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柳艳梅被迫害致死 妹妹控告责任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因柳艳梅于2018年11月12日被北京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由于死的太惨烈,其家人无法接受,其妹妹近期向最高检察院,中纪委,公安部对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实名纸质控告及网上控告,控告内容如下。

1、 黄平,女,北京市通州看守所狱警,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滥用职权虐待、酷刑折磨在押人员,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黄平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黄平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黄平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黄平,查询码为A20190228a0a001d7.同时也在此官网对她进行了控告。
ⅴ在国家监察委员会官网举报中心举报黄平,查询码155B1A0A596E19CBK5A8
ⅵ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从2016年11月底到2017年大概9月,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期间,柳艳梅为了争取炼功而遭残酷迫害,被戴上脚镣,穿上约束带,致使上半身不能动,多名在押人员证明:女警黄平及其他在押人员多次谩骂殴打柳艳梅,在押人员还一人坐在柳艳梅的一条腿的膝盖上,因为脚被铐在一起,使柳艳梅疼痛剧烈,全身伤痕累累,头发被揪掉很多,头皮化脓,精神受到刺激,惨不忍睹。在看守所24小时全方位无死角监控下,多名在押人员证明,这些迫害有女警黄平的教唆指使及放纵。后来在监狱医院期间,柳艳梅的妹妹问为什么才来医院看病?柳艳梅说:她在通州看守所时,已经感到身体很不舒服,但是看守所的一女警不但不给她看病,还踢她一脚,且恶狠狠地说:“装什么装!”

2、 郝桐:男,北京通州看守所所长,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滥用职权虐待、酷刑折磨在押人员,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郝桐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郝桐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郝桐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郝桐,查询码为A20190228f52ac647
ⅴ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因黄平的所为,通州看守所领导有推脱不了的干系。

3、 张海娜:女,北京女子监狱第三监区区长,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重大事故罪,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张海娜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张海娜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张海娜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张海娜,查询码为A20190228dc2d444d.同时也在此官网对她进行了控告。
ⅴ在国家监察委员会官网举报中心举报张海娜,查询码15F114I867G3CNA7O2VL。
ⅵ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2018年1月24日,家人接到北京女子监狱狱政科电话,说柳艳梅病危。家人急忙赶去,看到病历上写着:患者主因水肿、乏力伴血尿,病情较多,病情较重,多脏器功能衰竭危及生命,急性心功能不全,随时可能出现心脏骤停,目前药物治疗已不能缓解患者病情,还说有宫颈癌,需要立即进行血液透析。据悉:在柳艳梅尿血两个月之后才被北京女子监狱送到监狱医院的,连医生都对家属说:“送来的太晚了。”

柳艳梅应该在二零一七年九月左右离开通州看守所,之后到中转站,十一月左右应该到北京女子监狱,每到一处必然有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这种身体检查到底查到了什么?体检报告到底写的是什么?为什么到监狱仅两个多月的时间即出现生命危险,这么严重的情况。有理由推论:北京监狱的各相关的司法机构在草菅人命,柳艳梅不仅受到非人的虐待,而且没有及时治疗耽误治疗,到肾衰竭没有造血能力,血色素只有3克随时会死人时,才要推给我们。

不知道柳艳梅在这期间到底经历了什么?经历了多少非人的虐待和冷漠?北京女子监狱是柳艳梅生命的最后时光,关于那段时间我们所得到的信息很少,一个是她到那时间短,没几个人认识她,再一个是封闭性,使很多罪恶的消息没有传出来,使很多罪恶被掩盖,不能被世人知晓,但总会有证据,信息少不代表罪恶少,也总有被清算的时候。

柳艳梅在经受了无法名状的痛苦之后,于2018年11月12日离开人世,家属赶到的时候,柳艳梅已经不认识人,后背溃烂,勉强穿上衣服,也就是说明在生命的后期,在监狱医院根本没人照管。

4、 邱迪:女,北京女子监狱第三监区管班,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重大事故罪,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邱迪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邱迪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邱迪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邱迪,查询码为A2019022810fe4896
ⅴ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她是迫害死柳艳梅的直接责任人。

