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根据明慧网截至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的信息所做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八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86人次,其中年龄最大的85岁;五位法轮功学员在长期的迫害中离世。被非法批捕、庭审、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共88人(含二零一七年被绑架者),其中58人(含二零一七年非法判刑4人)被非法判刑,一人被连续两次非法追加刑期共三年、罚金一万(南京);共处罚金十五万一千元,其中,南京市判处罚金十万一千元,占整个江苏省的三分之二以上。

江苏省各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情况如表1和图1所示。

图1: 2018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判刑迫害人次统计
图1:2018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判刑迫害人次统计

表1:2018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统计表
序号 城市 绑架 人次 非法批捕、庭审、判刑人数
1 南京 17 16
2 无锡 10 3
3 徐州 8 3
4 常州 4 11
5 苏州 9 16
6 南通 5 3
7 连云港 17 15
8 淮安 10 10
9 盐城 1 2
10 扬州 1
11 镇江 5 4
12 泰州 3
13 宿迁 1
总计 86 88

由于中共信息封锁,实际被迫害程度远远不止以上数据所反映出来的情况。南通市法轮功学员姜超,自二零一五年七月被当地警察绑架至洗脑班一个月出来后,不知去向,至今下落不明。

目录:

一、被迫害含冤离世五例
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三、监狱迫害
四、耄耋老人遭迫害
五、恶人恶报
后记
附录

一、被迫害含冤离世五例

据明慧网信息,二零一八年,江苏省有五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离世,其中,南京市两位,无锡市江阴市一位,南通市一位,连云港市一位。

1.屡遭迫害,诉江再遭冤判,退役军官出狱两个月后含冤离世

仲崇斌(仲崇宾),男,一九六一年生,空军雷达兵第五十二团退役军人,就职于连云港市法律事务中心。一九九九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因始终不放弃修炼,一直遭中共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两次共七年、洗脑迫害数次、非法拘留三次、非法抄家五次,狱中遭酷刑折磨,死里逃生。

仲崇斌
仲崇斌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上午,仲崇斌因控告江泽民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洪泽湖监狱感染肺结核,病情严重,家属要求保外就医被拒,二零一八年六月冤狱期满回家,身体非常虚弱,体重不足七十斤,两个月后,于八月十四日含冤离世。

2.八年冤狱诉江再遭绑架,朱丽玲被迫害成植物人后,如毒性发作、突然而亡

朱丽玲女士,一九五零年生,南通市如东县掘港镇商联公司退休职工。修炼法轮功前,疾病缠身,修炼法轮功不到十天,无病一身轻,思想境界也提高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朱女士于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九年两次被非法判刑共八年,冤狱期间遭残酷折磨和下毒,朱女士始终没有低头。

朱丽玲
朱丽玲

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朱丽玲因起诉江泽民,再次被绑架、批捕。二零一六年三月十日晚九点,家属突然被通知朱丽玲在南通附属医院要做开颅手术。当时有三、四十个警察,有的拿着摄像机,有的看着家属。家属被逼迫签字。手术后,朱丽玲颅骨缺失,塌陷,成植物人。

出院后,如东县国保、“610”、居委会、派出所轮番骚扰、拍照。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凌晨一点钟,朱丽玲突发下身大出血,流下来的是赤豆汤一样的颜色,量很大,全家人眼看着朱丽玲肚皮贴在后背上,象被下过定期毒药一样,毒性发作,突然而亡。

3.遭非法关押迫害十年,朱星河呕血离世

朱星河,男,一九六五年生,淡水养殖专业本科毕业,在江阴市陆桥中学任职,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迫害中,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曾被非法拘留、洗脑班迫害多次、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判刑两次共八年半,狱中遭酷刑折磨、非人虐待体罚、强制劳役等。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朱星河被横塘(注:不是墴塘或磺塘)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五年五月,被江阴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在苏州监狱,遭各种非人体罚,如长时间坐小板凳、罚跑数十圈直到瘫在地上为止,被强制骨髓穿刺、打进不明药物、强制吃药,导致一个月后肚子变大,被迫害出肝硬化、肝腹水、脾功能亢奋。二零一六年七月六日,保外就医。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刑满释放,朱星河呕出大量血块,刑满后第一天,也就是六月二十三日早晨到下午,几次大量呕血后离世。

4.遭重判十年、精神病院摧残,德才兼备的女性菁英成海燕含冤离世,迫害者遭恶报

成海燕
成海燕

成海燕女士,双学位,原中国药科大学副教授,江苏省物资总公司轻纺织品公司经理,一九九八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中共长达十九年多的迫害中,这位德才兼备、要求做好人的女性菁英、贤妻良母,却被逼迫与军人丈夫离婚、关精神病院摧残、非法判刑十年、刑事拘留三次、抄家五次、关押洗脑班多次、屡遭非法传唤、跟踪盯梢、监控等。出狱后,成女士控告徐州市云龙区法院的非法判决,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在长期迫害的巨大身心摧残和精神压力下,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成海燕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三岁。中共不法人员对她的迫害直到她离开人世前的最后都没有放松。

曾参与迫害她的原南京军区党委书记温中仁遭恶报,二零零四年死亡;曾参与迫害她的原省“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头目王荣生,升任江苏省司法厅厅长后不久即患白血病。其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曾得到罗干的所谓“肯定与表扬”。

