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事看守德与失德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八日】我在大法中修炼已有二十多年。这二十年中,无论是在时间上,还是金钱上,我都很愿意投入到大法修炼中,我也一直以为没有放松修自己,直到有一天,修炼上的问题被暴露出来了。

那天我去超市买菜,选萝卜时,明显有两个意识在指挥着我,一个要选满意的(后天观念),一个提醒不要太挑剔的(理性);我在前一个意识下选了两个“的确不错的”,满足了我的利欲心;又在后一个意识下拿了两个“不怎么样”的,又让我好像是“知错就改”。在当时很飘渺的意识中,我看到了一个狡猾的我,他知道我修的是主意识,就安排了一个“知错就改”的举动,这一举动对我当时隐约不安的心还真是起到了“平衡”的作用。

事情还没完。四个萝卜摆放一边,我的眼睛停留在萝卜杆儿上,此时的我讨厌那些杆儿到了不能容忍的程度,就想把它劈下来,越快越好。但我不敢,没有动作。此时我左眼余光看到一妇女过来,拿起一个萝卜就劈下那些杆儿。于是我没有任何约束的立即拿起萝卜,开始放肆的劈起萝卜杆儿来。

正在我劈第二个萝卜时,那妇女将已经劈掉杆儿的萝卜和萝卜杆儿都扔回萝卜堆里,走了。我的手停住了,思想空白了一阵儿,我意识到了:毫无疑问,那妇女的出现,就是在关键时刻来考验、诱惑我的。我感觉全身发软,思绪翻腾不已。

我付钱后离开超市,带着四个萝卜回家。我不敢看那两个被劈了杆儿的萝卜,劈萝卜的情景在我脑海里不断回放。并且还带出了之前一直没有引起我重视、但印象深刻的一幕幕:

多年前的一天,我在一个摊位上买咸菜,店主在另一头忙乎着,我在这边看好一钵咸菜后,用右手拇指与食指指尖,瞄准冒出的一丁点儿咸菜,拿起来放進嘴里尝尝,感觉还好,就用钵里的勺舀了一勺子,请店主给称称。店主很快过来,用小塑料袋接过咸菜,放在称盘上,过秤后,令我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店主左手提塑料袋,右手伸進塑料袋拿起咸菜放進嘴里,她边吃边扎塑料袋口子,再递给我。我对店主的举动格外吃惊:怎么?和我刚才尝咸菜的镜头一模一样!都没用勺或筷子,而是用手,不同的是我先尝她的,她后尝我的。

还有一幕,也是多年前。一天我到超市选了一点儿花生米,打价时晃了一眼,有那么一点点意识:这么便宜!该不是打错价了吧?但是我并没有回过头去过问,或重新打价,而是产生了占便宜后的满足感。结果在出门付钱时,收银员发现错误,要求重新打价。我的满足感一下转为失落感,同时又产生虚荣心,心里强调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在这次劈萝卜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事:路边一菜农卖红莧菜,一元一把,我还价两元三把,她不太情愿的同意了。就我选菜时,一个年轻女子在我背后问价,菜农的回答还是一元一把,女孩拿起两把菜付钱离去。我站起来付钱时,菜农对我话里话外的有“你太斤斤计较”的意思。我感觉到理亏,就说:“我占你便宜了。”离开后,占便利的满足感很快被难过代替,我问自己:“你是怎么了嘛?如果说讨价还价是正常的话,那过分的挑选菜就不正常了,那年轻人一元一把的菜还是我不断挑选剩下的。”我后悔当时没有把自己手头的菜给她两把,因为人家买的是一元一把,应该拿好的。

像我买菜这样的行为里,隐藏着的各种人心,只是自己习惯了,平时都没当回事。我怎么在大法中修了这么些年,还像个常人,甚至还不如一个常人!我为此深感汗颜。

我开始以“劈萝卜”事件为戒,利用买菜的机会修自己、去人心。

我还和同修交流此事,结果又有了额外的收获:一是提醒了有类似行为的同修;二是听到同修用天目看到情况:

吴同修的侄子开车压坏了某处“井盖”、被当地几个保安毒打后躺在床上。侄子电话叫来姑妈(吴同修)和父亲,说要约一车人前去报复。姑妈和父亲都是修炼人,开导他说:这种失德的事不能做,他们打你,是在给你“德,你再找一车人去打他们,你不仅把他们给你的“德”推回去了,你还不知要把多少倍的“德”给他们。侄子接受了姑妈和父亲的劝告。这时吴同修看到,躺床上的侄子的腿上,冒出来一股股黑烟儿!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好多年前,宁同修与某教师(此人早已放弃修炼)经常一起去菜市场。她发现这位教师在买菜时爱劈菜叶子,就多次提醒,可对方总会讲出一大堆理由来,认为劈菜叶子并没啥。一次宁同修看见她在劈菜时,从她腰部位置冒出来一股白烟儿,像一小片云彩,直接飘進那卖菜人的身体里。

我听后很吃惊:这么多年了,我怎么还不会“守德”,还在不断的做着“失德”的事。

写下此文,提醒自己及有类似行为的同修,能舍“大利”故然不错,但也绝对不能把贪“小利”的事忽略不当回事,因为忽略中又有各种人心会被保护起来。“人心”不分大小,都得修掉,都得去掉才是无漏呀!千万要实修自己!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