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转法轮》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在表面上看,《转法轮》讲的几乎都是大白话,能认字的人基本上都看的懂。但是,要想看到背后高于人的法理,就不那么容易了。那我们怎样才能学好法呢?我的体会是首先要做到“恭敬”和“净心”,还要尝试着“放空”自己,什么也不想,不贪多,不求快,无求而自得。下面谈到的一些零散体会,只是我个人现阶段的一点点肤浅理解,还有更多更深的内涵,我还没有悟到。

一、破除科学观念,体悟法的内涵

可能和很多同修一样,科学观念在我头脑里的比重很大。有的时候,我会不自觉的用科学去思考,去衡量,而不是反过来用法来衡量科学。头脑里好象有一个现成的科学“轨道”,稍不注意,就顺着“轨道”去了,很难冲破它。

例如,在第一讲有这么一段:“举个例子说,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1]我觉的这里讲的和物理学讲的不一样,物理学认为物体在水中有三种状态:“漂浮”、“悬浮”和“沉底”。特别是当物体的密度等于水的密度时,它可以“悬浮”在水中的任何高度位置。

这个问题困惑了我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我悟到:第一,师父不是在给我们讲物理课,是在讲法;第二,人世间的水都是一样的,一种密度,而大法在不同层次却有不同的体现,修炼者纯净到哪一层次就会去到哪里;第三,师父用这个物理学的例子来帮助弟子们破除科学观念。换句话说,人世间的一切只是宇宙无数层次中的一层,或者说是个特例,就象师父用“光年”来表示时间一样,其实都是一样的,时间和空间也是可以相互转换的,现代科学也认识到了这一点。

还不止这些。师父在讲法的时候,经常说:“有些人认为”、“现代医学发现”、“科学家认为”、“佛教中认为”、“修炼界认为”,等等。我理解到:这些“认为”的东西不一定对,或者说是有局限性的,甚至是错误的(例如:达尔文進化论),师父只是借用这些名词概念和学说去讲宇宙大法,让弟子们明白背后的法理。如果一开始就讲的很高的话,我想不仅听法的人很难理解,甚至会把基本的是非观都打乱了。其实,我们在给世人讲真相的时候,不也得这么讲吗?比如,有人问“你对当前的反腐怎么看”,我们在回答的时候,得保护世人的正义良知。对于虔诚的基督徒,那我们当然是要肯定其信神的正念,同时也不能讲高了。

再回到学法上,我觉的关键是要体悟法的内涵。那要想做到这一点,首先就要破除那些左右我们的观念。师父说:“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2] 我们在学法时感觉的“好”和“不好”,是不是自己的“观念”造成的呢?我想,很可能是吧。

二、为什么心里不平衡?

有一次,我在学“妒嫉心”这一小节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师父多次提到“心里不平衡”。我数了一下,有七处。我把每一处师父点到的情形对照自己,发现我多多少少都有点儿,有的甚至还很强。当自己被顽固观念左右了的时候,真的很难分清谁是我。

师父说:“常人看不到这一点,他就老是觉的自己应该恰如其份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1]

在做神韵项目的时候,我经常会想:谁谁应该做这个,谁谁应该做那个;这个事儿应该这么做更好,那个事儿应该那么处理更合适;怎么不让我做这个呀,怎么老让我做那个呀!等等。不符合自己的想法的时候,心里老是不平衡,甚至做事消极,应付,不配合!现在我明白了,我这些想法的根源基本上都是妒嫉心,只是披着“为了神韵项目好”的外衣,不太容易识别。

其实,还不止这些,我悟到,当我心里不舒服、不平衡的时候,很多时候也是妒嫉心的表现。前两天,在唐人街讲真相劝“三退”的时候,我给一位中年人递了一份真相传单,问了句好,那人表现比较正面。当我正准备继续和他拉话的时候,我旁边的一位同修把话接过去了,当时我心里就泛起了一丝不舒服。当然我知道,不管是谁去讲,只要帮人退了就好,背后都是师父在做。那时我还不很清楚那点不舒服的原因,现在明白了,那就是妒嫉心在表现。

三、站在“为他”的基点上

在第六讲中还有这么一段:“有的人问我:其它宗教中的书,还有气功书能不能看?咱们讲,宗教中的书,尤其佛教的书,都是叫人家如何修炼心性。我们也是佛家的,应该说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有一点,许多经书中有些东西在翻译过程中已经有误了,再加上很多经书的解释,也是站在不同层次上解释的,随便下定义,这就是乱法。”[1]

有一次,当我在学这段法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有人问我“其它宗教中的书,还有气功书能不能看”,我会怎么回答呢?我很可能会说“当然不能看”。再想想师父的回答,我体悟到了一点:师父是站在“为他”的角度、站在为了提问者容易接受和理解的角度,慢慢的讲道理。

