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苦海荡残舟 有幸得法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六日】我在法轮大法中修炼近二十年了,受益匪浅。下面写一下我的亲身经历以证实大法和感恩师尊!这里提一下我的八岁小孙女,她看我写稿,非让我把她也写上,她也要感谢师父!她从小就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身体健康,活泼快乐,平时遇事也知道守心性,按着真、善、忍去做,还经常提醒我呢。

(一)红尘苦海 荡残舟

我是在一九九九年初走入大法修炼的。修炼前,我性格内向孤僻、少言寡语、多愁善感,胆小怕事,总爱生气。身体又百病缠身,患过结核性胸膜炎、结核性腹膜炎、肠粘连、肠梗阻,高血压、心脏病、经常休克、严重失眠、抑郁症、肝炎、腰腿疼等,还有咳嗽,一咳起来更要命,整夜不能睡觉,大口大口的吐白沫子,满身都是汗,又遭罪又烦人,吃药也不好使。苦不堪言!

平时的生活都由丈夫精心照顾,他对我非常好,百依百顺。家里的大小事都得我说了算,不顺心我就哭闹发脾气,他也总是让着我,象哄孩子一样,怕我生气犯病。就这样我的脾气越养越大,病也越治越多。

这还不算,后来生活上又出现了危机,单位陆续都黄了,生活没了着落,丈夫就自谋生计,可是干啥啥赔。几年下来赔的倾家荡产,一无所有,住无定所,贫困潦倒,陷入绝境。

这飘荡的生活,病痛的折磨,精神上的压力和打击,使我无法承受。绝望之际,想用一死了之来解脱,可这条死路也没走通。真是想生生无路,想死死无门哪!

(二)神奇得法 获新生

一九九九年初的一个凌晨突然醒来,一种感觉难以抑制,急切的要炼法轮功。好不容易盼到天亮,可又不知去哪里找,吃过早饭正为难时,突然有一位法轮功女学员来我家,找我去听师父讲法录像。我激动的抱住她说:“你咋知道我要炼法轮功哪?太好了,谢谢!谢谢!”

当我听到师父那洪亮的声音时,我震惊了,这声音那么熟悉、那么和蔼可亲、每句话溶在心里都暖暖的非常舒服,象一股甘露滋润着我那久旱干裂的心田,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太神奇了。

我马上借来一本《转法轮》,回家迫不及待的恭敬的捧起书,这时就感觉身体周围有一种无形的能量包裹着我,非常舒服。看书时,感觉全身都有法轮在转。当时我正犯心脏病很难受,就感觉心脏部位有大法轮在转,凉哇哇的很舒服,一点也不难受了。但突然感觉眼睛有点睁不开,我想真怪了,从记事起也不知道什么是“困”,这咋还困了呢?我就把书放下,刚闭上眼睛,就有一股强大的气流对面而来,还有一个飞旋的象风扇似的轮,我想是法轮吧?刚要仔细看看,他却随着气流从我前额進去了。我一下坐起来困意全无。好神奇呀!从此严重的失眠症消失了。后来知道那是师父给我修补开天目呢。

师父多次给我灌顶,用能量给我净化身体,能感觉到一股暖流从头顶通透全身,身心都无比舒服。从此告别了依赖多年以维持生命,比饭都亲的“药”,至今已十九年了,百病全无一身轻。这就是人间奇迹,发生在亿万人身上的奇迹!感谢伟大的师尊!

大法的博大精深,深深的吸引着我,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大法开启了我久封的记忆,唤醒我在红尘中迷失的本性。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和一切痛苦的根源,知道了为什么来到世上?自己的历史使命和责任。

我从迷蒙中醒来,脱胎换骨。真善忍铭记在心,遇事为别人着想,有了矛盾找自己。在家里也不再“唯我独尊”了。以前太对不起丈夫了,对他的伤害很大,无知中自己也造了很多业。按大法的要求,我不断的归正自己的言行。我改变了对丈夫的态度,现在家里大事小情都由丈夫说了算,平时多关心他。家务活我都尽量料理好,任劳任怨。

一次,丈夫的妹妹跟我说:“大嫂,你炼这法轮功可真厉害,我大哥说你整个人都变了,他现在可省心了,做梦都没想到会这么享福。”

