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教诲 从私利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

学大法 身心净化

我原本是一名小学教师,因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风湿性心脏病和风湿性关节炎,无法正常工作而早早病休在家,而后提前病退。

此前,曾经给学校办过一服装厂,后来我个人承包下来,赚了第一桶金,购买了几套出售衣服的网点。退休后,尽管身体不好,却意志不减,于一九九一年,利用这几套房子办了一个高档服装店和一所幼儿园。

我的幼儿园,无论是从幼儿的教育,还是幼儿的饮食等诸方面,都得到家长的认同和好评。家长就是活广告,孩子越来越多。当年的教室不够用了,只好停办服装店,在幼儿园的对面办了一个五百平米的幼儿园。

此时我的身体每况愈下,救心丸、硝酸甘油时刻在兜里备着;在炎热的大夏天,我都得穿着毛坎肩,身上戴着护腕、护膝。事业的小小成就无法让我轻松、快乐。我无数次的祈求神佛的保佑:我不奢望身体能完全康复,只要能让我有说话的力气就足矣。

在一九九五年九月的一天,我去书店买儿童图书,意外的看到一本《法轮功》。这本书象磁石一样吸引着我,于是我请回了这本书。我简单的交代一下园里的工作,捧着这本宝书回家认真拜读起来。

“法轮功就是佛家气功的高层次修炼大法。在传授班上,我首先要把大家的身体调整到适合往高层次上修炼的状态,然后还要给大家身上下法轮和气机,再把功法教给大家。除此以外,我还有法身保护你们。但是,仅仅这些还很不够,还不能达到长功的目地,还要求大家必须懂得高层次上修炼的道理。”[2]“所以我不讲修哪个脉、哪个穴、哪条经络,我是讲修炼大法,是真正往高层次上修炼的大法。初听起来可能觉的玄,但对有志于气功修炼者,只要细心体悟,奥妙尽在其中。”[2]

我读到这里就感觉到身体发热,从未有过的一种舒服感觉,接着就感到有法轮在我身体上转,从前胸、小腹、头顶,又到关节、后背。就这样,先前的憔悴、疲劳一扫而光。

我用一宿的时间把整本书学完,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一宿未眠却精神饱满。我知道我得到真正的佛法了!激动的泪水不住的流。那一刻开始,我的心不再迷茫,不再惆怅,每天都荡漾在幸福和欢乐中。伴着冉冉升起的朝阳,照着书上的图解,我学会了五套功法,心中的喜悦无法用语言表达。

当时我和母亲、几个姐姐及外甥女练某功法已长达五年之久,身体却无任何改变,可学法轮功在这么短暂的瞬间却有这么神奇的效果,法轮功太超常了!我急不可待的给她们打电话,告诉她们我找到真正的佛法了!从今天起我们都修炼法轮大法吧。

从得法后的第二天至今,我没再吃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也不再用化妆品。更没吃过什么营养品、保健品。身体上所有的疾病都神奇般的没有了。整个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无病一身轻!在后来的修炼中,心脏出现过几次严重的病业反应,我知道那不是犯病,而是师父在给我祛病消业,给我净化身体。我自己只是在承受师父给我消业过程中的一点点痛苦。

师父说:“人生一世,你所遇到的难、劫都是业力产生的后果,你要还那些东西。”[3]由于念正,信师信法,几次病业很快就好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相貌、体态都会向着衰老的方向发展,这是医学和科学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三十八岁喜遇法轮大法,如今六十二岁了,二十三年过去了,我的相貌、体态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依旧是得法时的样子:头上没有白发,尽管在监狱被迫害时长出了白发,回家后又变黑了;脸上没有皱纹、没有老年斑,皮肤却更加光滑细腻,白皙靓丽,脖子上没有赘肉,体态轻盈;身高一米六的我,体重始终是得法后增加的一百一十斤左右;用神采奕奕形容而不为过。可见法轮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师父说:“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年岁很大的人都会出现皱纹减少,甚至很少很少的,这是一个普遍现象。”[4]“我们法轮功就是具有这样明显的特点。法轮功是走这样一条路:从根本上改变人体分子的成份,用采集的高能量物质贮存在每一个细胞中,最后由高能量物质代替细胞成份,就不产生新陈代谢了,他走出了五行,成为另外空间的物质构成的身体,不受我们空间时间的制约,这个人就会青春长驻。”[5]