5.老俩口屡遭迫害十几年,丈夫离世、妻子遭冤判

孙根罗(孙根萝)老人,家住栖霞区,年近七十,一九九七年喜得法轮大法,修炼不久,偏头痛、中风症状、高血压、整夜睡不着觉等多种疾病很快痊愈。自此,他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远亲近邻无不夸他是好人中的好人。

迫害中,孙根罗曾十次被非法抄家、两次被非法刑事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关洗脑班迫害。他的妻子同修张秀华女士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一年、洗脑迫害八次。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张秀华被市、区“610”、尧化门派出所、综合治理办公室人员肖宁建(肖宁健)等十余人闯入家中绑架、抄家。当时孙根罗因多年迫害造成疾病复发,正躺在床上,被吓得浑身颤抖,血压骤升,顿时说不出话来,三次被送医院抢救。

张秀华被非法判刑一年,在看守所被迫害出血压高、高烧及心脏病等症状、生活不能自理,被监外执行、送回家中迫害,遭警察监控、巡查,街道社区人员的敲门“关心”骚扰。二零一八年三月上旬,病重的孙根罗不堪骚扰、恐吓,含冤离世。

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信息所做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八年,江苏省88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庭审、判刑,58位被非法判刑,其中,二零一八年被非法判刑50人,二零一七年被非法判刑4人,非法判刑时间不明确的(二零一七年或二零一八年)4人。详情如表二所示。

表2:2018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统计表
序号 姓名 性别 地区 非法刑期/非法罚金 诬判法院 迫害监狱 备注
1 李军 南京 三年半 /三万 鼓楼区法院 南京女子监狱
2 马振宇 南京 三年 /三万 玄武区法院 苏州监狱
3 陆世茗 南京 二年 /二万 建邺区法院 南京女子监狱
4 李奕哲 南京 一年九个月/二万 江宁区法院 江宁区看守所 已回家
5 胡翠兰 南京 一年半 雨花区法院 已回家
6 吴爱芳 南京 一年半 雨花区法院
7 耿及平 南京 一年半 六合区法院
8 柯惠兰 南京 一年 六合区法院
9 张冬娥 南京 十一个月 江宁区法院
10 陈静 南京 九个月 /一千 建邺区法院 南京女子监狱
11 许玉凤 南京 八个月 /抢走二千 秦淮区法院 南京市看守所
12 顾新芳 南京 追加三年 /一万 栖霞区恶徒 75岁,监外执行
13 王琴琴 无锡 一年半 /二千 滨湖区法院 无锡市第二看守所
14 许林娣 无锡 一年三个月缓期 二年/二千 滨湖区法院 无锡市第二看守所 70多岁
15 李凤珠 无锡 一年缓期 二年/二千 滨湖区法院 无锡市第二看守所 70左右
16 顾帮练 徐州 四年 睢宁县法院 洪泽湖监狱 宿迁市人,2017年诬判
17 翁洪武 徐州 四个月 泉山区法院
18 袁华琴 常州 三年半 钟楼区法院 常州溧阳市竹箦女子分监狱
19 戴建英 常州 三年半 武进区法院 常州溧阳市竹箦女子分监狱
20 陈喜 常州 三年 常州溧阳市竹箦女子分监狱 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
21 张林凤 常州 三年 武进区法院 常州溧阳市竹箦女子分监狱 诬判时间不明
22 杨锡元 常州 二年 武进区法院 苏州监狱 82岁
23 张英 常州 一年半 武进区法院 常州溧阳市竹箦女子分监狱
24 刘俊 常州 一年半 钟楼区法院
25 丁文君 常州 一年 常州溧阳市竹箦女子分监狱 2017年诬判
26 马杏芬 常州 一年 常州溧阳市竹箦女子分监狱 诬判时间不明
27 吴小芳 常州 一年 常州溧阳市竹箦女子分监狱 诬判时间不明
28 吴小芳母亲 常州 一年 常州溧阳市竹箦女子分监狱 诬判时间不明
29 秦艳秋 苏州 四年 太仓县法院 张家港市法院
30 董美英 苏州 四年 太仓县法院 张家港市法院
31 袁坚英 苏州 一年半 吴中区法院 南通女子监狱
32 孙蔼侠 苏州 一年半 工业园区法院 南通女子监狱 80岁
33 黄征 苏州 一年半 /二千 吴江区法院 76岁
34 曹治英 苏州 一年半 /二千 吴江区法院 60岁
35 赵秀珍 苏州 三年缓期 四年/五千 吴江区法院 74岁
36 刘喜梅 苏州 三年缓期 四年/五千 吴江区法院 66岁,修炼仅一年的浙江法轮功新学员
37 陈永林 苏州 三年半 (缓刑) 张家港市法院
38 陆秀英 苏州 一年 昆山市 南通女子监狱 72岁,儿女均遭诬判
39 蒋秀梅 南通 一年半 港闸区法院
40 王正方 南通 一年半 如东县法院 南通女子监狱
41 黄如英 南通 半年 崇川区法院 南通女子监狱 约80岁,女儿被迫害致死
42 仲进珺 连云港 三年 /一万 海州区法院 67岁
43 夏正艳 连云港 两年半 /五千 海州区法院
44 王霜穆 连云港 一年半 赣榆区法院
45 闫广娥 连云港 半年 /勒索一万 赣榆区法院
46 李振祥 淮安 四年 盱眙县法院 吉林通化柳河县法轮功学员
47 张永珍 淮安 四年 盱眙县法院 南京女子监狱四监区 家人不知情,2017年诬判
48 刘征服 淮安 三年 淮阴区法院 镇江女子监狱 78岁
49 刘家荣 淮安 一年 涟水县法院 洪泽湖监狱 73岁
50 汪春芳 淮安 半年 淮阴区法院 72岁
51 徐永清 扬州 二年 /五千 邗江区法院
52 张阿莲 镇江 一年 句容市法院 仅口头通知
53 束押娣 镇江 半年 已回家
54 夏玉兰 镇江 半年
55 耿迎凤 泰州 三年 靖江市法院 身体原因被泰兴监狱拒收,取保中 81岁
56 臧爱华 泰州 两年半 靖江市法院 监外执行
57 封伟 泰州 二年 靖江市法院 监外执行
58 赵一芳 宿迁 三年 洪泽湖监狱 64岁,2017年诬判案例