(三)沐浴佛恩 福寿增

丈夫年轻时,从事体力劳动的工作,落下个腰肌劳损的病根,累一点就犯病。在二零零五年病犯的很厉害,腰直不起来,躺下翻不了身,疼痛难忍,吃药、贴膏药都无济于事。

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我说:“你还是看看师父讲法吧,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不就是个活例子吗?”他说:“行,看吧。”

他就一气看了五遍师父讲法录像,还看了一遍《九评共产党》的录像,折磨他多少年的顽疾就这样轻松的消失了。

过了一周后,有人找他给一小区物业烧锅炉。丈夫担心的说:“不知道这腰能不能行啊?”我说:“能行,师父都给你清理好了,你放心吧,你经常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啥事都没有。”

那时的活很累,都是人工的,就说那三米长的大铁炉钩子吧,一般人都拿不动,他的同伴就拿不动,他却使用自如。他一天还要装卸多少车的煤和煤灰,腰也没事。他已退休十来年了,因为身体非常好始终也没闲着。虽说现在的活不那么累了,可他一个六十多岁的人,干两班的活(两个人的活),就是年轻人也比不上他。

大法不但给了他健康的身体,还救了他两次的命,下举一例:

那是在五年前的一个冬天的早晨,我在学《转法轮》时,突然脑中闪出:丈夫要出事,发毒誓得兑现。我一愣,这是怎么回事呀?再说他已经退出团、队了,还有什么毒誓呀?在点化我什么呢?一时也悟不到。到早晨发正念的时间了,我想先发正念吧,可表针在六点前就停住不动了。我一下恍然大悟,想起了一件事:丈夫爱开玩笑,是个信口开河的人,从小又泡在邪党文化中,被灌输无神论,无所顾忌,什么都敢说。从年轻时他就经常说:“我不多活,不超过六十岁就行了。”听的人谁也不在意,就当笑话哈哈一乐就过去了。我修炼后,在大法的启悟下,知道了一些天机和人生道理,也感受到高级生命和另外空间的存在。每当他再说这话时,我就制止他,劝他不要胡说,苍天在上,到处是神,发毒誓要兑现的。他根本就不听,我也没办法。可事到眼前了,真的要应验了可怎么办呢?

这时丈夫下班回来了,直接就去厨房做饭。我想:得把事情跟他说清楚,他得明白,不然师父也救不了他。我求师父加持我,走到丈夫跟前郑重而严肃的跟他说:“我有个事要跟你说。”他说:“你说吧。”我说:“你必须严肃对待,得当回事,要不我就不说了。”他看我挺严肃的样子,就说:“行,你说吧。”我就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没想到他这次很认真,说:“那咋办哪?”我说:“咱有大法有师父,只要你相信,师父一定会救你的,其实师父已在管你了,不然就不会点化我了,但你得自己作出选择才行,把你那句话作废,一切交给师父,让师父做主救你命。”他就照着说了,我们也把心放下了。

过了两天,外地他堂兄家的孩子结婚,他去参加婚礼,婚宴上大家互相敬酒。没一会他就突然昏倒了,脸苍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亲戚们都吓坏了,不停的喊他,他也没有反应,他堂姐以前是校医,比别人懂点,就上前摸脉,说:“都没有脉了。”赶快叫救护车。他躺在地上,虽不能说话不能动,但意识清醒。他就在心里不停的喊师父救他,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他后来跟我说的),一会他就能动了,大家这才松了口气,缓了一会,他二弟就打车把他送回来了。

到家时也把我吓一跳,他的脸煞白,自己不能站立,他二弟踉踉跄跄的拽着他。我惊讶的问:“这是怎么了?走时好好的,怎么这样了?”他二弟说:“别提了,都把人吓坏了,差点出人命。”我们把丈夫扶到床上躺下。

我一下想起前两天的事,恍然大悟,我激动的问丈夫:“你知道是咋回事吗?是师父救了你的命。”他有气无力的说:“我知道,我求师父救我了。”我眼含感恩的泪水忙说:“快!快!快起来,谢谢师父!”我给师父敬上一炷香,磕头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崭新的生命与幸福美满的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