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市优秀企业家周小朝被非法判刑入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明慧通讯员贵州报道)贵阳市优秀企业家周小朝与石登灵2017年7月开车到贵定县考查项目,搞网络测试,遭绑架、构陷,2018年4月25日被非法开庭,周小朝有理有据地逐一推翻了公诉人的所有所谓“证据”。公诉人许燕被驳斥得无言以对,气急地扣上“反党反社会,反十九大精神……”等等大帽子!北京律师驳斥公诉人说:“那时候十九大都还没开,一直在看守所里面,怎么反十九大啊?请不要乱扣帽子……”

然而,贵定县法院不顾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仅凭单方面的五条信息,生拉硬扯,按刑法第三百条非法判周小朝五年半,石登灵五年。周小朝上诉,要求二审开庭。2018年9月30日,法院二审没有开庭,直接维持一审冤判,10月11日将周小朝,石凳灵送往贵州省都匀监狱。

一、从优秀教育工作者到优秀企业家

周小朝是贵州遵义市人,从小就品学兼优、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中学时代的周小朝就用自己积攒的父母给他的生活费、零用钱、压岁钱去支助那些农村困难的同学,帮助他们读完高中考入大学。

从天津财经大学毕业后,周小朝在遵义市财贸专科学校当老师,在财校工作期间,连续三年被全校师生评为先进工作者,五好教师等荣誉称号。

2001年夏天,周小朝去北京说“法轮功好”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 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团河劳教所。2003年回家后,继续回财校当老师。由于经常被当地公安羁绊,周小朝无奈于2004年请假离开学校。2005年在用友集团贵州分公司工作,工作努力卓越。

2006年周小朝自主创业成立两家公司,任公司总经理。多年来,周小朝经商秉承以诚为本,互利合作,宣扬传统文化的中心思想,曾经创办了科技公司,文化网站……这期间受省文化厅相关人员委托,为文化宫数字集成项目制定工程标准, 编制工程预算等;公司还组织软件开发人员,开发出具有自有知识产权的“慧心HS9棋盘式智能财务管理系统软件”,为贵州的城市建设做出了贡献。

2010年,为了宣扬中华传统文化,周小朝又创办了文化网站,进入文化领域,组织作家创作小说上千部。

2011年后,周小朝的科技公司还为遵义市下属政府部门开发了相关的管理软件;为贵阳市南明区政府、贵阳一中等单位的计算机系统保驾护航,保证网络安全与畅通。

看到身为法轮功学员的周小朝生意越做越好,当地公安警察就在2008年-2013年期间,利用公司招聘员工之机,两次派所谓“调查人员”卧底进公司,盗窃泄露公司商业秘密,造成公司经济损失300余万元,曾经一时搅乱公司经济到了举步艰难的地步。

周小朝的公司每年为当地政府创造净产值均在千万元以上,为当地财政提供税收几十万元,每年安置就业人员均在20人以上。但周小朝多年以来,自己生活简朴,省吃俭用。

2016年11月周小朝还作为代表参加贵州省优秀科技企业家团队赴美国考察培训大数据学习。为贵州省的大数据科技进步起到了推动的作用,很多新的项目正在运行中,却在2017年7月被绑架,致使很多高科技项目研究不能继续实施和操作,也是对当地经济的一种损失。这么优秀的企业家就这样在没有任何合法证据的情况下冤判入狱,实乃天理不容!

二、遭绑架入冤狱,呼唤正义良知

周小朝、石登林2017年7月7日开车到黔南州贵定县,被公安局信息监测部门检测定位到车,贵定县公安局出动车辆拦截,并非法将周小朝、石登林绑架,连续两天两夜非法不让睡觉连夜审讯(根据法律规定,连夜审讯违法)。《宪法》第40条规定:“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

7月7日晚上11点过,在没有县级以上搜查令,没有立案侦查书等明显违反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贵定县公安局、贵阳市公安局、贵阳市观山湖区碧海派出所、贵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贵州省公安厅专案组等几个部门的30多个警察,扰乱周边居民休息,冲进周小朝父母家中,非法抄家到凌晨2点过,抢劫走大法书几大包。

