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忘的时光:修炼大法这九年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六日】在我人生几近绝望之际,师父安排同修引领我走入了大法修炼。二零零九年冬天我喜得法轮大法,我永远无法忘记我刚得法时的欣喜。

修炼大法前,我腰腿痛、失眠、眩晕症等疾病时刻折磨着我。每天我都感到自己是挣扎在煎熬中。吃药不仅无补于病,而且副作用——恶心、反胃更加重了我的痛苦。然而,这一切都在我修炼了大法后神奇的消失了!

那时,我在一个乡镇中学任教,自身的病痛已难承受,忽然有一天,正读高二的儿子又因突发抑郁症辍学回家,犹如晴天霹雳一般。领着儿子,我到处求医、拜神求佛,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举债度日,可儿子的病也没有多大的改善,要么白天睡不醒,夜晚到处窜;要么坐在沙发上摇头晃脑,目光呆滞;要么大喊大叫,摔东西;要么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怕光、怕声,拒绝见人等等。

丈夫无法面对这样的现实,选择逃避不回家。我一个病弱的女子,既要工作养家,又要照顾儿子,精神濒临崩溃。

庆幸的是,一同事得知我的情况后,给我带来了大法的福音:她给我讲大法的美好,揭露天安门自焚骗局,叫我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陪我和儿子学《转法轮》和师父各地讲法,教我五套功法等等,不一而足。学着学着,儿子慢慢好起来了,炼着炼着,我的腰腿不那么痛了。

大概两个月的时间,长期困扰我的种种不适全都没有了影踪。我心中的那个高兴和轻松,常常使我独处时喜极而泣。我知道我的命运从此改变了,什么困难都将无法阻挡我修炼法轮大法!

二零一零年十月间,同事因结伴到乡下发真相资料,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迫害。辗转得知她被非法判刑三年。得知这一消息,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儿子经不住这一打击,旧病复发,又从学校回了家。我的整个身心象跌入了万丈深渊,痛苦而又无奈。

由于那时得法时间短,又不认识别的同修,我不知道自己的修炼之路要怎么走下去。多少个夜晚我拥被而坐,对同修的思念、担心、牵挂使我久久无法入睡。儿子由于这件事情的刺激放弃了修炼,在我面前反反复复地诉说自己的身体的种种不适,整天呆在家里不愿见人,吃了睡,睡了吃。我自己学、自己炼。看书犯困时,我就抄写《转法轮》。白天上班没时间,我就晚上学、炼。

根据师父的梦中点化,我找到了别的同修,就象失群的孤雁找到了亲人,我兴奋不已。当我站在从未谋面的同修面前时,同修眼含热泪,双手合十,默默的看着我。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学会了发正念、讲真相。过程中体会着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自豪和荣光。

二零一六年四月,我和同修一起外出张贴大法真相标语时,遭构陷被绑架,在拘留所,我被单独关在一个监室,随着“咣当”一声的铁门响声,各种人心往外返:牵挂儿子、怨恨、委屈、争斗、面子等等执著心,使我无法平静。我手把铁窗向窗户外高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佛法!”反复的喊。开始各个监室里很静,过了一会儿,别的监室里也传来了“法轮大法好”的喊声。让我感到惊奇的是,没有人干涉或制止。直到很长的时间,一个上了年纪的干警从外面走廊里走到我的窗口说:某老师,喝点水吧!我说:不渴。

我接着说:公安部和国务院公布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他用很吃惊的表情说:我回去查查。过了一会儿,他回来说:不错,没有法轮功,你说的是对的。

晚上做梦,我路过一个地方,不远处的坡地上有几十个人,身穿绿军装,头戴邪恶的五星军帽,排着队伍好象是在做操。我朝他们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刚喊完,那些人四散而逃。醒来后,我想这是师父点化我,我白天喊的“法轮大法好”,把这里的邪灵给清除了。

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能把《洪吟(四)》带入监室,我一遍一遍的读,各种执著心慢慢变淡。

修炼大法的这九年中,我经历了人生最难忘的时光。沐浴着师尊的佛恩浩荡,我的身体和心性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师尊和同修的感激之情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