生活中的每个人都曾渴望自己不受疾病折磨,渴望健康,渴望年轻,更渴望自己青春永驻!这是我在得法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今天却样样得到了,实现了!这是多大的福份和机缘啊!我会万分珍惜!

明法理 不占便宜

得法初期,我一直是一个人在家修。对大法的理解还停留在感性的认识上,还不懂得学法的重要,也不太明白修心,只看了两遍大法书,每天只专注于炼动作,早晚各炼一次动功和静功。因腿硬盘不上,炼静功只是坐在凳子上炼。即使如此,每天都能看到一团一团的黑气从前胸出去,从胳膊腿往外冒凉气,师父说:“我们真正修炼的人,你那人生的道路将会改变,要给你从新安排一种适合你修炼的道路,你那业力由师父给你往下减一部份,剩下的就都是为给你提高心性用的,你自己通过炼功和修炼心性把它抵换掉,偿还掉。”[3]

我知道师父在管我了,在帮我清理身体,几次消业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轻松,一个多月后,腿能散盘了,我就开始炼双盘,双盘几分钟都痛得我撕心裂肺,汗水直流。那时让我体悟到什么叫“忍”:心上放把刀那不叫忍,见血还能心不动,才叫真忍。同时让我领悟到汉字的博大内涵。为了能增加双盘时间,我每天坐在办公室时都是单盘或双盘坐着,效果很好。

得法后的第三个月,我还是象往年一样拿着三张供热费的票子去单位报销。因亲属是局长,从一九八九年买房后就享受特权,三套各一百多平米的房子,原本只能报一套的百分之八十,而我每年都报三百多平米的百分之八十,也没有去想现在修炼了,明白道理了,不能再那么做了。

那天当我快走到单位时,在平坦的路上我突然“咚”地一声跪到地上。这时我才想到不应当拿三张供热费去报销,我没有做到“真”。我反思自己为什么没意识到报三张是不正确的呢?是因为自己过去的道德在下滑而没警觉,对这种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不觉的是错,还觉的是“能耐”,是“本事”。这种思想的来源是“私”。我现在是大法弟子了。痛悔、羞愧加上剧痛,我的眼泪不住的流。

晚上回家学法,师父说:“有些人为了某种个人利益,把本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通过不正当手段得来,他以为占了便宜,事实上他所得来的利益是用德和人家交换来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对于炼功人要从功上减;对于不炼功的人要从寿命上减,或从其它方面减。总之,这笔账总是要算的,这是天理所在。”[3]

学到这我震惊了,“占点便宜”竟然会折寿,会用生命的代价来偿还,这是天理!修炼前我做了违背天理的事,我在用自己的“德”来交换钱财,还觉的自己“聪明”。现在明白了我做了一件多么傻的事啊,用“德”来换取业力,明白了修炼前身体越来越不好的原因。今天已明法理,我会用“真、善、忍”特性指导我的思想和行为,不辜负师父的教化!

