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隐形基地

打着“安康医院”的幌子,以救治为名,以药物施行身心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八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大陆上访民众在北京被专车截访、直接送精神病院的一段视频在网上热传,片中访民愤怒高喊:“大伙都瞅好了,这里是北京市民康医院,上访的就被往精神病院送,都是政府的工作人员(干的),精神病院送来多少上访的了?……”并指车上标示的“救助专用车”,其实就是截访专车,精神病院成为关押上访人员的“黑监狱”。

“精神病院”就这样成为中共迫害民众的隐形工具,这与中共自己的规定背道而驰。早在二零一零年五月,《武汉晚报》报道,公安部全国“安康医院”工作会议在武汉结束,有二十三个省市分管领导参加,要求“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也就是说,除非警方批准,否则安康医院不得收治其他来源的社会人等。同时,公安部要求各省至少建立一所安康医院。

安康医院名义上是强制收治触犯刑律的精神病人的医院,但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就被用来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早在迫害初期中共内部文件就称,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由公安部门控制的安康医院,披着“安康”的外衣,却远远躲在公众的视线之外。在中国,有二、三十家安康医院运转着,它们不与外界接触,鲜为社会所知,即使是在公安内部,多数人也对其所知甚少。有记者采访了在精神领域工作近五十年的医生、专职精神病人权益保护的律师、精研犯罪精神病学的教授,这些人都对安康医院的运转了解很少;而被关入安康医院的法轮功学员,一律不许家属探视,很多家属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亲人的下落。

中共利用精神病院迫害法轮功学员
中共利用精神病院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些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诬陷为精神病,强行送到这里实施转化,而所谓的“精神治疗”实质上是精神迫害: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野蛮灌食、捆绑殴打、坐铁椅子等等,而这些都属于国际社会认定的滥施精神病治疗手法实施迫害的医学禁区。其中最为广泛采用的是毒针,受害者的痛苦外人难以想象,很多人因此真的精神失常或死亡。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二零零零年秋,梁志芹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被绑架到唐山市安康医院注射毒针,事后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谈到,在很长时间里痛苦不堪:心脏不适、揪心、舌根发僵发硬、走路歪斜失控、精神紧张、大脑思维和行动异常、目光呆滞、记忆力减退,心理障碍严重,每分每秒都在煎熬,精神痛苦无以言表。毒针先后造成梁志芹心脏衰竭,两次休克;邵丽燕精神失常;李凤珍失去记忆,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倪英琴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于二零零九年离世。

李凤珍被迫害的失去记忆
李凤珍被迫害的失去记忆

张金兰于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送到西安市安康医院注射不明药物,一针下去,全身瘫痪,失去了知觉,安康医院不得已下了病危通知书。当局为了推卸责任,通知家人把她接走。张金兰痛苦煎熬到二零零八年悲惨去世。

安康医院是直接隶属于公安部门指使,而各地方的精神病医院,在安康医院无法接收的情况下,各级“610”、国保大队则强迫地方精神病医院接收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四月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15个省的100多家精神病医院(科)进行了调查,结果令人震惊。在被调查的对象中,明确承认“收治”法轮功修炼者的精神病院,占被调查精神病院(科)总数的83%,而且明确承认没有精神病症状只为“转化”而强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精神病院则超过半数。被调查的医务工作者清楚“收治”法轮功修炼者是在执行政治任务,有的精神科医务工作者竟把法轮功学员抵制酷刑洗脑,而不得已采取绝食抗议的和平行为作为诊断精神病和“收治”的标准之一,荒谬地把是否写“保证”放弃修炼法轮功作为评定“治疗效果”和出院的标准。

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枪口直接摆在世人面前,中共迫害法轮功则可以杀人不见血,把屠刀掩盖在烟花之下。中共把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污蔑为精神病人,以救治为名押往精神病院,以药物治疗实施迫害,精神病院实则变成中共手中的转化基地,迫害中心。

最近,明慧网报道了一则新闻,桂林市法轮功学员唐晓燕喝了一瓶警察给的水,之后离奇死亡。唐晓燕因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非法劳教、骚扰、抄家、洗脑等迫害,二零一五年八月再次被绑架。国保警察给她喝了一瓶水,随后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七年三月左右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

据明慧网报道,唐晓燕生前说:在国保办公室他们给了她一瓶水,喝过后,她感到万分难过,头痛得不停地撞墙,什么也记不起来。她以为是她被非法抓捕时头被人撞到墙上,受了惊吓的缘故。她当时口渴了,就又开始喝那瓶水,谁知道旁边有一个警察突然制止她再喝水,说“不要再喝了,不要再喝了!”还叫人把那瓶水给拿走了。后来有一个警察叫她去办手续的时候,就对她说:“看你的样子,你活不久了。”这瓶水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为什么警察都不敢让她再喝了呢?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早晨五点多钟,辽宁凌海市法轮功学员魏秀英、丈夫及两个女儿一同被绑架。在夜里非法审讯时,警察强行给一家人每人一碗面条。魏秀英吃到三分之一时发觉面条有味,就不吃了。父亲和姐姐没吃,小女儿赵冰因一整天没吃东西,将一碗面条全部吃光,却从此胡言乱语、精神失常。如果不是有药物,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根据明慧网统计,一九九九年迫害至今,至少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受到各种身心和药物的摧残。

在中国,维权律师也同样被迫害。北京维权律师谢燕益曾撰文表示,几乎所有“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的受害者都被强制吃药,他自己也被强迫吃了近两个月的药。曾被关押的北京律师江天勇也表示,自己被强迫吃不明药丸。

中国维权律师兰志学曾指出,这种对法轮功和维权人士的“精神病迫害”非常邪恶,也非常普遍,这种迫害已经形成一种社会恐惧,老百姓都很害怕。实际上这是一种邪恶的人身侮辱,非常不人道的手段。中共为了达到维稳的目的,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