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八日】与同修交流在二十二年修炼法轮大法的过程中提高心性的几件实例。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

十多年前,单位同事一起旅游。大概是初秋,天气有点凉,这时平时关系较好的一个姐姐说,把你衣服脱下来给我坐坐,椅子凉,当时在座的有很多同事,面对这一要求,我有些难堪。其实,我想说我自己也凉啊,而且这是我新买的外套啊。话到嘴边,终究没有说什么,而是照她的话做了。因为我不是常人,我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师父说:“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1]

(二)

十几年前的一天早晨,三十多岁的我在步行上班的路上,忽然听见一个男子的骂声。我没在意,继续前行。骂声越来越近,原来是一个中年男子骑着自行车从后边上来,边骑车边说些粗俗下流的话,还回头看我。人行道上周围没有别人,只有我自己。于是我尽量躲开他,往里侧继续走。这人骑车到前边又掉头往回骑,经过我后又掉过头来,靠近我时说些粗话,如此往复三次。这时我意识到此事不是偶然的,就是针对我的心来的。师父说过:“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1]所以当时的我心态平和,很坦然,既没有搭理他,也没有还口骂他,既没有害怕,也没有怨恨,只是快步前行。后来和同修说起此事还觉的好笑,看来这是哪一世轮回中欠的账,结账了。

(三)

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对于钱财能够看轻看淡。买东西时商家多找的钱都能够一分不贪,如数退还。在家庭中,结婚时丈夫把存折交给我保管,后来我又交还给他,由他来掌管家中财物,这在东北是很少见的。甚至几十万元的诱惑我也不曾动心。

几年前,公婆把顶层为七楼的住房卖了,我们把新买的还在还贷款的大房子装修好,请老人去住,我们仍旧住又旧又小的老房子。后来老人又买新房子,与大姑姐商量好,说房产证上直接写儿子的名字,省去以后更名的麻烦。这件事在当今的中国,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好事,老人不给还得挖空心思向老人要钱,把房子抢到手呢。

我得知此事后,明白,这是在考验我呢。作为一个修炼人在重大利益面前贪不贪,能不能够为别人着想。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我对丈夫说,对于工薪阶层的我们来说,这五、六十万的房子(现在约百万的价格)当然是好事,是老人和姐姐(丈夫家只有姐弟俩人)对你的好。但是我们做事不能只顾眼前,还要考虑到将来,考虑到老人和姐姐的感受。第一,老人一辈子的积蓄都在这套房子上了,想留给儿子。如果哪一天不高兴了,觉的自己名下没有房子,寄人篱下了,让老人心里没有安全感,那就不好了。第二,姐姐不管有多少钱,多少房子,多么富有,她同意把房子给你这是她风格高,但是毕竟在法律上,姐有继承权,这是两码事。第三,你我贪图老人的房子吗?当然不是,我们是靠自己双手勤劳致富的人,从不伸手向老人要钱,最困难的时候都没要过一分钱。因为老人比较节俭,我们现在经常给老人买米面油、菜、水果等,比较孝顺,老人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所以我们也要让老人安心,我建议房产证还是写老人的名字,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四)

在家庭中和丈夫之间的矛盾中,心性关过的时好时坏,磕磕绊绊,又剜心透骨。每当我学法好,心性高时,矛盾就不成其为矛盾,一笑了之,一步就迈过去了;每当我个人修炼状态不好时,矛盾升级关关难难,都过的很艰难,跌倒又爬起,一次次的挑战我的忍耐极限,扩大心的容量。二十年来,很多矛盾及其原因过程都淡忘了,只记起几件。

十九年前,我结婚不到一年的时候,一次下班后集体学法归来,刚進家门,丈夫就冲过来一顿打骂,要把我赶出家门。我没有向眼前的公婆求助,也没有怨言,只是坚持不被推出家门。正如师父讲的:“可能刚一進家门,你爱人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你要承受过去了,你今天的功没白炼。”[1]

还有一回下班回家,我和婆婆做好晚饭,丈夫下班刚進门,我说正好你先把这包垃圾倒出去吧。结果丈夫对我是一顿臭骂,婆婆也埋怨我不知心疼她儿子上班辛苦。我马上闭嘴,自己去倒垃圾。我是修炼人,我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

关于丈夫的骂,好象是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受到迫害以后,丈夫动辄骂我,有时有原因,有时没原因,所谓原因也都是我说的做的不符合他的标准,张口就骂。最开始我一点也接受不了,因在我以前近三十年的家庭中根本没有骂人、打仗的现象,我自己也没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根本无法理解丈夫可以这样粗俗的骂人。于是就劝告不要这样,可是哪里劝得住啊,于是就听不惯,心里不舒服,瞧不起他素质低、不文明。虽然我没还口,但属于强忍,含泪而忍。在我多多学法时,心性好时,就会看淡此事,当作没听见,也不再心里说他素质低了。也不知过了几年,现在几乎听不见他说粗话了。看来不是他素质低,而是为了提高我的心性才如此,真得谢谢他。

前几年过年前,忘记是什么原因,丈夫对我实行家暴,然后又是长时间冷暴力。我的忍耐到了极限,也生气了,我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对我这样?后来同修的一句话点醒了我,“他一个常人,别跟他一样。”对呀,他是常人,我是修炼人,修炼人跟常人生什么气呀?折磨我好久的一大关,一下子就过去了。我明白了这是法的力量。

(五)

最近和同修之间也发生了一些矛盾,使我更清醒的认识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如果不在法上看问题,那么这个关与难是很难过的去的。

二零一八年七、八月份多次和同修配合一起讲述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真相并劝民众退出党团队保平安。在几次约好时间地点见面后都没有见着。当时想她可能有事,我就该做什么做什么。从我这看,是她记错了地点,或者地点没有太明确而有歧义造成的。一次,我特意提前十五分钟到,因为我不想让七十岁的同修久等我 。而她却说她准时到达,等了我一个多小时,晒的眼直窜花,也没见我的影子,还说我不愿和她一起配合。另一次是中途,她命令我往前跑,跟一个老太太讲。我开始有点不情愿,后来一想我干啥来了,无条件配合讲真相救人,那还为啥有畏难情绪,于是快跑几步,主动跟老太太搭讪,讲真相,一直陪她找商店买东西,又退又买的,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想也没处找同修了,那就自己继续找有缘人讲真相吧。后来同修相见,她说等了我一个小时没回来。而这次她说我在报复她……我很难堪,无言以对。想辩解,终究没有开口。

修炼二十二年了,虽然不是每一关都过的很好,但我还不至于有意报复一位勇猛精進、坚持经常出去讲真相救人的老同修。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认为一个可能是一种干扰,因为大法弟子一起配合、场好、能量强、讲真相力度大,救人多。这种干扰就让人记错地方,让人错过配合不成。毕竟出现任何矛盾都要先找自己,也可能是我记错地方了,也可能是我没有充分为老同修着想,也许是我不够精進才造成的误会。

另一个,可能是考验我的忍耐力。是不是只愿听好听的,在面对尖刻的批评指责时,动不动心,能不能做到一笑了之,象没事一样平静。现在看来还有差距,因为回家后,还几次想起此事,于是静心查找自己的不足,下次做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