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助共为虐 南京大数据中心主任沈鹰暴毙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大数据”中心主任沈鹰,在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晚加班时,突感身体不适,遂去医院做检查,于二十一日凌晨,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沈鹰,五十一岁,任南京市公安局“大数据”中心主任。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下午,江苏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市长,南京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孙建友,即前往其家中吊唁,可以想见,沈鹰在南京警方数字化监控民众方面起的作用不言而喻。“大数据”使中共公安把迫害民众(主要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的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的行为,变的更精准、更方便、更顺手。大数据监控成为中共对广泛领域的民众的迫害工具。

法轮功学员马振宇,原信息产业部南京第十四研究所雷达主持设计师,长期遭中共迫害,在牢狱中度过了十年多冤狱。二零一七年九月,马振宇再次被绑架,同年十月被非法批捕。这其中,大数据的监控、监听、跟踪、精准绑架,对迫害马振宇和他的代理律师,效了犬马之劳。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马振宇被玄武区法院非法庭审,六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判刑三年,罚金三万。马振宇上诉。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南京中院非法维持冤判。马振宇被劫持到苏州监狱迫害。

据明慧网截止二零一九年二月十日披露的消息,二零一八年,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15人次(含明真相世人一人);一人被连续两次非法追加刑期,共三年;14人被非法批捕、庭审、冤判(其中,二零一八年当年被绑架者5人);多位八十多岁的耄耋老人遭迫害;两位法轮功学员在长期迫害中含冤离世,还有两位夫妻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八年之前被迫害离世;被骚扰、被监控及被迫流离失所等人数难以统计。实际被迫害数字远远不止以上这些。

二零一六年底至二零一七年,据明慧网报道:南京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两人、绑架38人、其中被非法批捕、起诉、庭审、诬判14人,超过绑架人数的三分之一。

沈鹰所为

据悉,一九九零年,沈鹰毕业于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即参加了公安工作,曾先后任南京市公安局科技信息化处副处长、南京市公安局大数据中心主任等职。他的主要工作是实现公安信息化,先后参与和主持了公安部、省公安厅、南京市公安局多项信息化项目的研发和设计工作,如其主导研发的“数字警务综合信息平台技术研究及应用”项目,成为公安部指定的推广项目,至今已在全国包括江苏、湖北、湖南、广东、云南等十二个省一百三十个地市公安机关使用。

该项目通过引进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设计搭建了“1+3(3)+X”南京公安信息化应用体系(即由一个云服务平台、三大数据资源库、三大业务应用、三大延伸应用和N类专业应用),开发了如“社区治理一体化平台”、视频监控户籍化管理的“金陵管家系统”、融合数据加上智能研判的“智慧刑侦平台”等,提升了公安系统监控社会、民众的能力。沈鹰也因为研发的项目,获得了中共的“奖励”——公安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然而,这些所谓“科研成果”却参与了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南京法轮功学员的被中共精准绑架、被非法判刑、直至被迫害致死,中共公安的大数据主任沈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善恶有报,如影随形,那些隐形在网络上的所谓的中共精英们,听党话,跟党走,为求高官厚禄,不惜泯灭良知,让知识和技术参与迫害中国民众、特别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民众,他们不知苍天在上,当恶报来时,党却保不了他们的命,而这个党也是面临天灭在即。

历史和现实已给人类留下深刻的教训:迫害正信从来都没有成功过,曾经强大的罗马帝国因迫害基督徒长达三百年遭受四次大瘟疫,最后灭国。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后周世宗之“三武一宗”的灭佛事件,令百姓受难,灭佛的皇帝都遭到恶报:或被宦官所杀,或遍体糜烂而死,或中毒身亡。史实表明,对修炼人的迫害会招致最严厉的天谴。

在这历史的特殊关头,只有退出中共、解体中共,才有未来,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缘。

'沈鹰'
沈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