第二天我去了单位拿出一张票子给了出纳,出纳员奇怪的问我:“今年怎么就报一张呢?”我就如实的告诉她,我修大法了,我师父告诉我们无论在哪都要做一个好人,不能占便宜。出纳员却说:“你真是傻冒,不占白不占。”我只是笑了笑,早先的我又何尝不是这么想这么做的呢?我庆幸自己得到了佛法,既明白了做人的准则,又明白了修炼人的标准。

晚上再炼静功时,不但突破了一个小时,还多坐了二十分钟,腿居然没有痛,这让我想起师父说的“心性多高,功多高”[4]。

前世债 今世还

那是我得法前的一九九一年,妹妹的男朋友,因挪用公款三万元,被法院拘押,他告诉妹妹说让你姐先给垫付上,回来就还给你姐。妹妹说了此事,我因当时手里没有现金,就把头天取回的股票拿出两张,共五万元,就和妹妹一起去了法院,给妹妹男友作担保。第二天,他回来了,却没还我钱。不久,妹妹就与他分手。

因股票五年后才上市,时间久了,也就把这事给淡忘了。一九九六年春天,股票上市了,法院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还要不要股票,如要就拿三万元来换回去,如果不要,就赶紧把股票的手续给他们送去。这样我跟小妹就到小妹先前的男友家去找他。一看他父母都病得很厉害,几乎丧失了自理的能力。他母亲说他儿子已经离家多年没回来了。看到他们凄惨的样子,一种悲悯从心而生,可怜天下父母心!作为儿女,父母晚年不能在身边尽孝,就是不仁不义,这样的人还指望他还钱吗?于是我们没有提钱的事,也没有打听他儿子的去向就回来了。

小妹问我怎么办?我说能怎么办,他父母都这样了,只能自己拿钱去换回股票。说是这样说了,心中还是很不舒服。晚上就这个问题学法,看到师父说:“业或者业力是由于本人今世或前世的过错而产生的,比如杀过生,欺负过谁,争夺过谁的利益,背后议论过谁,对谁不友好等等,都会产生业力。”[3]

我的心平静下来,我想这件事也不是偶然的,从常人角度来讲,他欠钱是要还的,但我现在是修炼人,就不能用常人的理去看待问题,必须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也许是自己在哪世做过什么不好的事导致的,这世他通过这种方式来讨债的。于是我决定去把股票换回来。但一想到白白失去三万元,这是我一个月的收入啊,平时很节俭,过去除了吃药花大把的钱,从来没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过,心中不免有些舍不得。虽然明白了道理,但做起来还是很难的。于是又推迟了三天。第四天去了法院却被告知:还得交滞纳金两千元。我只好打车回去,又取了两千元。而且这两千元没给我收据,我想这是我没做到坦荡还业债而付出的代价吧。

回来后,想起师父讲过修炼人不能炒股,我就把股票全部抛售了。这件事过去几天之后,我做了一个梦:妹妹以前的那个男友在前一世是一个打猎的,一天他扛着猎物从我们家红门楼前路过。那一世我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从红门楼里边出来时,正碰到扛着猎物的他,我从他肩上摘下一只野山兔,没给银子就跑回去了。这一幕实实在在,清清楚楚。醒来后,我感慨万分,前世欠一山兔款,这世还人三万元。正如师父所讲:“是你的东西不会丢,不是你的东西也弄不来,弄来了也得还给人家,有所得必有所失。”[3]

我庆幸我这世能得到佛法,明白法理,成为大法弟子!若现在仍在迷中,不知又会造下多大的罪业啊!

为他人着想 境界升华

得法后不久,我们幼儿园的操场就成了我们的炼功点,早晨炼动功,晚上两个学法小组在教室学法。学完法大家一起炼静功。园里每天都播放大法音乐,教师每天都教孩子们学、念师父的《洪吟》,很多孩子都会背几首。有时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使孩子们每天都能聆听到佛法。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园的孩子再没有一个得“红眼病”的。以往每年秋天在我们当地都会流行这种病。一天保健医生跟我说,咱们园的孩子没有得红眼病的了,患感冒的也逐渐减少,不用再准备那么多药了;厨房做饭的阿姨也跟我说,孩子们的胃口见长,米、面、油、菜等得相应增加了;家长也说孩子爱吃饭了,不挑食了。大家都说这是法轮功给孩子带来的福份。由此有很多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走入大法修炼。

