛像。文革期间,有三个红卫兵来砸佛像。第一个爬上走廊,举起斧头想砍断铁索,斧头落下,没有碰到铁索,却正好砍在自己的腿上;第二个人拿过斧头又砍,却一斧砍空,闪下平台,当即昏死过去。第三个人吓得站不起来。据说这三个人后来没有一个活下来的。从此以后,再没有人敢动大佛像一下,雍和宫就这样安然无恙地保存了下来。

在中国古代,很多人都信佛、信道,那时候修炼佛道的人是很受尊敬的。古人说宁动三江水,不扰道人心,打僧骂道必有恶报。然而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提倡无神论,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造成了无数家破人亡的悲剧。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顶住压力给施暴者讲真相。但还有些不信神佛的人,为了蝇头小利,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却将自己送到地狱门。

明慧网《迫害法轮功 19年间逾两万人遭恶报》一文称,据不完全统计,十九年中有20784人遭恶报,其中包括被殃及的亲友等4149人。根据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人员所在的单位,大致归纳为政法委系统,“610”系统,公安系统,检察院、法院、监狱系统,原劳教所、戒毒所、洗脑班,各级党政官员,宣传、教育系统,企事业单位,基层人员九大类。

公安局是听从邪恶命令直接侵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他们最邪恶,遭到的恶报也最多,公安系统本人作恶遭恶报的最多,高达4540人,他们殃及的亲友也最多,高达972人。

1999~2018年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人员所在部门的分类统计

分类总计百分比%
政法委7643.7
610(综治办)16147.8
公安系统551226.5
各级官员404719.5
检、法、监狱9894.8
劳教所、洗脑班8894.3
宣、教、军、宗教13326.4
企事业单位19209.2
基层人员371617.9
总计20783100

遭恶报的例子比比皆是,有的人死相惨不忍睹。原四川苍溪县政法委书记、“610”头子胥云宗才三十几岁,多次指挥、策划、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在驾驶县交警队的高级轿车与一妓女至三清村处,与县启明星电力公司吊车相撞,撞进吊车肚子下面,车毁人亡,身首异处。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红岛镇政法委书记林显章,从一九九九年跟随江氏集团迫害该镇大法弟子,手段残酷。在二零零三年出差时,被拉油的油罐歪下砸中,后来油罐被吊起后又突然落下,把林显章砸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派出所刘旺把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劫回,大打出手,法轮功学员劝善,告诉他善恶有报,迫害修炼人会遭恶报。刘旺不但不听,还恶狠狠地说:“我宁可少活十年,也得打你们。”没过多久,平时无大病的刘旺突感身体不适,在送往县医院的路上就咽气了。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晚八时,四川省郫县德源镇综治办主任郑友奎被雷电击毙。当时与郑友奎同行的还有永光村村支书、村主任等人,但雷电仿佛长了眼睛一样,直击郑友奎而去。四十四岁的郑友奎,是郫县参与迫害法轮功最为卖力的一个,本当壮年时,却因听不进法轮功学员的真心劝诫、一意孤行紧跟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天谴。

河南鲁山县法院紧随江泽民、罗干团伙,对本地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至少非法判九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八月,鲁山县法院八个庭长及副庭长从郑州培训返回途中,在河南郑尧高速公路发生惨烈车祸,包括杨东升、朱新政、陈东洋在内的三个庭长(副庭长)当场死亡,另外七人不同程度受伤。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县小八里庄有个人性丧失到了极点的所谓“转化学校”,用烧红的炉钩对法轮功学员孙建忠、张建成进行烙烫,进行强制转化。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晚八点,副校长石爱成突然昏迷,家人急忙把他送入丰润区第一医院,经诊断为突发性脑出血,并紧急做了开颅手术,不过第二天上午就死了,终年五十六岁。

吉林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指导员张建国,经常骂法轮功师父和大法,一天,张建国强行让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师父的录像,张边看边骂,没过几分钟,张建国的眼睛一下子冒起很高,又青又紫,痛不欲生,很长时间以后还象被人打过一样,整天戴着大口罩,不敢正眼看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大连某一个刑警队长,绑架了一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对他说:你抓我腿不痛吗!从那一刻起,刑警队长腿痛不敢着地,渐渐越来越严重,到后来不敢走路。他找人给看一看,看相人说:你触犯了神佛,腿痛是对你的惩罚,你腿哪天疼痛的,都干什么了。那队长说没干什么,就是前几天抓了一个法轮功学员,她还说抓我你腿不痛吗!那看相人说:就是这个原因,你赶快把她放了就没事了。该队长想办法找关系放了这位法轮功学员,腿立刻不痛了。

知道有因果报应的这个队长主动调离后,新上任队长不吸取教训反而嚣张,自制一个鞭子专门打法轮功学员。一天晚上睡着,他被鞭子抽醒,看看没人,就觉的有鞭子打的感觉,非常痛。第二天他告诉朋友说:见鬼了,晚上睡觉就觉的有人拿鞭子抽我,抽的我直滚,疼痛难忍,那是真有些受不了,想死了算了。话说第二天,上任新队长死在家中,被煤气熏死。上任不到三个月才三十六岁,造孽踏上一条不归之路。

神目如电,分毫不差。当你将法轮功学员强行拉上警车的那一刻,当你在逮捕书上签字的那一刻,当你在对法轮功学员的判决书上盖下印章的那一刻,你如果能想起那些参与迫害的人的恶报遭遇,如果能想起善恶有报、三尺头上有神灵的古语,请你停下手中这只笔,停止迫害,也为自己留下了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