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狱警:今天我值班 你们炼功吧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我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关進看守所。在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八天后,送到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在看守所的四十八天里发生的事情,我记忆犹新。

狱警说:“丧良心的事不能干”

那是中共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最疯狂的日子,一个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关押了近三十人,大法弟子有十几人。晚上睡觉时,只能侧身睡,俗称立板。吃饭、睡觉、卫生间全在这间屋子里。没有床,就在地板上睡觉。

看守所的办公室里有一台缝纫机,狱警家里的一些零活拿来,让监舍里的人帮着做。因我会做缝纫活,我被非法关押到那里后,有活就让我帮着做,这样我和她们就熟了。

一天,隔壁监舍里的同修在监舍里炼功,当班的狱警不让炼,还打了同修。几天后,关我的监舍的狱警让我去帮打人的那个狱警缝点零活。打人的这个狱警和其他人说,她老妈去世了,走的很安详,八十多岁了,修个好死。

她也是山东人,我和她还是老乡。我感觉她还有点善心,于是干完活后,我对她说:“X管教,我看你这个人挺好的,咱俩还是老乡,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怕你不爱听,不说我心里又憋的难受。”她说:“你说吧,没事。”我说:“咱们有言在先,我说了你爱听就听,不爱听就当我没说。”

我接着说:“X管教,你这个人挺善良的,你说你老妈修个好死,那你也得为自己着想,给自己留点德。我炼法轮功,炼的不太好。但我师父教我的话我记住了,就是‘失与得’的理。人身上有两种物质永远带着:做好事得到德,德是白色物质,做坏事得到业力,业是黑色物质。这两种物质生生世世带着,还影响子孙后代。你打人就是用自己身上的白色物质德去换对方身上的黑色物质业力。不失不得。你打人,这多不合适啊。”我又接着说:“我亲身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我们单位那些打人的凶手没有一个善终的,不是遭遇车祸就是得了癌症,死的都很痛苦。你可千万别再打人了。何况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修佛的,你打了她们,你得造下多大的业啊!给儿女留钱儿女有花光的时候,给儿女留德祖祖辈辈都受益。”

她听后,先是愣了一下,马上说:“我记住了,我以后再也不打人了。我要手刺挠(痒痒,想打人),就是打墙也不能打人了。”接着她又问我:“法轮(狱警们都称我们大法弟子为“法轮”),你给我讲一讲你们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我炼法轮功,一是为了祛病健身,二是做个好人。我炼功前一身病,严重时起不来床。我家住七楼,上楼中间得歇四、五次,吃药、按摩,花了不少钱,可都不好使。后来朋友介绍说炼法轮功好使,我就去炼了。不到一个月一身病就全好了,走路轻飘飘的,回家一口气就上到七楼,也不累了。你说我这个师父我也没见过面,师父没喝过我一口水,没吃过我一口东西,更没花过我一分钱,《转法轮》这本书我看一看,到炼功点去炼炼功,一身病就全好了。病好了,心情也就好了,性格也变好了。现在政府不让炼了,还抓我们,让我们说师父不好,我能说吗?中国人都知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就比如说,你对我挺好的,现在你有难了,让我说你不好,我能说吗?”她马上说:“不能说,丧良心的事不能干。‘法轮’你炼吧。”

那时我得法时间不长,学的也不好,也只能从感性上给她这样讲。

从此以后,一到她值班就告诉我们:“‘法轮’,今天我值班,你们炼功吧。”还对那些关押的犯罪嫌疑人说:“你们都跟‘法轮’学着点,看人家‘法轮’多好!”

几个年轻的女犯举着拳头喊:“法轮功好!法轮功好!”

一次,同监舍的常人问我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就让她问一位老大法弟子。过两天她又和我说:“姨,你就给我们讲讲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我说:“我不是让你问某某吗?”她说:“她讲的太神了,我们听不懂,你给我们讲讲吧。”我说:“我学的不好,只能按我理解的给你们讲。法轮功讲三个字‘真、善、忍’。真就是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善就是用善心对待一切人和事,对谁都好;忍就是要有大忍之心,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修炼人按照这个标准要求自己,最后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你们说法轮功好不好?”这几个年轻的女犯举着拳头喊:“法轮功好!法轮功好!”

听着她们的喊声,我很感动,明白真相的常人知道法轮功的真相,做出了她们的正确选择。

一天半夜,监舍又来了一个犯诈骗罪的嫌疑人,她是让年轻的女性去勾引男士,然后其他人去现场抓“现行犯”勒索对方钱财。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她指着我说:“一看你这个人就一身正气。”她是被别人举报后抓進来的,那天她站那说:“等我出去,我整死他(指那个举报他的人)!”我在旁边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她瞅瞅我说:“你说的有道理。可我是生活所迫,再说他们也不是好人。”我说:“为了生活你可以做别的事情,你这个钱来的也不干净,给儿女花也没有好结果。将来你怎么面对你孙子、孙女,你敢告诉他们你这钱是从哪儿来的吗?你这年龄得给儿女留点德了。”

她听了后沉思了一会说:“你说的有道理,我好好想想。”

那时我们只有一份师父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就读给她听。她听了后说:“我以后也要做一个白粒子,不做黑粒子。”这个人不骂人不说话,张口就骂人。我说:“你要想做一个白粒子,做一个好人,首先要从不骂人开始做起。”她说:“行,我保证做到。”以后她真的不骂人了。有一天她刚要说话,嘴动了一下没说出来,我问她:“是不是想说什么了?”她说:“是,刚想骂人,我想起做白粒子不能骂人,就憋回去了。”

分局的警察来提审我,我告诉警察:“回去告诉你们领导,强制和法律都管不了人心,而法轮功能教人向善,你们抓我们是错的。”

关我的监舍的狱警明白了真相后,在派出所警察来提审我时,她说:“你们(指警察)这些人真差劲,老某这人多好啊,你们赶紧把老某放了!”

在看守所里,我关心每个人,尤其那些常人,在我被转往马三家教养院的那天,刚好看守所卖东西,趁我去取鞋的时候,她们将买的东西都塞我包里了,我也不知道。到马三家被搜查没收了。当我被带走时,监舍里的那几个人哭着喊:“管教啊,不能带某姐走啊!姐可是好人啊,姐多保重啊……”我说,“没事,你们放心吧。”

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也不大会修,对法的理解也不深,只能从感性方面讲真相。在我与看守所的那些常人接触中,我对师父的讲法有了切身体会,师父说:“只剩下邪恶的人在表演了,而且所有有正念的人,不是指我们学员,所有有正念的常人都在起来反对这件事情。是因为过去的邪恶抑制了人,这个邪恶清除掉之后,人们都清醒了,在从新审定这一切,看待这一切。谎言、假相都将被一个个的揭穿。”[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