在修炼中,通过大量的学法、修心,大法的法理不断的展现给我,让我明白人有病是生生世世的业力所致;让我看清人活着不是为追求名、利、情;让我懂得生命的意义是遵循真、善、忍从而达到返本归真!人中的获取、占有乃至成功,那只不过是瞬间即逝的昙花一现。

大法的法理启迪了我的灵魂,洗涤了我的心智,让我从为私为我的狭隘利益中超脱出来,对人对事有了全新的视觉,我的心胸越加宽广。

一天负责收费的姚老师对我讲,有两个长托的孩子是父母离异的,已经欠费两个月了,要不要辞退他们?其中的那个孩子在别的园就是因欠费被撵出来的。我想:无缘不相聚,这孩子能到我这来,与我就是缘份,也是与大法的缘份。孩子在这里每天都能听到佛法,不能辞退。于是我请姚老师统计一下,看看还有哪些孩子家庭有困难。统计出的结果是没想到的。

我想现在是修炼人,我就要按照修炼人的要求去做,在我的角度要公平的对待每一个孩子,不能有区别。我再一想,如果这样做,那将失去很大一笔收入。师父说:“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6]

作为修炼人,是从慈悲的角度真正去为人做好事,还是只象征性的做呢?我的收费在全市不是最高的,我完全可以象征性的照顾几个人,但此时的我对人生已经有了更加明确的认知,人生苦短,人不能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利益中作为毕生之追求,不能象过去那样在功名利禄中你争我夺、无度挥霍人生。如今我幸运得人身、生于中土、遇佛法成为师父的弟子,成为一个修炼人,就要实实在在的修,来不得半点的虚假与掩饰。我决定对所有孩子都少收一些费用,减少各位家长的一些经济负担。这是在我得法的第二年春天。

我对幼儿收费标准作了减免的调整:长托当时收三百六十元,每人减免一百元,二十多名长托,每月就少收两千多元;日托当时收一百六十元,减免四十元,四百多名儿童,每月就少收一万六千多元;各专业班有电子琴班、美术班、书法班,原每人收取专业费六十元,全免。三个班的儿童共六十多人,各专业班都聘请的是专业教师任教,也是一笔很高的费用,每月加起来又少收入几千元。还有特困家庭的孩子只收一半费用,送两个孩子的只收一个孩子的费用,离异家庭的孩子长托的只收一百五十元,日托的只收一百元。而且给全园三十二名教职员工每人长工资一百元。细算起来,累计每月少收入两万多元,一年就是二十多万元。

家长高兴的感谢我,说:人家都变着法的多收,你为什么给我们减免?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了,师父告诉我们做事要为他人着想,你们感谢我师父吧!

一天午夜,我刚刚睡下就做了一个梦:我走在路上,两个裤兜里装的都是万元一捆的钱,我边走边往出扔,双手不停的往外扔,钱如同串了线,我扔出去它就回来,扔出去它就回来,走一道扔一道,钱也没扔完。我回头一看那钱真的如同用线串起来一般,在我身后长长的两串,跟着我。

醒来我和母亲说这件事,母亲说:“自古就是钱找人,不是人找钱。你做了善事自然钱来找你。”

我想到师父讲的法《富而有德》。

二零零二年,因我当时一直被通缉,警察蹲坑、骚扰,使我的幼儿园不得不停办。在减免费用的七年多时间里,我的收入就少一百多万元。那是一个上班族一辈子都赚不到的。我修炼了法轮大法,让我懂得人生的价值不在于你多么富有,也不在于你是否贫穷,贵在能否悟道、得道,一修到底。我所做的,只是我在师父的教诲下,所能领悟,并做到的点滴而已。

佛法无边,修无止境,随师圆满方为生命之归宿!叩谢师恩!

层次有限,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富而有德〉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一章 概论〉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二章 法轮功〉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