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说别人与高声说话的背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我从小就是一个要求严格、逻辑性很强、说话比较犀利的人。说到严格,长辈们经常说,在我几岁的时候,晚上睡觉,一个被子角没有整好,我就又哭又闹不肯睡觉。从小考虑问题,原因和结果必须对上,否则就觉的过不去。

再就是,在我父亲的兄弟姐妹的下一辈中,我排行老大,从小在和自己的表弟、妹的相处中,一直是我在和这些弟妹讲“大道理”。暑假里,经常是我坐在小椅子上,他们几个坐在小板凳上,围一圈听我讲。从小学到初中,直到我们都长大了。于是,从小就养成了总是爱说别人,教育别人的习惯,觉的自己说的很有道理,并且用我的道理和逻辑做事,效果还不错。对于不听话的弟妹总是变着法的想说一通,认为是对他们好。

直到一九九五年,我二十三岁有幸得大法修炼后,在经历邪恶的迫害中,逐步和同修们在整体配合、反迫害、揭露邪恶、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我作为参与协调的同修之一,经常要和大家交流,同时要制定具体什么事情要一步一步怎么去做。因为我大学毕业,说话逻辑性强,学法也比较多。所以一般情况下,基本上没人能说得过我。我的话听起来,人家也觉的有道理,但是总觉的有些不对劲。但是我的一些认识、主意、想法和办法,确实起到了很多的作用,甚至有很多同修说和我交流后很有提高。每当这时候,我觉的自己并没有什么心,我也经常提醒自己不要有什么显示心,能力都是师父给的。但是,我会认为自己的做法和认识是对的,甚至是绝对正确的,除非我自己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我们当地整体配合的比较默契,当初环境很是邪恶,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几年来讲真相的环境开创的比较好。我们当地同修的数量比例比较大。当地有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协调同修,表面看来和我有相似的表现。自从二零零四年开始,我们当地的协调同修每一至三个月就交流一次。所以每次我们交流的时候,时常出现我俩的看法有不同的认识,有时会有不同程度的争执或争吵。但是我们却没有个人的恩怨和矛盾。

直到去年的冬天,在一次有针对性的小范围交流中,大家各抒己见。我和这位同修又发生了对立性的认识,该同修一直以来习惯性说话声音大、嗓门亮,从音调上我是不如他。但是那天我的说话声调特别高,态度也很不好,结果那次交流效果很糟糕。并且我给在座的其他十多位同修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过了几天,有个同修来找我,说是做了一个梦和我有关,认为我很危险,好象旧势力随时会把我拖走一样,还有几个平时和我联系比较多的同修也来找我,说我不向内找,党文化重,争斗心太强,说我根本就没修,说我一直在左右着同修等等。

一时间把我搞得有点懵,我自认为我一向是严格要求自己的,事事处处也都是对照大法的,怎么争论几句,竟然变成这样了。既然矛盾出现了,涉及到了我,那肯定是我哪块有问题。我开始陷入了沉思,反思这些年来我的表现。

隔一天晚上,我去了一位阿姨(那天小范围交流时也在场)同修家,该同修平时也是要求自己很严格的,我们的一些认识还是能说到一起的。交谈中,阿姨同修说了一句话:“你发现没有,每次当你说话的时候,总是说的时间过长,其他同修就不说话了。”这一句话触动了我。我开始冷静的思考我修炼这些年的表现。因为觉的自己法学的不错,一直以来又和很多同修在交流中大家都认为有受益的地方。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下,要做的事情总想达到一个更好的效果。所以形成了爱说别人,爱给人指出缺点,并且认为声音大一些是为了让对方加深印象,尽快去掉执着,总有一种觉的自己的认识和想法是对的,突出了自我。因为在这些年的整体配合中觉的自己的想法确实起了作用。于是就有意无意的愿意按自己的思路、思维和想法去左右和指导别人。此时我开始更多的学法,我感觉到了自己的问题:

一是从宏观上在意识中想左右我们这个整体,按自己的意愿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认为自己的认识正确,认为这就是助师正法;

二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严格要求自己,对于不涉及别人的事情却没有时时刻刻的严格要求自己,而涉及到他人的事情往往会严格要求,其实这里边隐藏着很强的虚荣心、爱面子的因素;

三是当看到别人的不足时,认为这么点执着、这么多年了都去不掉,恨铁不成钢,想拔苗助长,达到对方想要的结果,这是急于求成改变别人,却不先想自己哪里不对;

四是在高声说话的争执和争吵中,还是想压倒对方,认为自己的认识是对的,把事情的对错看得重要了,而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没有更多的想到对方也是修炼的人,既是修炼就要通过对大法的认识自己提高上来才是他(她)该走的路。

一向内找,发现爱说别人与高声说话的背后包含了党文化的因素、争斗心,虚荣心,执着自我,左右别人,不慈悲、不平和、没有考虑别人的感受,更多的是只顾自己的表达。修的是真善忍、是慈悲,是境界的提升。找到了这些,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觉的心头有块东西渐渐消失了。有一种宽广敞亮的感觉,从此以后我要变的平和,让周围的人和事不再使自己的心容易被触动,我渐渐的体会到了与世无争的感觉。表现上也是变的越来越平和。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在手心里写下了五个字:少说、低音、忍。每天拿笔描一遍。时时提醒我自己。

作为同修,都是师父的弟子,大家都是平等的,应该平和的相处,即使有矛盾也是正常的。那就应该及时向内找,不要拖得太久。我们应该按照大法的要求,各自对照大法从中正悟法理,结合自己平时遇到的问题修好自己,在整体配合中更多的救人,完成我们的使命,兑现我们当初的誓约。不能让师父失望。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