1.申请信息公开、控告公安部不作为遭迫害,上海徐永清被扬州市邗江区法院诬判两年后,依法上诉和要求信息公开

法轮功学员徐永清,男,五十四岁,上海市楼宇建筑弱电专家,高级工程师,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扬州市邗江区国保大队长蒋步福等五个警察绑架。上海警察很兴奋地对绑架他的扬州警察说:“你们把他多关些时间。”

徐永清
徐永清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上海漕宝路地铁站出现了污蔑法轮功的画板,徐永清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到上海市市政府信访办反映情况,要求撤掉画板。当地公安竟以G20即将召开为由,以“信访时间不合适”为借口,非法抄家和绑架了徐永清。徐永清为此对相关机构进行控告。在控告无果的情况下,徐永清认为中共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形式上与公安部发布的“《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一文有关。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徐永清向公安部提出申请信息公开,即“取缔”一文是否被作废,如作废,请告知作废时间等;若未被作废,请公开此发文信息,包括审批程序等。徐永清通过顺丰和EMS分别快递至公安部并通过网络查询,确认信函公安部已签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相关规定,此项信息属于“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它组织切身利益的”、“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的内容,属于主动公开的范围。

在未收到公安部答复的情况下,二零一七年五月,徐永清向北京二中院起诉公安部“行政不作为”(起诉书参见本文附录)。被起诉后,公安部感受到了压力,责令上海公安机关给徐永清施加压力,并让徐永清撤销起诉,徐永清拒绝,中共公安于是开始实施流氓手段,骚扰徐永清公司客户和分供方,甚至尾随跟踪监视。

徐永清被绑架后,次日被以所谓“涉嫌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刑事拘留;二零一八年一月五日被非法逮捕;一月十二日,徐永清向扬州市检察院提交刑事控告书,控告参与绑架和非法逮捕他的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详情参见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日报道《错用法律构陷好人 扬州公安、检察院被控告》);四月二十日,检察院将案卷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警察捏造所谓补充材料;五月二十日,案卷回到检察院;七月初,检察院把徐永清构陷到法院。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徐永清被扬州市邗江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勒索罚金五千元。对于邗江区法院罔顾事实与法律作出的判决,徐永清依法向扬州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中级法院已立案。对于判决书上所列由扬州市公安局出具的两份邪教宣传品认定书,徐永清向扬州市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室递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认定书、认定人信息、认定部门资质、相关法律依据、责任人信息等。

2.安装新唐人电视卫星接收设备,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诬判

(1)安装卫星接收器,顾帮练被绑架殴打、上刑虐待、诬判入狱

顾帮练,男,一九八三年生,宿迁市泗洪县农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初,因帮他人安装数字卫星接收器接收新唐人电视台节目,同年三月一日,被徐州市睢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赵伟、睢宁县公安局王林派出所所长李磊、教导员刘宇和泗洪县梅花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监视居住在宾馆半个月,期间遭警察们殴打,强制坐老虎凳、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折磨致耳鸣、失聪、头痛、耳朵流血、腰痛,后被送至睢宁县看守所。因伤势严重,又被送至睢宁县医院救治。

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日,顾帮练被睢宁县法院和检察院非法枉判四年,据悉,二零一八年被转移至江苏省泗洪县洪泽湖监狱。顾帮练家中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只能靠他妻子一人抚养。

(2)安装卫星接收器,赵一芳遭诬判三年,入狱后又遭非法开庭

赵一芳,男,六十四岁,宿迁市宿城区王官集镇朱海村人,因帮别人安装新唐人卫星接收器,二零一六年八月,被徐州市睢宁县沙集派出所和宿城区“610”办公室联合绑架,二零一七年三月非法开庭,被诬判三年,劫持到苏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点——江苏省泗洪县洪泽湖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一七年五月,宿城区“610”办公室又将其带回宿迁市看守所,曾关押在608监室,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再次非法开庭构陷赵一芳。具体情况有待进一步了解。

3.马振宇案:中美高层共同关注、态度迥异,代理律师被迫害和刁难

马振宇
马振宇

马振宇,一九六二年六月六日生,原信息产业部南京第十四研究所雷达主持设计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长期遭中共迫害,在牢狱中度过了十年多光阴。二零一七年九月再次被绑架,十月被非法批捕,次年五月十六日被玄武区法院非法庭审,六月二十八日被诬判三年,罚金三万。马振宇上诉。八月三十日,南京中院非法维持冤判。马振宇被劫入苏州监狱后,继续申诉,要求无罪释放。

