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让多少家庭不团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近日明慧网报道了《凄惨的新年——谁陪他们的亲人过年》一文,看了这些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不禁凄然泪下。中国的新年刚刚过去,庆贺新年的鞭炮声还不时的响起,沉浸在一家团圆中的人们,可曾想到这些被迫害得家破人亡泪眼伴年的可怜人?笔者在此摘录几个迫害案例,想让人们知道是谁制造了这些人间悲剧!

案例1:杜桂兰,当年49岁,黑龙江鹤岗市法轮功学员。2004年腊月,当时杜桂兰在做法轮功真相资料的屋内,警察欲在此抓捕她。然后,突然传出她的死讯,万分震惊的家人赶到现场,看见警察在那儿看守,不许家人靠前,也不许说话,更不许哭。警察称杜桂兰从一老式二楼跳下身亡(从很矮的二楼跳下去不可能致命)。

在没有告知家属的情况下,当晚8点多,警察把杜桂兰的尸体拉到解剖室解剖。解剖之后才允许家属看,解剖后的遗体惨不忍睹:头部剃光后头盖被揭开,全身一丝不挂,腹部有被绳子缝过的痕迹。后背腰部有一个近一尺长的刀口。

家人问:人死了为什么还要解剖?市公安局的一个警察说解剖是法律程序。他们不允许家人给杜桂兰穿衣服,当家人要求把死者带血的衣服拿回家烧掉时,也被拒绝。

第二天上午,杜桂兰遗体被火化,火化时警察不许其家人靠前,不许哭泣、说话。

七天致人死 家属只能取骨灰

案例2:潘建军,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马底驿乡方子垭村人,师范大学毕业,在深圳工作时开始修炼法轮功。2001年底,他在朋友家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

其后,怀化市国安局又把他转到怀化市第二看守所关押,由鹤城区检察院非法起诉,潘建军被判七年重刑。他在湖南省津市监狱被迫害致休克,险些被火化。

2003年底,他被转到网岭监狱,2004年1月23日(正月初二)潘建军被迫害致死,年仅约30岁。

2004年2月5日,正月十五,网岭监狱通知其家属,声称潘建军死亡。家人没能见到他的遗体。其母不久悲愤抑郁而死,其父脑溢血瘫痪在床,凄惨至极。

案例3:宋万学,湖北省黄石市学员。2001年1月20日,宋万学被丰山铜矿公安科科长刘建国等绑架到大冶有色公安处。仅仅三天时间,2001年1月22日(腊月二十八,除夕前一天)宋万学被毒打致死,年仅45岁,留下年仅7岁的幼女。死后,警察不让其妻看他最后一眼。

宋万学的遗体惨状目不忍睹,全身布满淤青和伤痕,头被打破,布满血泡和伤痕,胳膊、腿、肋骨都被打断。警察不顾其家人的强烈反对,强行用电锯锯开宋万学遗体,摘走心、肝、肾脏,以致其胸腔全空、明显塌陷。

宋万学的妻子胡水爱从此含辛茹苦地独自抚养女儿,宋万学的母亲接受不了痛失爱子的残酷事实,整日以泪洗面,忧郁成疾,第二年含冤而死。

2015年8月底,胡水爱向两高邮寄了对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书。

案例4:刘秋生,河北省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涯村人。2002年2月(腊月二十几),刘秋生回家过年时被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在派出所、被捆在椅子上毒打,持续两小时,导致其昏死,脸被打变形,内脏受损。

此后,他又被毒打过多次,被绑“死人床”灌食,十四天后(正月初)刘秋生被毒打致死,年仅43岁,身后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刘秋生的遗体遍体鳞伤,眼睛睁着,右耳、右脸、嘴唇、右肩、右胸黑紫,背部有瘀血,法医用镊子一摁后背,口中吐出血水,肺部发黑,大脑内有破伤、积水。法医解剖后,立即将其内脏、大脑取走,刘秋生裸露的尸体被弃置不管。

公安要火化刘秋生遗体,其家人强烈反对,冒着风寒守了遗体一晚上。第二天,天刚黑,阜城县公安局出动大量警车,在局长林泳涛的指挥下,仗着人多势众,把刘秋生遗体抢走,扔进车里。

案例5:北京法轮功学员、著名的民谣歌手于宙当年以文科状元身份考入北京大学西语系法国文学专业,通晓多种语言,琴棋书画,多才多艺,对诗词歌赋也很有研究,是著名民谣乐队“山谷里的居民”的鼓手。

2008年1月26日晚,他在演出结束后与妻子许那驾车返家途中,被警察以“迎奥运”的名义搜查、绑架。仅仅11天后,2月6日,大年三十,他被虐杀,年仅42岁。双方父母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案例6:张川生,四川成都大学副教授,2002年新年前夕,他携妻女回雅安老家过年,第二天,大年三十,驷马桥派出所及成都大学领导追至雅安将他绑架。他家人请求允许他吃了团年饭再走,遭拒。

随后,张川生被非法关入成都市看守所。仅过了几天,2月15日(正月初四)晚11点,其家人接到驷马桥派出所通知“张川生因心脏病死于2月15日上午9时”。

他的死相触目惊心:脸青黑、紫肿,脸边、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宽的青紫色深度勒痕!张的家属要求看遗体时,警察只让他们看头部,胸部以下和四肢都不让看。

其家人问及死因,警察回答:“他的手握成拳头,我们是为了扳开他的手,不是故意打他、勒死他。”随后,警察恐吓其家人说,谁敢说出张川生的死因,他全家人都别想活了。

案例7:杨晓杰,河北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2001年被关押进石家庄北郊监狱,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呼吸急促,瘦得脱了相,体重原本一百四十多斤只剩下七十多斤。

2005年12月28日,家属经过四处奔波、呼吁,监狱才同意放他回家,之前已一年多不让家属探视,监狱对家属刻意隐瞒其病情。回家不到一个月,2006年1月26日,腊月二十七,杨晓杰含冤离世。

其父悲痛地说:要能替儿子去死多好;其母不相信孝顺、优秀的儿子会离世,一直抱着他的尸体拼命地哭喊了七个多小时。

杨晓杰的妻子刘润玲也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1年,被关在河北省女子监狱,直到除夕那天,监狱才同意由八个警察押送刘润玲到火葬场见了丈夫最后一面。

随后,刘润玲被迫扔下发呆的16岁女儿和痛不欲生的老人,被警察急匆匆带走,尽管第二天是初一。

一群没有触犯任何法律的善良好人,一个个善良无辜的家庭,竟然遭受这样惨绝人寰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只是一个缩影,中共窃国七十年来,迫害不断,八千万同胞被中共迫害致死。

正月十五月儿圆,多少家庭不团圆?苦难中的人们盼望迫害早日结束,盼望给人们带来无尽苦难的中共恶魔早日解体灭亡,期盼所有善良的民众不再无辜遭受屈辱、磨难,好人一生平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