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庆数十人遭绑架迫害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去年十一月,大庆地区有近五十位大法弟子同时遭到绑架迫害,是几年来最多的一次。在绑架发生前,明慧已经发文发出警告,但仍未能使我们猛醒,邪恶抓住我们的人心空子实施绑架迫害。目前大庆仍有十八位同修被非法关押,并已被国保警察构陷到检察院,進一步迫害。

目前迫害的余波未平,我们应该做的是一方面积极反迫害,向相关人员讲真相,积极营救同修;另一方面就是要向内找,查找问题根源,找到被迫害的原因所在,杜绝后患。师父告诉我们:“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现将自己了解和认识到的问题谈出来,和同修们交流。

大面积协调的问题

这个问题在前一、两年本地区已经有同修发文到明慧,并发表在《明慧周刊》中,对这个问题谈的比较清楚了。遗憾的是同修们对这个问题没有真正认识上来,特别是做协调的同修在看到此文后,不仅没有向内找,反而认为写文章的同修对自己有偏见,有的同修在和协调人谈及此事时,协调人回答:“那我们就不要整体了吗?”仍然坚持自己的认识和做法。

大庆地区这种大面积协调的做法由来已久,师父近两、三年的讲法中不止一次讲到这个问题,也有一些同修认识到此问题,与协调同修交流,协调同修只是在协调的方式上進行了改变,如大型法会开的少了,改用电报進行联系;协调的规模有所控制,但实质上的做法并没有改变。协调的范围不仅含盖大庆地区,甚至辐射到省内其它县市。

在长期的这种协调中,不知不觉的滋长了协调同修和其他同修的人心,协调人走到哪里就会成为哪里的中心人物,同修们如众星捧月般对待协调人。有些同修以经常和协调人接触为荣,协调人成为了同修中的特殊人物,如同寺院里的大和尚。一些协调人常年专职做协调工作,基本不去做讲真相的事。同修们和协调人的共同推進,形成了本地区偏离大法要求的协调机制,经过长期运作,带有很强的惯性,即使明慧网发文警告,仍然没有阻止住这种惯性,最后酿成损失。据悉,大庆国保警察对一些协调人的跟踪监控长达一年以上,有的协调同修平时行事很谨慎,很注意安全,但最后仍难逃邪恶毒手,真值得我们深思!

教训应该使我们清醒了,这种大面积协调的做法应该终止了,希望同修们能认真反思,不要什么事都找协调人解决,每个人都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来,不再给这种大面积协调的做法提供市场,真正以法为师,不符合大法的就不要去附和,真正走正修炼的路。也希望协调同修们能够清醒的向内找,放下执著做“协调”的心,放下架子,实实在在的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学员,到社会上众生中去面对面的讲真相,扎扎实实的修一修自己,这对走正自己的修炼路,破除旧势力的迫害都是有好处的。

手机项目和电话卡问题

几年来,大庆地区参与用手机讲真相的同修越来越多,有的同修一人拥有十几部手机用来拨打语音真相。当然,讲真相救人这没有错,关键是用什么心态做。有些同修不敢去面对面的讲真相和发资料,觉的手机项目比较安全,于是许多人就往手机上用劲,手机买了一部又一部,而且许多人并不对打讲真相,只是拨打语音,有的同修把手机一开机、一运行就做别的事去了,过几个小时后把手机一停就完成任务了。有的甚至忘了关机,通宵运行,直至手机电池电量耗光。这种做法缺少讲真相救人的严肃心态,不但不能起好的作用,通宵打电话也给接电话者造成困扰,甚至障碍他们了解真相。这都是在敷衍完成任务,而且很不安全。

在这种趋势下,由于对手机项目的依赖,对电话卡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地区协调同修又负责协调每月大量购卡,从一个卡商那里每月就要购买很大数量金额的卡,这种做法本身就存在非常大的安全隐患。在出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从卡商那里购来的卡几乎都用不到额度就被停机或封卡,而且越来越严重,有的卡连三分之一都用不到就被停了,损失了大量购卡资金。这次迫害,负责这些事务的协调同修都不程度的遭到迫害。

修炼是严肃的,我们真得好好向内找,无论是协调同修还是普通学员,我们都应该认真向内找,放下人心执著,思考怎么样把我们修炼和救人的路走好。同修还在被迫害当中,此事尘埃尚未落定,邪恶还在表演,我们必须猛醒和深思。

对我们大庆地区整体修炼的一点认识和思考,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