为了洗刷丈夫的冤情,马振宇的夫人,原南京师范大学讲师、硕士生导师张玉华博士(曾为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市第十二届人代会法律委员会委员)先后给中美两国高层都写了信求助,给中国领导人的信不但泥牛入海,还等来了冷酷的判决:三年徒刑以及对已被迫害得居无定所、业已作为失业者的马振宇没原由的三万元罚款;给美国高层的信得到了总统回信,并署上了总统的大名。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冷酷黑暗,之毫无法制和人性,相比之下可见一斑。

4.执法犯法,苏州再演庭审秀

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苏州四位善良的老太太曹治英、黄征、赵秀珍、刘喜梅遭吴江区法院非法庭审。透过庭审不该有的点滴现象,人们可以看到这完全是一场作秀、走过场,判决的结果是背后的黑势力——“610”非法组织的操控。

(1)戒备森严

法院门口布满警察和便衣,如临大敌,气氛肃杀。有的持监视设备在法院外周围录像。

(2)对家属严格“安检”

身份证扫描进电脑,再调出档案一一比对;经过三道门,都用探雷仪一样的东西扫描全身;入庭不许带任何物品,随身携带的包、衣兜里的东西都必须掏空检查,外套要解开衣扣检查,围巾也被要求解下来用探雷器检查,连口香糖也被勒令掏出,不准携带。如果中途有人上厕所,回来后必须从新探雷扫描,才能再次入庭。

当家属通过层层“安检”进入法庭时,发现法庭里已经坐了十多个身份不明的人员、“610”安插的膀大腰圆的社会闲杂人员——他们不需要“安检”。

(3)声称公开审理,暗中限制人数

安排只能容下三十六人的小庭,还安插了一半人数的社会闲杂人员和不明身份的人员,当问及他们是哪个家属,怎么不扫描搜身时,都眼光躲闪着不说话。辩护席上只能容下两个人的席位,却让八个辩护律师被分隔成前后两排,挤在法庭右边靠墙的角落。

(4)安插“托儿”:“托儿”可以说话,家属不准说一句话,否则逐出法庭

这十几个不明身份的“托儿”坐在长板凳子的两边,中间只留一个空座,即把家属分开,由两个大男人夹着坐;这些“托儿”可以说话,家属亲友却一句话都不准说,否则就被逐出法庭。

非法庭审持续了九个小时,时间太长了,“托儿”们疲倦地歪斜在椅子上,晚上六点再次继续开庭时,这些不明身份的人无心旁听已经走掉了,这时可以明显的看到整个旁听席上所剩下的一半人才是真正的家属。

(5)不准谈论法轮功的内容

法官周炳红要求八位律师在庭审中不准谈论法轮功的内容。李律师讲:既然不允许谈论法轮功内容,那这四位老太太就不应该在这里。

(6)麦克风不开声音

(7)违法操作,庭审人员不(敢)写自己的名字。

审判台上立着三个牌子:“审判员”、“人民陪审员”和“公诉人”,但是,三个牌子上都没有名字,极不严肃,是违法操作,违反庭审要求。还有个陪审员,连法官服都没穿,只穿着便装。看来中共执法人员的心是虚的,他们知道法轮功无罪,是自己在犯罪,害怕将来被清算才不敢写名字。

三、监狱迫害

1.南通女子监狱

(1)药物迫害

仲丽芬女士,七十一岁,苏州常熟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在方塔公园讲真相,被方塔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回家。九月十九日,又被方塔派出所绑架,被劫进常熟看守所。仲女士曾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六年才回家,回家后,经常晕倒,理智不清,大小便失禁,身体不佳,如今又遭非法关押。

二零零六年,仲女士被当地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判十年。在南通女子监狱三监区坚持自己信仰、不“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几次绝食反迫害。为此遭药物迫害,将精神病药磨成粉,拌在饭里给她吃。从此,她的目光不再象以前那么充满正气和有神,而是有时呆呆的站在那儿,有时呆呆的低头劳动着,有时目光呆滞的看看其他人,面无表情。

参与药物迫害仲丽芬的,除了犯人包夹龚永惠,还有三监区教导员刘海霞、副教导员蔡小丽、负责生产的队长朱红霞、副生产队长吴某、教导员助理孙芳、狱警魏光苏、狱警丛雯。

苏州太仓市法轮功学员吴铮铮在南通监狱被迫害致全身瘫痪,二零一六年初回到家中,由其子女照顾,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七日含冤离世。据悉,吴铮铮出狱被释放回家后的情况,与仲丽芬的情况很类似。

(2)黄红萍在南通女子监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黄红萍女士,南通启东市法轮功学员,五十一岁,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后,出狱才几个月,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二日(大年初四)又被绑架、非法抄家,被劫持到圩角洗脑班。后被非法判刑六年。

在南通女子监狱遭受近四年的迫害,致使她精神上、身体上遭受严重摧残,被迫害生命垂危,监狱医院诊断她得了宫颈癌,已属中晚期,家属得知后,要求监狱放人,监狱不放,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和姐姐要求见黄红萍,监狱不允许见,原因就是老母亲和姐姐都是炼法轮功的。在再三的交涉下,黄红萍的儿子和姐夫见了一面。

