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众生是我的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我今年八十一岁了,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生能成为大法弟子我非常荣幸,师尊赐我天胆,从来不知道害怕。大法给我无尽的快乐,即使偶尔消业,我也总是乐呵呵的。

我第一次听到法轮大法是在医院,那时我因心脏病住院。有一天,我们病房来了一位探望病人的女士,她问我得了什么病,我说:“心脏病,医生说只要我的心脏少跳两次就得死。”她说:“你信佛吗?”我说:“信,我家还供着观音菩萨呢”。她说:“没用了,只有法轮大法才能救得了你。”

出院后,我就想去找法轮大法,没想到我隔壁邻居就是大法弟子,她把我带到同修家听师父讲法时。我听着听着,觉得师父的声音,好亲切、好慈悲,我身体感觉越来越舒服、美妙,肚子里好象有东西在转动,我好激动,这法太好了,我就跟定大法师父了。听完后,我跟同修说:“师父给我下法轮了。”同修不相信,我们听了这么多节课都没有感觉到法轮转,你才来就感觉到了,看来你跟师父缘份不浅呢。

一、师父为我换心脏、净化身体

修炼大法后不久的一天晚上,我正在睡觉,朦胧中看见已故的老头子又回来了。因夫妻感情好,他死后对我打击很大,天天念着他,天天晚上看到他回来,那段时间简直不想活,想追他而去了。可那晚看到他不能進来(因家里有师父法像)就往外走,我就使劲追他,后面有一个洪亮的声音喊:“别追了,你的心脏掉了。”我回头一看,我的心脏真的掉在地上了,我赶忙跑回来捧起还在一跳一跳的心脏,心想:“这可怎么办呢?心脏都掉出来怎么活呀?”就见喊我的那人手一挥心脏就進去了。我赶忙谢谢他就醒来了。“哎呀,这是师父帮我换了心脏了。”我高兴极了,从那以后我不但心脏好了,以前得过的很多病,如高血压、癔病(东北叫猪头疯),肩周炎、一身疼痛等等都不翼而飞了,身体发热,一身轻,象年轻人一样。

二、师父为我开天目

以前我天目只看到低层的东西。有一年武汉为庆祝师尊生日搞了一次非常隆重的庆祝活动。当辅导员组织我们看录像带时,师尊为我开了天目,我真真切切的看到师尊从遥远的辉煌的宇宙中来,就象以后我们看神韵节目中,宇宙象一个洞一样,一层层的在转呀转,师尊非常高大,顶天立地,看不到脚,师尊身后有重重叠叠无数的法身,师尊来到我们这里,摸着所有大法弟子的头,那种亲切,那种慈悲、关心,我无法形容,就知道注目。整个场都布满了师尊的五颜六色的能量,非常漂亮、壮观,这种能量一直维持到我们看完两个小时的录像。我觉得我们大法弟子是这宇宙中最幸福、最幸运的人。

三、珍贵的资料保住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利用中共,开足马力栽赃、陷害、造谣、污蔑法轮功,使民众害怕和仇视大法和大法师父。我很着急,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我不断的背着师尊的短经文《见真性》、《心自明》等,我坚信师坚信法。虽不能集体炼功了,但学法小组始终坚持着,能和明慧网保持联系。为了清除世人的误解,破除共产邪灵的谎言,我们开始发资料,一大包一小包的资料背回来,同修也在我这拿资料,有师尊保护从没出现危险。

有一次大资料点的同修,一下给我送来十几箱真相资料,当时没有地方放。我想到附近有一同修家有个杂屋,和同修商量好,把资料运过去了。没想到被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举报了,一下五、六个警察冲進了同修家,要我们交出资料。我们不承认,警察就开始到处搜,当搜到杂物间时,我们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脚都发软,心里不断求师父保护。因杂物间很多东西盖在资料上,警察用木棍捅了一阵,没找到,就威胁我们,不把资料交出来就跟我们没完,等会还要来查找。

