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闯过了这一生死大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国家公务员,现年五十二岁。

二零一五年十月,我胸部剧痛,经检查、诊断为多发性骨髓瘤晚期,在医院進行了两个疗程的化疗,用了各种国产、進口的化疗药,治疗费用达十八万元。

在第二次化疗时,我经历了濒死体验。在医生抢救时,我妻子叫我不停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妻子在旁边也不停地念。我妻子当时刚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经过八、九个小时的抢救,我终于脱离了危险,妻子说得对,这九个字真的能救命。

出院后,妻子到同修那里借了一本《转法轮》,希望我能看看,但我当时受党文化影响极深,根本不信。在妻子和女儿的多次劝说下,我才慢慢拿起书。我真正走入大法修炼是在二零一六年五月初。

现我把两年来经历的神奇事情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二零一七年四月九日上午,我感觉胃里不舒服,看见肉就想吐,中午也没吃啥东西,下午就觉的全身不舒服,晚上开始全身发烫,周围的人就感觉到我是一个火球,时而昏迷,时而清醒,舌头中间冒血,整个口腔、嘴唇都充满血丝,大小便不能控制,手、脚犹如白纸,毫无血色。妻弟、弟媳都强烈要求我去医院,说把烧退了再修炼更好。我坚定地认为这是修炼中的消业,没有去医院。

家人把我扶上床,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努力支撑着听同修们读大法,不一会儿,我的脚、手就逐渐有了血色,半小时后,全身就不那么烫了。弟弟、弟媳就笑着说:“好神奇啊!”我也笑着说,“没事,不用担心,有师父在管我呢!”

时而发烫,全身无力,无食欲,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四天。第四天晚上,就咳嗽得很厉害,连续几个晚上,扰得妻子无法睡觉,陪我一起坐到天亮,咳嗽持续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这一关我就闯过来了。

二零一七年七月底,妻子工作的学校放暑假了,考虑妻子平时工作太繁忙、劳累,我们商量抽几天时间出去旅游一趟。考虑我当时的身体状况,我们决定请一位老同修同行,因我们毕竟修炼时间不长,心里有些不稳。这位老同修觉的在助师正法、时间如此紧迫的情况下,出去旅游实在不妥。最后,老同修反复考虑,决定带着她女儿(同修)一起随我们去,但一定快去快回。

我们到了一旅游景点住下,八月一日凌晨三点五十,我突然感觉鼻子有血流出来,就起身叫醒我的妻子。她看见我的鼻血就像水龙头没关似的喷血,就去叫来住隔壁的老同修。

我妻子见我的状况如此可怕,就与老同修商量,是否马上送医院,先将血止住再说。老同修一点不惊慌,对我说:“去不去医院,你自己决定,我不知你现在的心性达到了什么成度。”我坚定的说:“坚决不去!医院治不了我的病,我知道有几个比我的状况都轻的人都没治好,都走了,因此,我只相信师父!”

老同修见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就说我们一起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彻底否定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开始,我也两次强撑起身来发正念,后来曾深度昏迷约十一、二次,才没能发正念。

中午十二点了,店老板见我们房门紧闭,上前敲门,我们不得不开,店老板见状,吓得不行,非常惊慌的对我们说:“快送医院抢救吧!你们的住宿费我一概不收了,快走!快走!”我们告诉他:“我们一点事都不会有,住宿费我们一点都不会少付给你,你放心吧。”

因我体形高大,体重二百多斤,在长达十二个半小时的整个过程中,由妻子和老同修轮流着一人在我背后抱扶着我,一人用四张大浴巾不停地交换着擦我身上及嘴里喷出的血块,老同修的女儿就在卫生间,不停的将沾满污血的大浴巾一张接一张的搓洗干净,及时拿上来,替换使用。

吐出的这些污血其臭无比。妻子、老同修及她女儿,十几个小时都在这封闭的小屋里毫无怨言的忍受过来了。

垃圾袋用了五、六个,里面装的全是鼻子流的和嘴里吐的血,途中每次清醒前,都吐出一大堆血块。同修就把浴巾拿去卫生间冲洗,那个血块要用手去抠,才能把它洗掉。接下来拉的大便全是血块。

在这十二个多小时,同修一直发正念,一直把师父的讲法录音放给我听,不停地读《转法轮》给我听。

血一直流到了下午四点整才停止,我吐出的血块用大垃圾袋装了一大半袋,同修说:“物极必反,好了。”神奇的是就真的没流血了。老同修说,这是师父帮你换血了,我说,的的确确是师父在管我,我过去的血都是粘糊糊的,现在感觉血是清清亮亮的。过后抽血检验,结果和我的感觉完全一样。

下午六点整,我就开始喝水和稀粥,旅馆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只有开水和稀粥,我都一点一点的喝下去,我喝那个水和稀粥,都特别可口,感觉就似琼浆玉液,好似我这一生中从未吃过的东西。我当时想,一定是师父给了我最好的东西。如果一般常人象那样流鼻血,几分钟脸色就会苍白,而我脸色依然红润,这也是师父给我补充了能量!

我们马上回家了。我家住五楼,到了家楼下,我感觉上楼有些困难,这时,来了五个朋友和邻居上来扶着、推着我,慢慢往上挪,五层楼,用了近一个小时。

第二天,一位昨天扶我上楼的朋友又来我家,因昨天送我回来时,车没停靠到位置,今天准备帮我重挪一下。我亲自拿着车钥匙,行动自如的走到大门口,交到他手上。见我与昨天相比简直判若两人,朋友非常惊奇感叹的说:“你还是人吗?!”(言外之意,只有神才能这样!)

就这样,在慈悲伟大的师尊佛光普照下,在同修的无私帮助、鼓励下,使我闯过了这一生死大关,我更加信师信法,我会用我亲历的事实向世人证实师父的伟大、大法的神奇,更加精進实修,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早日回到美丽的家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