黄红萍
黄红萍

家属要求放黄红萍回家治疗,监狱负责人说,要写所谓“三书”才可以放人。所谓的“三书”就是悔过书、决心书、保证书。黄红萍表示坚修大法,决不写“三书”,目前在南通某医院,黄红萍被强行化疗,生命垂危。

(3)杨蕴芳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杨蕴芳女士,苏州太仓市法轮功学员,七十五岁左右,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南通女子监狱,已经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家属探监时,被两人架着胳膊出来会见,狱警还说在监狱里需要一个人专门护理她。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杨蕴芳因用手机讲真相被国保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天后,因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同年八月二日再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八月二十一日,被太仓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三年。

附录:

1:南通女子监狱

南通女子监狱
地址:南通市濠东路258号
电话:0513-85286228
监狱长:顾剑梅
政委:钱春燕

2.常州溧阳市竹箦女子监狱

常州市溧阳市竹箦女子监狱目前非法关押大约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不“转化”就不让睡觉、不让洗漱、不让换洗衣服、不让洗头,更不让洗澡,让你浑身发臭发粘,一天只让方便一次。

还不让任何法轮功学员与家人见面,不让送任何物品;也不让购买任何物品,不让买还不让借,如有其他人借了,也会遭到处罚。

还不让吃饱饭,稍好一点也只让吃一小碗,也不让吃菜,浇上一点清水汤,在身体极其衰弱的情况下还要罚站或罚蹲十五个小时,如有饭吃的待遇情况下,也要保持在罚站的姿势下吃饭,还要逼迫你辱骂大法,稍不如意就会挨打;如果绝食抗议监狱警察的迫害手段,就会遭到更惨的灌食等其它手段。残酷的迫害恶行直至“转化”为止。

目前在溧阳竹箦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戴建英(三年)、吴小芳母女(各一年、母名不详)、倪友爱(四年)、袁华琴(三年半)、张英(一年半)、张林凤(三年)、马杏芬(一年)、孔建芬(三年半)、丁文君(一年)、陈喜(三年,武汉人)。

附:

溧阳市竹箦女子分监狱
监狱长:束昊俊
副监狱长:李玉敏
政委:张学妹
改造办公室主任:谭志平

3.南京女子监狱

南京女子监狱位于南京市雨花台区铁心桥附近,对于坚持真、善、忍信仰、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普遍采取殴打、不让睡觉、不给吃饭、绝食就灌等折磨。先拖延睡觉时间,再拖到深夜二、三点才让睡,再不“转化”就整夜不让睡,并唆使包夹犯人将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拖到厕所或房间,关掉监控录像,殴打、脚踢、扇耳光等。

南京法轮功学员籍建霞因为坚持信仰不“转化”,长期被殴打、剥夺睡眠,被折磨的只剩一把骨头,瘦得不成人形,右脸太阳穴至颧骨处有一大块青紫色,明显是被电棍所打;苏州法轮功学员孙美华被强迫蹲在厕所里吃剩饭剩菜,她被折磨得全身青紫、下身浮肿,头被打得鼓起很多肉包,头发被扯掉,有时摸一下头就一小把头发落下。

4.南京女子监狱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

巫娟 番号:3236073 监区长
孙治萍 番号:3236270 监员

苏州监狱阻挠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

苏州监狱利用重刑犯监管、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江苏省非法关押长江以南地区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目前又无理阻挠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

(1)阻挠律师会见马振宇

原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十四研究所雷达总体组设计工程师、南京法轮功学员马振宇,二零一八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三年,投入苏州监狱。他夫人为他聘请的辩护律师蔺其磊因中共刁难没通过年检,她又委托谢阳和魏得丰作为马振宇案件申诉阶段的辩护律师。然而,律师去监狱探视被阻挠并警告,让律师停止继续代理马振宇的案件。张博士为此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谢阳和魏得丰律师,使他们的人身安全和执业权利免受伤害。

(2)阻挠律师会见陈银汝,山东律师被当地司法局扣押律师证,冻结银行账户

陈银汝,驻苏州坦克十师三十八团营长转业军人,曾为少校军官。转业后,曾在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任客户经理。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功,两次身陷冤狱。第一次是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在无锡监狱;第二次是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依然被关押在无锡监狱。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离家门口不远,陈银汝被三个便衣、两个警察绑架,劫持到苏州娄葑派出所。当天晚上八点,被劫持到苏州黄埭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被工业园区法院冤判三年九个月,罚款五千。其亲属上诉,被不开庭维持冤判。

二零一八年二月份,亲属委托律师到苏州监狱申诉。律师会见陈银汝的过程被监狱的三个警察全程监视和录音录像。三四月份,亲属又为陈银汝聘请了山东律师,律师去会见陈银汝时被苏州监狱百般阻拦,回到山东后,被山东省司法局扣押律师证,冻结银行账户,并被派两个警察监视;二零一九年一月,北京律师去苏州监狱会见陈银汝提供法律帮助。狱政科人员以一份陈不愿见律师的“说明”(这份“说明”不知是否是陈银汝在高压下或伪善的诱惑下写的,或者是否是陈银汝本人所写,均不得而知),来阻挠律师会见陈银汝。

(3)阻挠律师会见石泽惠

石泽惠,苏州市太仓市健雄学院教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七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判刑两次共八年半,共陷冤狱十一年半。二零一四年在苏州监狱被迫害成肝癌、肾脓肿、肺脓肿,内脏被损,医生断言他活不了三个月到一年。石泽惠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康复。