很多时候,我在与世人讲真相的时候,在与同修交流的时候,在与家人交谈的时候,为什么我做不到耐心而祥和呢?现在我明白了,是因为基点不对,或者不完全对。其实,不管说什么,做什么,要站在“为他”的角度,为法负责的角度,那才能把事情处理好。

还有一点,有的时候,特别是对家人讲话的时候,我只是满足于“我是为你好”,而不太注意说话做事的方式,或者说没有在真正完全为了别人好上多用心。当然,能做到什么程度,也是自己心性境界的体现,而过程中不断查找自己的人心,不断寻找适合别人的方式,我想那就是在修自己吧。

四、其它

再举几个其它例子。前几年,我们这里第一次办神韵,在大组交流的时候,有位老年同修和协调人有点争执。当时我觉的老年同修是对的,就帮他说了几句。第二天,另一位同修和我交流,她指出我在大组上的交流没有说好。我就仔细思考这个事儿,我到底错在哪里?

从表面上看,我是为了别人,为了那位老年同修,也不是维护自己,而且站在他的角度,说的也是对的。后来,我明白了,我的这个“为他”,范围太小,我应该站在整体的角度上看问题,進而站在法上看问题,我发现自己确实错了。虽然这是几年前的事了,但是当我学法悟到这个理的时候,又回想起这件事了。这是大小之分。

再比如,着眼大处和拘小节的问题。在《转法轮》中,师父告诉弟子们要堂堂正正的着眼于大处去修炼,可是,师父还教导我们要“怀大志而拘小节”[3],这与“着眼于大处”是不是矛盾的呢?在谈到病业关的时候,师父说:“我们有些学员在病业关上走不过来。你不要往大处想。你说我没什么大错误啊,对法很坚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4]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一段时间,在我的观念中,在表面上看是矛盾的,后来才悟到其实并不矛盾。当然,我现在只悟到了两点:一个是对像不同,另一个是方式上不走极端。换句话说,对别人我们要看大处,不在细小的事上纠结;对自己,那就得严格要求,再小的执著,那都是大事。至于不走极端,这也是我经常把握不好的。所以就得着眼于大处,堂堂正正的去修,循序渐進的去修,但自己要严格要求自己。

再如。有一次,在学这段法的时候,我发现师父是在指导我们提高悟性:在碰到“奇怪”的时候,须要“纵深想一想”。我想那“纵深”是什么意思啊?我理解到:一方面是在“时间”上,比如历史上欠的债;另一方面是在“空间”上,比如来自高层空间魔的干扰。我这样一想的时候,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特别是当我找到这些原因背后的执著时,也真正体会到了修炼的美好。

还有,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在与同修的磕磕绊绊中,在与家人日常生活的碰撞中,有多少“奇怪”的事情啊!有的时候,我只是让那个“奇怪”的事情滑过去了,没有“纵深想一想”,这还算好的。前两天,妻子正在做饭,我去拿筷子,看到灶台上有两双用过的筷子,我就顺手把它扔到洗碗的水盆子里了。因为我非常讨厌妻子给我拿用过没洗的筷子,当时头脑里有一念:扔到水里,你不洗也得洗!

没过两分钟,妻子就在找她刚才用过的筷子。我告诉她被我扔到水盆子里了,妻子一听就火了,火还挺大。我觉的奇怪,心想这个芝麻大的事儿,还不依不饶了!我走过去跟她道歉。那当然不是真心的了,只是应付她。在我道歉后,没想到妻子更火上浇油。我没有守住心性,跟她嚷了几句,没想到嗓子马上就哑了。妻子看我嗓子哑了,她也不说话了,可能她也在找自己吧。

过后想想,我真是不悟啊!这个“奇怪”不就是在去我的心吗?嫌脏的心、争斗心。为了维护自己,使用强制的方式让妻子洗筷子,那都是恶念啊,更想不起“为他”的法理了。

再回到学法上,我觉的师父让我们“纵深”悟那个“奇怪”的原因,是让我们找到各自背后的执著心,好去掉它,从而提高上来。因为业力和执著心是相辅相成的,执著心去掉了,师父也会帮助我们把业力消掉,而自己在过程中承受的只是象征性的一点点而已,或者说那是为了提高自己的悟性。

行文至此,感慨万千!写文章是在修炼,修改文章更是在修炼。有位同修在谈修口的时候讲:口舌溃烂,很可能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也可能是该说的话没有说。我想,写文章也是如此吧!

分享至此,不当之处,恳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佛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学《转法轮》的体会-383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