从7月7日,周小朝和石登林被非法关押在贵定看守所,他们抵制非法审讯,看守所就连夜不让睡觉。周小朝连续绝食一周,抵制迫害

2018年4月25日,上午9点到下午2点(中途没有休庭),周小朝、石登灵两位大法弟子,在贵州省黔南州贵定县法院被非法开庭。周小朝家属聘请律师进行无罪辩护,石登林的家属也请律师进行无罪辩护。

在庭上,除了周小朝和石登林的3名亲人参加之外,其它座位全部坐满本地公检法的相关人员。庭上,周小朝义正词严有理有据的逐一推翻了所有的非法证据,包括出庭的所谓证人和官方派的相关技术鉴定人员出席作证,也被周小朝从有理有据的技术专业知识方面驳斥得无言以对,无论从法律角度还是技术角度,控方的所有证据都不足,没有一点能符合构成罪行的法律依据。两位维权律师也辩护的很得力。

当时,女公诉人(公诉部主任:许燕,周小朝、石登灵案件主要责任人13595450906)被周小朝从容不迫、有理有据的自我辩护词驳斥得无言以对,她只有气急败坏的扣上“反党反社会,反十九大精神……等等大口号大帽子!”北京的维权律师驳斥公诉人说:“他们2017年7月就进去了,那时候十九大都还没开,一直在看守所里面,怎么反十九大啊?请不要乱扣帽子……”

周小朝也说,历朝历代的冤假错案迟早会昭雪,就像当年文化大革命一样,现在讲法制法律依据,如果还是乱喊口号、乱打棍子,那么我们的法制治国也不过是空谈!相信法轮大法一定也有昭雪的那一天。

整个开庭时间6小时,中午一直没有休息。女公诉人气坏了,当时大声呼啸请求法官重判。因为当场的所有证据都不符合法律依据,法官没有宣判,说择日再宣布宣判结果。

2018年5月18日,周小朝被非法判刑5年半,石凳灵被非法判刑5年。周小朝不服上诉二审法院,同时绝食抗争。

绝食17天后,看守所把周小朝先送县人民医院,医生十分惊讶说那么久不吃东西身体各指标完全正常,不可思议。看守所要求县人民医院强制灌食,但是医生说那是不人道的行为,退回看守所。后来周小朝又被看守所强制送入省公安厅所属“强制医疗中心”治疗厌食症(地点隐秘在贵阳市永乐乡附近,据说很多政治犯也是秘密送这里治疗,弄不好就被治疗死)。据悉贵阳市小河区“三零零医院”借调来的两位男医生,一个姓胡,一个姓付的医生,坚持要给周小朝上电刑治疗,最大电量点击实际上就是强制上电刑……当时周小朝就昏迷不省人事,醒来后同房间的人说:“天哪,你还能撑得住,好多人上第二次电刑就没命了!”

周小朝遭遇电刑,用强电流击双太阳穴,两耳流出脓血水,致使晕迷两天两夜, 至今留下象冷水冲击脑而产生头昏脑胀的后遗症,需长时间才恢复。

周小朝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还帮助看守所里面的一名被冤判的犯人写上诉状,从法律角度帮忙其解除冤判,从而无罪释放。那名被冤判的犯人万分感谢周小朝,在整个看守所也成为佳话。

在非法开庭前后,包括本地部份警察和相关人员都逐渐了解真相,大部份人对被非法判刑的周小朝和石登灵表示出同情和理解,明白真相后的相关人员也从人性的角度关心他们两人。

家属亲人不服原判,申请二审开庭。2018年9月30日,法院二审没有开庭直接下判决书,维持一审冤判,10月11日将周小朝、石凳灵送往贵州省都匀监狱。

都匀监狱只允许父母探视(仔细监察确定父母不是法轮功学员才允许探视)。目前只知道周小朝在监狱里面由两个包夹变成三个包夹人员了,具体里面的情况不知道。

人在做天在看,每个人的一言一行、善与恶、好与坏,都在摆放自己将来的位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