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院校知识分子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我在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今年七十岁了。工作生活中接触的高层知识分子、大学教师们比较多,把自己修炼以来,在洪法和讲真相方面的一些体会,与大家交流。

我才得法几个月,一九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开始了。上级的文件传达下来了。我周围的人(包括院长等头头)都知道我是修炼大法的,经常来问我:这个功是什么?功法怎么样?好不好?等等。我跟他们分享自己的理解:这个功法是修炼真、善、忍的。真诚、善良、碰到矛盾忍一忍,哪怕是夫妻之间、父子之间有了矛盾都要忍一忍,做最好的人。并且有很高深的法理,很深奥的内涵,书中讲清了很多我们学术界从来弄不清的东西。我们也都知道,不管当了教授、博士导师,或者得过什么省级、国家级奖励,人类就只能懂得那么多东西,只能局限在我们能看到的那点东西。比如一年四季那么分明,花花草草千姿百态,奇妙万千,人的命运各不相同等等一切,都是为什么?谁也说不清楚,但是在大法书里面都讲的明明白白、一清二楚。大法的书真是无价之宝呀!有兴趣的可以做進一步了解。我还用自身身体的变化,或身边同修身体的变化来证明大法的美好,篇幅有限,不做叙述了。

一天,学校通知我去开会,到学校会议室一看:好家伙,那么大的会议室里面,坐满了人,气氛严肃。有学校党委的,有工会的,还有二级党委的。中间是长长的两头椭圆形的会议桌,让我们炼功人(在单位有点影响的)坐在中间。有化学专业的教研室的主任,有物理专业的教授等。主持人让我们先谈体会:化学专业的老教研室主任说:我在化学领域里拼搏了一辈子,从来没看到过、也没想到过的东西,还有那么多弄不清的问题,大法书里面都给写的清清楚楚。有着非常实际、深奥、玄妙的法理。并且健身效果有奇效,我家住在六楼,原来每天为上、下楼发愁,可现在我才炼了几个月的功,那真是上、下楼健步如飞,浑身轻飘飘的。

物理专业教授也谈了他的体会:学了这个功,才知道人类对物理学的研究,只是一点皮毛。这个功里面却阐述了物理学的无限广阔、博大精深内涵,是人类永远都探索不尽的。我只想在里面深究其玄妙。现在看来是困难了!遗憾呀遗憾!

轮到我发言,我说:我一点也搞不明白,我十几岁的时候,就打倒刘少奇,刘少奇冤死我有一份罪;我读大学时又打倒邓小平,邓小平没打倒,还是名人了;文化大革命搞了十年,我们这一代人的最宝贵的青春时期,都是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杀杀打打中度过的,其结论也都是错误的。我现在都是五十岁的人了,有一身的病痛,不求名也不求利了,锻炼锻炼身体怎么又错了?我这一辈子什么时候才能活“对”一回呀!全会议室的人都哄然大笑起来。我知道在座的人中大多都是从一个又一个运动中走过来的,有人挨过批斗,戴过高帽,游过街。我继续说:“你们还别笑,大家不都跟我一样吗?我们老百姓到底该怎么个活法才对呀!”当时主持开会的是学校党委副书记,他说:“知道大家都是锻炼身体的。但是上面有指示,不让炼了,大家就别炼了。”在后来的一天,我遇到了这位领导,和他聊起我修炼的事。他说,你那天在会上讲的很实在啊,中国的事情真的是说不清呀。他也有同感。

深秋的一天下午,天气很好,我在校园里散步碰到了老领导、博士导师K和另外一位老师,大家边走边聊。谈到现在国家贪污腐败,道德观念的败坏等等不良现象。究其原因是人们没有精神信仰。

我问:你们说说看,现在高层知识分子中、高层领导中、也包括老百姓中,真心信仰马克思主义的还有多少?K领导很认真的低头思索,象在回答学生提出的疑难问题,想了好一会,慎重的回答:“恐怕一个都没有。”我说:你说的真好。我的师父在二零零五年都说过:“其实当今的中国人还有一个信共产主义的吗?就连大魔头与现任的中共中央也找不到一个真信中共恶党的人。”[1]

