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和大法让我的生命变得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八日】

得法

大约是一九九二年的一个夏天早上,在我就读的医科大学图书馆前,我第一次看到一对老夫妻在炼法轮大法的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一走一过时,我看到他们的手绕着全身上下都走一圈,当时,我就在想,这非常聪明呀,一上一下,就把全身的脉络都涵盖了。后来,在一九九四年暑假回家时,看到爸爸妈妈在炼法轮功,我才知道原来这是法轮功。

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一九九五年毕业前,我有种强烈的感觉,我觉得我在将来会有一个信仰,但不知道是什么,并且那个时候,我自己就明白,“修炼”应该是修在先,炼在后。一九九五年回家后,看到妈妈有一本《法轮功》(修订本)。我喜欢看书,一般什么书都会看看,所以我也经常拿起看。看着看着,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我从小看书到大,几乎看每一本书,都会有自己的见解,都会从每一本书中发现一些我不认同的观点或想法,尤其是现代医学书,我更是不能认同其中的很多理论和假说,虽然是在医科大学里读书,但我对现代医学的治疗理论和效果,并不是很信服。但这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我怎么看了这么多遍,怎么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再后来,又看了《转法轮》一书,虽然,当时对里面的有些名词很陌生,但从来都没有一点抵触的想法。妈妈一直催促我学法炼功,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如果我选择学了,那会伴随我一生的。有一天我坐在公交车上想,到底学不学呢?这个功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人的,是好的,应该学的。当我这样一下定决心学法学功时,立刻觉得车外面的天空变得和我的心情一样,非常清爽的感觉。

决定学了,我就认真的和父母及同修们一起每天学法炼功。很快,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每到周五晚上,我就开始浑身发烧,到了周日晚上就好了,不会影响正常上班。虽然,浑身上下发烧,骨头痛,但头脑异常清醒,这与修炼前的发烧,意识昏昏沉沉一点也不一样,所以,浑身酸痛的我躺在床上,咯咯的乐,因为我觉得这太有意思了,怎么会这样呢?!还有一次,冬天傍晚在户外炼功,天很冷,那一天我又痛经比较严重,所以,走在半路时,想到底去不去呢,又一想, 还是去吧,结果就这一念一闪过,我的小腹部位立刻就不疼了,那之后,我的痛经的毛病就好了。这些听起来,可能有些人不相信,但真的是我亲身的经历。我和大家一直这样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一直到一九九九年。

大法改变了我的我行我素的性格

从小我的性格就比较独立,父母除了正常管教我以外,一般也很少干涉和限制我的想法和做法,自己也养成了无拘无束的自由性格。长大后,我考上了重点大学,毕业后,又在一家很知名的外企工作,很快就做到了部门经理和资深经理的职位,一直做了十年多。从小到大,我的生活、学习和工作,都很努力和顺利,这更让我养成了一种追求自由和我行我素的性格。我不喜欢自己被约束,也没有谁能约束住我。尤其是我是不喜欢做的事,我一点都不会去做。在大学里,上政治学习课是系主任主导,而且算学分,我也不去上,因为我觉得那无聊。在工作中,如果总裁或总监说的话不在理,我也不买他们的账。结婚后,先生也一直让我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 在一般人看来,我待人很好,人也很努力,所以,在生活和工作中,虽然个性很强,但口碑还是很好,周围的生活和工作关系都还很和谐。也可能正是因为这种独立而行的性格,在一九九九年,二十四岁的我,独自一人去了北京信访办,去为大法讲句公道话。

但事物都有两面性。近几年,随着不断的学法,我越来越意识到这样的性格需要改一改了。因为师父说:“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1]我意识到,我做事情,大多都是出自于自己的喜好,出自于自己的情去做事。这是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师父教导我们:“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2]。而且,师父在《转法轮》开篇就写道:“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1]

在我学师父的各地讲法时,我更深深的明白了师父对每个生命的慈悲,师父把最美好的一切带给了每个生命,为每个生命都付出了很多……当我明白这些后,我深深被师父的慈悲所震撼着,我不再为之前我的追求自由和我行我素的行为和性格所感到惬意,相反,我感到很羞愧难当。因为,我感到自己太自私、太不好了,我没有为别的生命着想,更没有真正的做到真心的为别的生命负责。

知道了法的要求后,我就尽量的去改自己。刚刚开始时,在有的项目中需要配合的时候,我就很刻意的尽量让自己的第一念先不去考虑自己,先去考虑这个项目的需求,先考虑别人的处境。当这样的做法持续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我明白了一点点“随其自然”的道理,而且各种事情也進展的很顺利。

