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大法 植物人醒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三年,我开了一个玛瑙加工店,表哥夫妻俩帮我一起打理着生意。我本着师父教导我们按 “真善忍” 的法理做好人,经营着自己的小店,也结识了不少客户。

二零一四年春天,有一位北京客户老谢租了我的门脸房,我们两家的店挨着,他自己店里加工不了的玛瑙成品就来我店里加工,我也给他特别优惠,有时他有什么困难我们也能帮就帮,大家相处也不错。但后来不知咋的,老谢把店里的工人都辞退了,自己一人经营着小店。到第二年,老谢不怎么来店里了,经常关门,有时回来开几天就又关了。

听老谢说,他妹夫得了脑溢血,看不好就得成植物人。他开店时他妹夫也拿了不少钱给他,他回北京陪妹夫到各大医院到处看,但效果都不好,病情越来越严重。

看到老谢愁眉不展的样子,我想和他讲大法的美好,但还是因各种人心和顾虑心,就没有和他说,也没告诉他如果相信大法他妹夫的病是能有转机的。

再后来老谢的店就彻底关门了。房租快到期了,我让表哥给老谢打电话,他说还要租,店里还有一些玛瑙原石和几台加工的机器,说等妹夫的病好些了还要继续开,房租晚点给。

老谢的店一关就是半年多,中途给他打电话都说还要租,我就一直给他留着没再出租。后来表哥又给老谢打电话,老谢说卖了店里的东西顶租金吧。我也没卖他店里的东西,门一直就关着,再后来就联系不上他了。

直到二零一七年,我嫂子和我商量说把老谢的机器和玛瑙原石卖了把房子清出来租给别人吧。我同意了。没几天嫂子就给卖了两台机器一共八百元给了我。当时觉的他占我房子这么长时间,我拿这些钱是理所当然的,嫂子也这么说。

学法时看到师父说:“人类的道德水准在大滑坡,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这样干。大家想一想,能允许这样下去吗?有的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坏事;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1]

我悟到,师父教导我们做好人,做一个为着别人好的修炼人,我不应该拿这些钱,老谢估计也困难。我忽然想起有老谢微信,就试着和他联系,好长时间他没回复,我又问他店里的机器和玛瑙怎么处理,我要把房子清出来出租。到了晚上老谢回复了。他说:“老妹儿,我本想着妹夫的病好点我还过去继续开店,没想到妹夫的病越来越恶化,变成植物人了。看在咱们的交情份上,你要觉的哥可怜就把那些东西处理了,我知道也卖不了几个钱,你能给哥几个算几个,不给我也没话说,哥现在也缺钱。”

我听了他的话,觉的他真可怜,于是我说:“我嫂子已经给卖了两台机器八百元,我先把钱给你,剩下的机器和玛瑙原石我找人处理了吧。”他没想到我会把钱给他,感激的说:“老妹儿,你真是个大善人啊!哥会记着你的好的,将来哥有机会一定会报答你的。哥现在也倒楣了,得了和妹夫一样的病了,看不好将来也可能成植物人,现在身体行动不便,一直在治疗,已经借了好多钱了。我没想到你会给我钱,我去你们那做生意没挣到钱,可认识了你,我值了。”我对他说:“不用感谢我,我只是做了我觉的应该做的,要感谢就感谢我们师父吧!是师父教导我们要做个好人,要不我也不会这样做的,现在这社会谁看到钱会不要呢?何况你占我房子这么长时间。”他说:“那你师父是谁?我也想见见师父,我也想做好人,我也想拜他为师。”他又问师父是佛家人吗?因为微信上不方便说,我就说:“等有机会告诉你。我有一本宝书,这本书是教人怎样做好人的,我每天都在看。”他说:“那我也想读这本宝书可以吗?”我说:“我给你请一本。”老谢高兴的千恩万谢的。

嫂子陆续把老谢店里剩下的东西都卖了,有三千元,我把钱又给老谢转了过去,老谢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微信发了好多感激的图片。嫂子知道了我把钱都给了老谢,生气的对我说:“要知道你给他钱,我也不又托人又找买家,你不知道,卖这点东西我可费了劲儿了。他占了这么长时间房子,咱们拿是应该的。”我对她说:“老谢也倒楣了,他挺可怜的。”嫂子说:“你就是菩萨心肠,看谁都可怜。”我说:“我是修炼人,师父也讲过不失不得的法理,要我们凡事都要先为他人着想,我应该按师父教我们的去做。”嫂子说:“反正我是把钱都给你了,你自己的事自己决定吧!”