我继续说:“我读书时看到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开篇第一句话说:‘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那幽灵不是魔怪、鬼魂之类吗?我当时想不通,也没有人能回答我的不解问题。前些年,我看到一位有名的历史学家讲过这样一句话:‘中国人被党文化愚弄的,不承认自己的五千年文明,不认识自己的祖宗,死了还要去见马克思。’”

他俩都乐了。于是我又讲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健身有奇效、江魔头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以及我修炼大法后的身心变化的情况。后来两个老师都请去了大法的宝书,其中有一人做了三退。

给高层的人讲真相,有些难度,往往要有些耐心。对方的“为什么?”很多。都要根据对方的问题,慢慢回答。所以先从根子上拔掉几十年的对恶党的信仰就显得非常重要。还要破除他们被谎言的毒害,对什么修炼法轮功会自杀呀,自焚呀、有病不能吃药等等诬陷都要一一揭穿。

迫害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位老教授在批判大法的会议上说:“中国人的正常死亡率约为6~7% ,法轮功有一亿多人炼功,才死了一千四百人(这些案例都是假的),才只有大概五百万分之六,说明这个功法不错呀,这不正说明炼法轮功健身效果很好嘛?”在那腥风血雨的日子里,老教授的见解让我激动不已。是的,恶党的人编造谎言都不会,真是愚昧啊。

我也经常与他们说一下自己的体会:咱这一辈子几十年里受了多少蒙蔽呀?中央电视台经常把白的说成黑的,好的说成坏的,颠倒是非啊!大多对方也有同感。其实马克思主义真是一个幽灵,按照其理论建立起来的中共邪党在几十年里,進行了多少个运动呀,咱们这个年代的人也都经历过来了,哪个运动不都是冤死了好多人哪?都是我们这代人亲身经历过来的、亲眼看到的。《九评共产党》中写道:恶党执政以来,冤死自己的同胞八千万人。何止八千万冤魂呀?但是宇宙中有个理叫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过去老人也是这么认为的,神佛终究要清算他们的,咱们可别当他们的陪葬品啊。这样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三退保平安。一大公司党委书记,化肥厂厂长,部队团长,研究所工程师等等都做了“三退”,还请去了宝书在家修炼了。

当然我们救人不分高低、贵贱,什么人都救。可是对高层知识分子讲真相难度比较大,但这类人明白真相后发酵性、传播性会比较好。他们一旦明白了真相,还能清清楚楚的讲给他周围的人。如一位老教授自己明白真相后,又介绍他的两个研究生来找我了解大法,并做了三退,请去了宝书。

还有一点要说的是全球海内外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一次我给一位院士夫人(教师)讲真相,很顺利。她告诉我:她在美国因患失眠症去看医生,那位医生是修炼大法的,告诉她这种病目前没有比较好的治疗方法,建议她也炼炼法轮功。于是我再给她讲真相,她就很容易得救了,马上做了三退,请去了大法的宝书。在这里也谢谢海外大法弟子。

修炼这么多年来,同学、朋友和周围的人都说我三句话不离“本行”(讲真相)。回忆起这些年自己都是怎么洪法和讲真相的?好象没有什么固定的模式,也想不清都是怎么讲的。觉的都是师尊给我安排的,都是师父让我怎么讲我就怎么讲的一样。

比如一次同专业另一个班的同学聚会,我去看熟悉的朋友,从晚上八点钟一直讲到了十二点,一波走了,一波又来,直到一位同学给我看表,我才知道那么晚了,总有说不完的真相。还有一次也是不太熟悉的人在一起吃饭,都是有头面的人,我有些为难,是讲还是不讲呢?就在这一刻,突然一位朋友说:在座的就某某(指我)老师显得最年轻、精神,说说是怎么保养的,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啊?我马上意识到是师尊点化我,于是给他们讲了很长时间。在这其中得到了很好的收获。

在师尊的一路保护下,以上是我在讲真相方面的亲身经历和体会。因本人目前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不是搞政治〉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