二零一七年一月底,石泽惠在南通市如东县再次被绑架,次日被太仓不法人员非法抄家。三月十六日,被非法批捕,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石泽惠上诉后,被非法维持冤判,被劫持到苏州监狱。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两位律师到苏州监狱会见石泽惠做申诉。如同对待陈银汝的同样手法,也是大约半小时后,狱政科人员拿着一份石泽惠不做申诉的字条(这字条不知是否是石泽惠在高压下或伪善的诱惑下写的,或者是否是石泽惠本人所写,均不得而知),苏州监狱就以这张字条来阻挠律师会见石泽惠。

石泽惠的妻子、法轮功学员秦艳秋女士也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一日左右被绑架,十一月初被非法批捕。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和十月二十四日,分别在苏州太仓县法院和苏州张家港市法院,两次遭非法庭审,面对正义律师的辩护,公诉人目瞪口呆,无言以对,最后法官匆匆宣布休庭。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日下午一点半在张家港法庭被非法宣判四年,当天下午家属在张家港法庭门口被拒绝进庭旁听。夫妻俩目前双双遭冤狱。

5.苏州监狱

监狱长:沈德明
政委:赵友鹏
狱政科科长:王宜滨
教改科科长:王普云
教改科副科长:刘飞
监区长:戴文华
教导员:严翔

5.宿迁市泗洪县洪泽湖监狱

洪泽湖监狱是江苏省非法关押长江以北地区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酷刑迫害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盐城市射阳县法轮功学员唐学勇目前在洪泽湖监狱三监区遭到惨重迫害。

三监区警察为了强迫唐学勇“转化”,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指使包夹王施对唐学勇实施锁喉酷刑,用双臂交叉锁住唐学勇喉结,致使唐学勇双眼上翻,很长时间不能说话,不能下咽;看唐学勇仍不“转化”,五月三十一日又指使包夹韩冲对唐学勇实施抓眼球酷刑,致使唐学勇右眼视网膜脱离,眼睛出血;还没达到目的,六月七日叫包夹薛明豪重拳暴打唐学勇头部。唐学勇在射阳县看守所时就曾被警察安排牢头暴力打掉十一颗牙,剩下牙齿全部松动。

目前唐学勇住在洪泽湖监狱医院,情况很危急。

唐学勇曾被非法劳教二年(延期三个月),被非法判刑二次,在洪泽湖监狱曾连续被暴力摧残四十多天。他的哥哥唐学斌二零零一年五月因散发真相传单被抓,在射阳看守所连续二十多天遭受酷刑折磨,并被非法判刑十年,在洪泽湖监狱受尽残酷折磨。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唐学勇被射阳县国保伙同城北派出所绑架,之后被第三次非法判刑,诬判刑期八年十个月(未经开庭,当时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诬判)。诬判责任人员:射阳县法院审判长张薇(女),审判员张爱武,代理审判员许元斌,书记员戴红娟。

6.洪泽湖监狱部份迫害狱警信息

入监队(十一监区):电话:0527-86478504 86478502
原教导员郭某13485086116(也在食堂监区(十监区)做过教导员)
狱政科科长:周生才13852835916
610狱警:翟洪举(专职洗脑迫害)13511790345

四、耄耋老人遭迫害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群体灭绝性的迫害,反映在迫害上了年纪、善良无辜的老人身上也毫不手软,与中华民族尊老爱幼的传统格格不入。中共迫害善良公民的同时,也摧毁着传统的道德。耄耋老人遭迫害的案例越来越多,由此也可看出中共迫害的穷途末路和邪恶荒唐。

1.八十一岁老太被第二次诬判三年,因身体原因被监狱拒收取保

耿迎凤(耿引凤)女士,八十一岁,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坚定的按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品行高尚,全身疾病不药而愈。

法轮功被中共迫害后,耿女士多次遭绑架关押,曾被非法判刑三年,狱中受尽凌辱。出狱后,搬至南京新居,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被靖江和南京江宁区警察联手闯进家中非法抄家、抢劫、绑架,九十四岁的老母因此在恐惧惊吓中凄惨离世。二零一五年六月,耿女士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之后屡遭骚扰。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日,老人再次被靖江公安局勾结南京市江宁公安分局警察绑架,被劫持到靖江公安局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二月七日,被靖江警察从南京家中劫持到靖江法院非法开庭;三月二十二日,被靖江市法院再次非法开庭,被非法判刑三年。因身体原因,耿女士被泰兴监狱拒收,目前在取保中。

2.曾被非法判刑七年,八十二岁老人再被诬判二年、被劫入苏州监狱

杨锡元,男,八十二岁,常州市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七年七月九日再次遭绑架、非法抄家和抢劫,送看守所被拒收,回来的路上,横林派出所司机为泄私愤,开车有意颠簸,令老人头撞车顶,下车时又野蛮推搡,令老人脚踝骨挫伤。之后,为掩盖恶行,将医院验伤证明、诊断全部搜走,将老人非法送入戚墅堰戚机厂非法关押三个月左右。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被常州市武进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一月十一日被劫持到苏州监狱。

