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出病业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这二十年的修炼路上,经历了很多魔难和考验,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保护和救度。

二零一八年底,我身体突然出现不正确状态,感觉内脏左侧肋下部位有点疼,当时我也没太注意,只是想:这都是假相,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师父就都给我们推到位了,大法弟子没有病,也没太重视发正念,也没重视向内找。

过几天,也就是腊月二十几,一天比一天疼,眼看要过年了,家务活也多,还要买些吃的用的。当时不能用手提东西,稍重一点,抻的肚子疼的受不了。

后来不但内脏疼的厉害,腰部也开始疼起来,而且伴有吐血的状态。每天早上起来炼功时,都吐鲜血或紫黑色的血。尤其到晚上疼的更厉害了。

那时怕孩子知道,因为女儿带着小外孙在我家里住,白天我要看孩子、做饭、洗洗涮涮,还要做证实法的事。有时疼的受不了,就按几下,到了晚上,疼的睡不着觉,躺不对劲儿也不行。

后来才跟丈夫说,让他帮我发正念。第一天,发了一个半小时,感觉挺好,我说睡觉吧。第二天,还是发一个半小时,我感觉腰部太疼了,我一摸,那地方鼓起一个包,象鸡蛋那么大,很硬。好象要出头似的,再一看周围都破了。后来感觉包的内部有东西在移动,移到哪里,哪里疼的厉害。一点儿一点儿的移动,好象在向外移动,从腰移到肚脐,又从肚脐往小腹部位下走。

师父说:“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1]我就求师父加持,背师父的法。发出坚定的一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2]反复的背,想起哪段法,背哪段法。这时感觉到轻松了,睡着了。

在这期间,我也找到自己有妒嫉心、怨恨心、争斗心,都很强烈,名利情都没放下,尤其对外孙子的情更重。仔细想想,哪一颗心都带不走。

在吐血的时候,有时心态不稳,出现不好的念头,转念一想:那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去留由师父决定。哪儿有错,我要严格用大法归正。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法都得了,怕什么?爱咋咋地,就信师父信大法了。女儿带孩子回家了。我每天坚持做好三件事,没几天所有“症状”全消失了,那个包也没了(一共四十多天)。

其实都是师父为弟子承担了,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泪水流下来,不断的流。

我一定记住这次教训,凡事以法衡量,正念正行,多学法,把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放在首位,遇到问题及时向内找,要对得起师尊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