在工作中,在自己能知道的情况下,多为别人去考虑,哪怕自己多花些时间多一道工作程序,给同事的工作带来了方便,我们同事之间的关系也潜移默化的变得更默契了。

在生活中,我也是尽量的去做到多考虑别人,把自己最好的东西先给别人。一位朋友的妈妈来探亲,我就象对待自己的亲姐姐一样诚心诚意的待她,做到我能想到的一切,我觉得自己做的很自然很普通,但后来当我跟她讲真相和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时候,她说:“某某(指我),别人说的我不相信,但你说的什么我都相信。”她真的马上就开始念了。过了一周,她打电话告诉我,她晚上有失眠的症状,以前她也念过其它的东西,没有啥作用。但一天晚上,她躺在床上念了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她突然看到一朵蓝紫色的莲花,她不敢相信,又试着念了一遍,又看见了,连续三次,她都看见了。她觉得很好很神奇,并且她的失眠也好了,她激动的说,她要把这些告诉她认识的一些病友们。我真的为她的健康和善举感到高兴。

还有一位以前的同事,我一直都很真心的关心她,我来到海外后,她在电话里说:“姐,你是一个可以托付生命的人。”当时,我真的知道这句话的份量,我知道这也是师父让我明白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所肩负的责任。

再后来,学到了师父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讲到这个问题,我想起了当年给你们处理一些问题时的一件事情。把你们生命最微观上的一切都处理完了,我发现还不对劲儿。在你们生命构成的更隐蔽处我发现连那些基本物质都变异了,顽固的形成了一切不可改变的东西。这时在其他神来看,生命的本质都不行了,这个宇宙根本就无法再要了,但是我都给你们把它改变过来了。”[3]师父还讲:“我还发现人类发生变异是因为在很高层次上有相当高的物质发生了变异造成的,而这种变异的东西相当的顽固。在人这儿它直接的表现形式是和现在的年轻人那种表面行为有关,不负责任、吊儿郎当、为所欲为、大喊大叫、放音乐跳什么怪里怪气的舞、什么打游戏机,反正满脑子都是所谓现代生活那些东西。”[3]读到此,我突然明白了,我的那种我行我素的性格,其实是一种变异的东西。真的非常感谢师父,让我明白了这些,也帮我去掉了很多这些变异的东西。

几十年来,我的自由散漫、我行我素的性格,我从来都没有想去改变过,也知道没有哪个人能让我去改变。真的只有师父和大法,让我从内心深处知道了什么样才是更美好的生命,怎样去做一个更好的有益于他人的生命。同时,师父给我去掉了很多自私的变异的东西,让我的生命变得更美好,谢谢师父!

再一次认清“情”的一点体会

前两年,我心里与当地同修总有一些间隔。虽然,不是那么强烈,但我知道它的存在。感觉在同修之间,缺少一些平和,集体学法和交流有些走形式,另外也看到一些项目协调人或活动组织者只是想让你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即可,好象缺少了一些真的为了项目做的更好,真的为大家的学法和提高而负责的用心。师父告诉我们:“好的那一面已经看不见、已经隔开了,你们看到的永远是没修好的这一面,但是你们不要不抱着慈悲心,不要固定的看人。”[4]虽然自己感性上知道这个法理,也在向内心去找和去修,但感觉还是没有完全去掉这种间隔。

可能因为自己真的是在不断努力的想去掉这不好的东西,师父看到了我的心。在一次,我在自己就读研究生的大学里举办了一个真相纪录片放映活动。在这次活动中,师父让我看到了整体的力量。活动举办之前,如何去申办以及找哪个部门,我是一无所知。当时,还要配合多伦多的放映活动做印刷宣传资料,制作展牌等事情。细节多时间紧,但这每一个最关键的时候,平时默默无闻的同修们都伸出了温暖的手,其中大部份同修都是我从来不认识的,这些素不相识的同修们在自己很忙的时候,一听到是讲真相活动的需要,他们都给予了真诚努力的帮助,这真的让我非常非常感动,我心里的那种间隔被去掉了很多。

一天傍晚,师父让我看到一句大法弟子写的歌词“不会嫌弃”而点醒了我,那一刻,我的眼泪哗的下来了,我心里真诚的对师父一遍一遍的说:师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知道了,原来自己一直是在嫌弃同修,一直在用“人心”和“情”对待同修。面对老弱病残和贫困的人,我不会嫌弃他们,还会尽力帮助他们,但对于同修的一些行为做的不象个修炼人时,我心里却在嫌弃他们。我是在用人的“情”在对待这一切。师父说:“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1]

正因为我的空间场中强大的“情”的存在,使得我不能时时刻刻都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慈悲的心态,使我才不能更好的去宽容他人。当我真的从心里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时,真的是又高兴又万分羞愧。

另一件事情,又让我看清楚了“情”这个东西对于修炼人来讲是要去掉的! 一次去外地卖神韵票,因为搭档的同修觉得票点不需要两个人,他就一大早改主意去做他自己喜欢做的“挂门把”了。那一天,有三个人来买三张票,他们想当场拿到票。我与热线又是第一次沟通,接热线的同修又执意的想把票邮寄给顾客,一点也不想为顾客预留票,后来,协调不下,顾客就改主意决定改天去剧场买了。以前,自己也是总喜欢做自己做的事,但作为修炼人真的不能按照自己的喜欢去做事,去掉“情”,去掉自己的喜好,理智的去面对该做的事情,可能事情整体会有更好的结果。 非常非常感谢师父,又让我认识到了这束缚我已久的观念和物质!

以上是修炼中的一点点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