3.师级离休干部诉江被冤判,被劫入苏州监狱迫害

周彝先生,男,八十一岁,海军航空工程学院退休副教授,大校军衔,师级离休干部,因在明慧网登出诉江状,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七日,被鼓楼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及华侨路派出所警察共二、三十人绑架;据悉二零一七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两年,罚款两万,现被劫持进苏州监狱迫害。

3.修炼法轮功告别十年病床,八十岁孙蔼侠再遭诬判入狱

孙蔼侠,女,八十岁,家住苏州市东港新村,系甘肃省白银公司机械厂退休职工。自幼体弱多病,上了年岁更是病魔缠身,后因公负伤,雪上加霜,脊骨骨折,卧床近十年,生活不能自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告别了躺了十年的病床,完全变成了一个健康的正常人。

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十九年来,孙蔼侠多次遭骚扰、非法抄家,十多次被绑架,其中,三次被非法关押洗脑班,三次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四月,当年七十一岁的孙蔼侠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七十八岁的孙蔼侠被非法诬判十个月,罚金千元;二零一七年十月份左右,八十岁的孙蔼侠又被绑架,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被苏州市工业园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半,被劫持进南通女子监狱迫害。

4.女儿狱中被迫害离世,八十老母再被判刑入狱

黄如英女士,南通市崇川区法轮功学员,年近八十,是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黄艳丽的妈妈,二零一八年四月初遭崇川区法院非法庭审。七月七日被崇川区监察局传唤,后被崇川区法院非法判刑半年,已被送到南通女子监狱迫害。

5.七十八岁老人被冤判三年入狱

刘征服女士,七十八岁,淮安市法轮功学员,与法轮功学员汪春芳女士(七十二岁)于二零一七年五月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淮安市淮阴区国保大队非法抓捕,次年四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庭审,七月十一日下午,淮阴区法院十多次打电话通知她们去拿判决书,她们去后,被强行关入看守所。刘征服被非法判刑三年,汪春芳被非法判刑六个月。刘征服上诉到淮安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二零一八年九月,刘征服被劫持到江苏省扬州监狱迫害。

6.八十五岁高龄屡遭骚扰,被警察爬窗户进来绑架

此外,淮安市八十岁的尹兰英女士被诬判四个月,缓刑五个月,非法罚款一千元;无锡市八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王祥被绑架;镇江市八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沈慧清被绑架;淮安市马道明(八十五岁)等五位八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等等。

警察还多次到八十五岁高龄的马道明老人的家骚扰,并于十月份的一天,因马道明不给警察开门,他们就从窗户爬进去,三人强行将马道明带到一个地方逼迫签字。

7.遭绑架后瘫痪在床,赵华英年过八旬遭非法开庭

赵华英女士,八十多岁,安徽省铜陵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居住在儿子家时,被南京市挹江门派出所绑架。二零一八年四月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需二十四小时陪护。鼓楼区法院仍要开庭,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跑到她儿子家里非法开庭,十一月十七日又要到第二次开庭。

8.吴振英女士,八十岁,南京市建邺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下午两点钟左右,被建邺区滨湖派出所六、七个警察闯进家里,抢走电脑主机、大法书籍、两部手机、真相币(具体数目不详)和一大包大法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之后,把吴老太太绑架到滨湖派出所非法审讯、关押二十四小时,强行罚款一千元,取保候审一年。

9.潘荷仙女士,八十二岁,南京市鼓楼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左右,被鼓楼区宁海路派出所五、六个警察闯进家里,抢走电脑一台、手机、大法书及大法护身符若干等私人物品。潘荷仙老太太对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他们拒绝听,并把潘荷仙老人绑架到宁海路派出所关押,非法突击审讯至深夜一点多钟才放老人回家,对老人取保候审一年。

10.孙学智女士的老父亲,八十多岁,秦淮区理工大干休所离休干部、法轮功学员,如前文所述,孙学智是位明法轮功真相受益的善良世人,却因说真话告诉更多的人法轮功真相,被绑架、批捕,这之后,她的老父亲和母亲刘淑英(七十九岁)失踪,下落不明。

五、恶人恶报

以下是二零一八年明慧网曝光的江苏省恶报信息,包括当年和往年的恶报。

1.连云港市公安局长、副市长陆云飞,迫害法轮功恶行殃及家人,本人遭恶报死亡

连云港市原公安局长、副市长陆云飞患白血病,医治无效,于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凌晨三点三十分死亡,十月一日上午九点,在苏州殡仪馆火化。

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期间,陆云飞于二零零四到二零一四年为官十年,忠心耿耿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如今遭恶报,也殃及一家老小。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八日,陆云飞被中纪委调查组带走,不久,弟媳查出绝症,老岳父回老家的途中脊椎错位,还未康复,老岳母查出直肠癌。半年后,自身得了白血病,被保外就医,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涉嫌受贿罪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退出赃款三百多万。

陆云飞住院期间,法轮功学员曾三次找他们,告诉他们法轮佛法能救他,可是他们被无神论毒害得根本就不相信,拒绝。错过了得救的机会。

2.常州“610”头目季黎明遭恶报死亡

常州市“610”头目季黎明,十几年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早在二零零零年在常州驻京办时,就和武进安家舍镇派出所所长洪建兴一起,魔性大发,打骂法轮功学员成了家常便饭,动辄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大打出手,还毫无人性地拽着女学员的头发拖着打,按住学员的头往墙上地上撞。一次,一个女学员被季黎明撞得头破血流,季黎明的手上沾满了鲜血,还不罢手,心狠手辣,丧尽天良。