中秋节前夕,我和老谢联系好去给他送宝书《转法轮》。他说不敢让我去他家,怕惊吓到他父母(找他要账的人太多,父母因此受到惊吓)。他现在正在北京中医理疗医院看病,平时住在朋友的闲置房。

我给老谢请好大法书,给他拿了两个播放器,装了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和炼功音乐,《普度》、《济世》音乐。周末正好北京同修来我家。我们早上出发下午才找到老谢住的地方。我俩吃了老谢早已给准备好的面片汤,开始给他介绍大法宝书。老谢已经猜出来了,他说有位同学也修炼法轮功,迫害前期还和他讲过大法真相,但老谢受电视媒体造谣宣传,尤其是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深受毒害不理解,也不怎么听真相。

我和同修進一步给他讲了大法被迫害真相,讲了自焚伪案的种种破绽,并告诉他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国际三千多项奖项,有上亿人在修炼,只有相信大法,修炼大法,他和妹夫的病都是有治的,这种实例在法轮功里太多太多了,我自己就是其中一个,我从二十多岁就患有心脏早搏、腰肌劳损、心脑供血不足、颈椎病、经常失眠头疼,修炼了大法才使得我十多年来无病一身轻。

我和同修又给老谢讲了为什么要三退,他问了一些疑问并爽快的做了三退。老谢说:老妹,你说什么哥都相信,你那会儿怎么不早告诉我这些呢?早告诉我也许妹夫就不会是现在这样。我抱歉的说:邪党迫害还存在,当时我也是顾虑心太多,不过现在也不晚,你给妹夫听师父讲法录音,一定会有奇迹出现的。我说,我只是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人,世人都会看到,感受的到。

我和同修抓紧时间教老谢学炼五套功法,他学的很认真,前四套动功哆哆嗦嗦的坚持一小时炼了下来,同修更是手把手的给他纠正动作,教完第五套神通加持法,老谢当时就感觉身体比之前灵活了许多。

我们又聊了一会,老谢说:“妹夫一直住在医院,雇着特护工照顾着,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父母让妹妹放弃对妹夫的治疗,我自己做生意妹夫也帮了不少忙,我不忍心放弃他。现在我也得了这种病没钱看,我要卖北京的房子,可年迈的父母就是不让卖,现在我到处和朋友借钱看病。”看到老谢这样,我心里也不好受,只能鼓励他好好学炼大法。老谢非常诚恳的答应了,并一再感谢。

隔了一个月左右,忽然一天收到老谢发来的微信,他激动不已的说:“给妹夫听师父讲法录音时,看到妹夫的眼睛微微动了几下。”我鼓励他坚持给妹夫听。他说在医院不方便,妹妹不让听,等妹妹上班走了他就给妹夫插上耳机听。老谢也特别有信心。

又过了几个月元旦那天,老谢一大早就给我发了个问候,我才想起来好长时间没联系了,于是忙问妹夫的情况。不一会儿,老谢发来他妹夫坐在轮椅的视频,但目光还有些呆滞,老谢说妹夫醒了,能靠着轮椅坐一会了,意识还不怎么清楚。

我感动的热泪盈眶,感恩师尊的慈悲伟大。自己十多年前年纪轻轻一身病痛,通过修炼大法不知不觉疾病消失无病一身轻。现在看到一个植物人听大法起死回生,我不知如何用语言来表达师尊对众生的慈悲救度。

老谢也是发了好几个泪流满面、双手合十感谢师父的图片。老谢说:“妹妹现在也不反对给妹夫听师父讲法录音了,可就是不承认妹夫是听师父讲法录音才醒来的,说护工护理的好。”我说:“你没问她护工护理两年多了也没有醒来过,听了大法录音几个月就能坐在轮椅上了?”他说:“我妹是党员,她受毒害太深了,我还得慢慢和她说。我老父亲现在也开始看宝书了。”

我再次感受到师尊救度世人的艰辛与伟大。中途给老谢发微信嘱咐他记着坚持给妹夫听录音,老谢回复说:会的,请放心。

一晃又三个月过去了,就在我写稿的同时,我问老谢妹夫的情况,他发来了妹夫一个月前的视频,身上插了好多管子躺在床上。但视频看到他妹夫目光明显比第一次发过来的视频目光灵活多了。老谢说,妹夫之前不认识人,现在能认识他和妹妹和自己的儿子了。但妹夫因长期卧床引起气胸,在协和医院抢救,病情已经稳定。

我让他坚持给妹夫听讲法录音,老谢说妹妹不让给妹夫听了,护工也不敢给他听。老谢自己倒是恢复的挺好。我鼓励他说:这得靠谢哥去给他听,其实植物人就是脑死亡,醒来的几率很少很少,这也是师父给了你妹夫第二次生命。老谢说想等缓些日子再给妹夫听,现在老父亲拿回去听了。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一句法:“吕洞宾有句话:宁可度动物也不度人。人实在太难悟,因为常人受常人社会所迷,在现实利益面前放不下那个心。”[1]唉!人啊被邪党毒害的好坏都分不清了,这么伟大的师尊,这么好的大法被抹黑,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活摘器官,有多少世人为了利益却和邪党站在了一起,不听真相,不分善恶,听信邪党谎言,歧视、迫害大法弟子,世人啊快醒醒吧,醒醒吧!只有了解大法真相,脱离邪党组织,人才有未来的希望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