警察走后,我们非常焦急,资料肯定不能放在这儿了,但又不能往外运,外面肯定有人把守,只好求师尊点化,师尊给我打出一念:放在楼上。同修楼上住着一位老太太,跟同修关系比较好。我和同修跟她商量,给她点钱,放在她那里,只存放两天就搬走,没想到老太太同意了,我们赶紧把资料搬到楼上,用东西盖好。晚上警察真的又来了,这回把同修的杂物间翻了个底朝天才罢休。

这十几箱珍贵的资料在师尊的加持下终于保住了,几天后,我们把这些资料发遍了这里的大街小巷,震撼了邪恶。

四、面对迫害坚信法

二零零二年,我和同修A做了很多横幅,内容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每天晚上我们一边背师尊的法,一边挂横幅,在师尊保护下有惊无险。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不知是谁送一包横幅和一把伞放在我门口,不一会,我和A同修坐在一条大船上,师尊也站在船头,风浪很大,不远处有一个大漩涡,师尊将船对着漩涡冲去,一下就把我冲到岸上去了,但A同修和师尊都不见了,我一惊就醒来了。

我悟到可能要出大事了,第二天同修就告诉我,A同修被绑架了,要我出去躲一下。我想到梦中一包横幅旁有把伞,可能是师父点化我不能走,要保护和我一起挂横幅的同修。我没走,我背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就在这天下午,警察就闯進了我家,一顿抄家后,把我带到了派出所。柜子里还有两个横幅没抄到。

审我时,问:“外面这么多横幅都是你们干的,你快点说,还有哪些人跟你们一起挂的,对你有好处,不然的话都算在你头上,会要判你很多年。”我开始不承认,因为没在我家搜到横幅。他们又问:“人家都把你说出来了,你不承认,你以为我们就判不了你呀,我们是为你好,你讲出越多,你的责任就越少。”我想反正我被抓来了,为了不连累别的同修,我就一个人把责任全承担下来了。不管他们怎么拷问,我就是不说,就是我一个人干的,我就被送到了第三看守所。

这次我被判了四年,在女子监狱。这四年中,我坚信师尊、坚信法,无论怎么迫害,我都不转化,在师尊慈悲保护下,堂堂正正的走出来了。

五、过生死关

在监狱不转化一般是不能到期正常出来的,可我却堂堂正正出来了,这一下在同修中传开了,不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了,同修们都很佩服我。同修们就把我请到很多学法小组去交流,这里交流,那里交流,我各种人心都出来了,显示心、欢喜心等等都出来了。师尊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2]

突然有一天肚子痛得直打滚,几分钟一次小便,饭也不能吃,只能喝水。我求师父也不行,同修帮我发正念也不行。我也不知道哪里错了,不会向内找,还认为是师尊帮我消业。我还跟师尊说:“师尊呀,弟子不怕死,生死由师尊决定。”我几个儿子要把我送医院,我坚决不去。同修也跟我儿子们说:“你们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有师父管着呢。”同修刚说完,我就晕过去了,同修赶紧给我发正念。一个八十岁的老同修,看到我的元神出来了,她赶紧跟我元神沟通:“你还不能走,你的使命还没完成呢。”就看见我的元神又回到我身体里了。慢慢的我又醒过来了,虽然好了点儿,但还是不停的痛,人瘦的皮包骨,别人都认不出我了。

一年一度的五·一三来了,我们十几个同修每年都到一位同修家去庆祝师尊生日。同修们看到我瘦得脱了像都惊呆了。她们扶着我一起给师尊跪拜,又扶着我坐下,让我交流。我说:“我都这样了,连气都接不上还怎么交流,你们交流吧。”同修鼓励我还是要让我讲,我就说:“从监狱出来后,法也没学好,功也没炼好,正念也不强,显示心、欢喜心,各种人心都上来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越说声音越大,越说越精神。这时我又觉得要上厕所了,刚一蹲下,“叭”一响,随着小便掉下来一块象煮熟的鸡蛋黄一样大的东西,肚子立刻轻松了,不痛了。我把它拿出来用锤子都锤不破,这个折磨我十几天的差点要了我命的结石,在我向内找的过程中师尊帮我拿下来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