大约二零零九年,季黎明成为常州市“610”头目,常州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许多都是他直接参与。多名法轮功学员向季黎明讲过法轮功真相,劝他不要再行恶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不但不听,还嘲讽取笑,一意孤行。二零一三年,季黎明退休。二零一四年,他接到海外真相电话,却根本不听,将电话对着电视机,还洋洋得意告诉别人说是浪费电话费。

二零一八年夏天高温季节,常州市奔牛镇政法综治服务中心搞了一个邪恶演唱团。唱完后,在场的每人发一把题为“崇尚科学,反对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扇子,内容都是对法轮功造谣诬蔑的谎言宣传,毒害世人。孰不知这些无知的行为真是害人害己,都会为自己造下可怕的罪业,这正是中共邪党对广大中国人的欺骗和迫害。

二零一八年四月初,季黎明被查出患肺癌,通过诊断、手术、治疗,仅半年多时间,十一月二十七日,就遭恶报死亡。

3.原扬州“610”头目、淮安公安局局长倪兴余,恶行殃及家人,本人遭恶报被判刑十年半、处罚金八十万

倪兴余长期追随执行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灭绝政策,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祸及全家,妻子患癌长期住院,儿子离婚,儿媳家人一直在告他贪腐。倪兴余本人也遭恶报,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南京市中级法院对其受贿案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半,并处罚金八十万。被判刑入狱这只是报应的开始,他还将受到天理的惩罚。

倪兴余,江苏靖江人,一九五九年二月生,一九九八年五月至二零零七年三月,任扬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二零零三年二月至二零零七年三月,任扬州市“610”办公室头目;二零零七年三月至二零一四年五月,任淮安市公安局局长、市维稳办主任等;二零一四年五月至二零一五年十月,任镇江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副书记;二零一五年十月,任江苏警官学院副院长;二零一六年九月,被免职,提前退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涉嫌严重违纪,被审查;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被立案调查。

倪兴余曾在江泽民老窝扬州市长期任“610”头子、公安局副局长,不折不扣的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据明慧网报道,多年来,扬州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残酷迫害,包括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关精神病医院、迫害洗脑、开除公职、经济搞垮、任意抄家、株连家人。迫害手段残酷、阴毒。

4.连云港市原公安局副局长、“610”头目公方才遭恶报,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

公方才,男,曾任连云港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市“610”头目。明慧网上多次曝光其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行。二零一五年九月遭恶报,因涉嫌受贿,公方才被立案侦查并被采取强制措施。

江苏省南化集团公司连云港市碱厂退休职工高传斌,军转干部,因坚信法轮功信仰,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曾被罗干直接插手迫害,是连云港市第一个被邪党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屡遭恶警严刑拷打,备受凌辱摧残。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高传斌被连云港市连云区公安分局警察劫持,五天五夜不让睡觉,不让休息,在他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半夜一点再审问。连云港市连云区公安分局局长公方才说:“在这个地区你也是德高望重,真可以称老太爷,这么多人出面保你,你杀人抢劫我都会放你一马,可你偏偏炼法轮功,谁都保不了你。”

5.迫害法轮功、执行“敲门行动”,二零一七年遭恶报两例

(1)陈玉斌,长江航运公安局南京分局沿江派出所副所长,南京江浦县桥林镇人。一九七三年十二月生,一九九四年八月参加公安工作,二级警督警衔。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清晨,在赶赴分局的途中突然晕倒,经抢救无效死亡,年仅四十三岁。陈玉斌是当地迫害法轮功,实施公安部“敲门行动”的主要执行人。

(2)高广喜,南通市海安县公安局城南派出所所长。一九六九年十月生,一九九三年八月参加公安工作,二级警督警衔。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晚,在派出所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年仅四十八岁。高广喜是当地迫害法轮功,实施公安部“敲门行动”的主要执行人。

6.左智慧,扬州市宝应县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扬州市公安局江苏油田分局局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左智慧犯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八年,并没收财产二十万元。

7.张刘苟,镇江公安局原副局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张刘苟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后记

盲目跟着中共恶党走,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造下的深重罪业,都得自己偿还,到时候,没有哪个人或哪个组织会替你承受身体的病痛,替你承担一丝一毫的法律责任,或替你分担一分钱的药费。如同陆云飞,可怕的罪业令他最后不但用生命偿还,还殃及家人。陆云飞当时所患白血病是慢性的较轻的一种,他们夫妇平时为人还是可以的。上天有好生之德,神佛是慈悲的,可惜他们受中共无神论的毒害,听不进法轮功学员的劝善。如果他能听进真相,明辨是非善恶,重新选择,远离中共及其罪恶,真心忏悔,将功补过,结果可能就不一样。其实陆云飞和他的家人也是中共的受害者!

善待佛法修炼人就是善待自己。希望血的教训使更多人、特别是那些公检法司岗位上、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警醒,自古善恶有报,请您珍惜生命,为了自己为了家人,听从神佛慈悲的呼唤,了解法轮功真相,制止迫害,远离中共邪教的罪恶和谎言,退出其党团队组织,回归良知善念和生命的新生和希望。

附录:

1.2018年江苏省各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批捕、判刑名单
下载(17KB)

2.2018年江苏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公检法部门及责任人
下载(28KB)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