5、 邢枚:女,北京女子监狱监狱长,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重大事故罪,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邢枚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邢枚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邢枚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邢枚,查询码为A2019022810fe4896。
ⅴ在国家监察委员会官网举报中心举报邢枚,查询码BFF1333JA6C61I60L459。
ⅵ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柳艳梅在北京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出现生命危险并悲惨离世,监狱领导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6、 周英:女,北京女子监狱副监狱长,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重大事故罪,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周英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周英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周英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周英,查询码为A20190228dc2d444d。
ⅴ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柳艳梅在北京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出现生命危险并最终悲惨离世,监狱领导,尤其是主抓迫害的领导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7、 彭燕芬:女,北京通州检察院检察官,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徇私枉法,诬陷无辜罪。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彭燕芬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彭燕芬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彭燕芬的信,已被签收。
ⅳ北京市通州区监察委员会官网举报中心举报彭燕芬,查询码BF51243E7BC0EBF569K9。
ⅴ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柳艳梅被虐杀,通州检察院检察官彭燕芬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2017年7月6日,我姐被通州法院非法开庭时,律师辩护说,因为柳艳梅发个请柬,构不成犯罪。更何况,请柬内容只是邀请民众旁听。但是,公诉人彭燕芬和李隽,尤其是彭燕芬,明知因为几张请柬不能判刑,疯狂变态的拿2014年和2015年的事凑的材料,说2014年和2015年我姐曾经向人宣传过法轮功,但是律师反驳说,当时检察院已经做出不批捕的决定了,而且和发请柬没有关系。公诉人拿几年前的事凑材料,这让人很气愤。不以法律、事实为依据,而是信口雌黄说我姐是“重点对象”。导致我姐被冤判4年。

8、 孟璐:女,北京顺义看守所狱警,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滥用职权虐待、酷刑折磨在押人员,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孟璐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孟璐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孟璐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孟璐,查询码为A20190228cdb22c3b.同时也在此官网对她进行了控告。
ⅴ在国家监察委员会官网举报中心举报孟璐,查询码BF51DDE35DD8G1FO09HE。
ⅵ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9、 孙守东:男,北京顺义泥河看守所所长,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滥用职权虐待、酷刑折磨在押人员,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孙守东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孙守东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孙守东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孙守东,查询码为A201903038ffa3acb。
ⅴ在国家监察委员会官网举报中心举报孙守东,查询码15FB57JI1455ECO7YF86。
ⅵ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2015年5月份,柳艳梅被绑架、非法关押到北京顺义泥河看守所。在看守所11号监室,女狱警孟璐对她施以三天三夜的钉大板酷刑,这种酷刑是在床板板铺上钉有两个大铁环,相距二米左右,将受害人呈大字固定起来,大小便在上面拉,称之为“钉大板”。当时很多人都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此次酷刑,对柳艳梅身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以至于后来时常自言自语,说一些幻觉的事情。

事件回顾:

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柳艳梅,2016年11月29日邀请民众旁听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而被中共人员绑架,在通州看守所遭受惨无人道的虐待折磨,并于2017年7月被非法判刑四年,于2018年11月12日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二岁。


柳艳梅

柳艳梅在法轮功遭诽谤、民众被蒙蔽时,设法让民众了解法轮功的美好,当遇到受谎言蒙蔽很深的人的粗鲁言语甚至谩骂时,她都是很平和,不计较,她经常说:“无论人家表现多么不好多么恶,咱们都要把善留给人家,就是对他善,就是对每个人发出善念,不要有不好的念头。”她就对人家情真意切地说:“我是为了救你,才告诉你的。”

有一次柳艳梅被迫害回家之后,失去了工作,没有经济来源,连买卫生纸的钱都没有,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各给她送去500元以解燃眉之急。等过了一段时间再见到她时,她从抽屉里拿出整整齐齐的1000元,一分不少。让人既敬佩她的纯正又心疼她的处境。

当柳艳梅得知通州区三位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将被非法开庭。她为了能让老百姓明白法轮功真相,在小区发放邀请群众旁听庭审的请柬。没想到,如此善良的人才50出头就被迫害致死。在2016年11月底于北京市通州被非法抓捕前,柳艳梅虽然经历过多次迫害,但通过回家后修炼法轮功,她的身体恢复很好,走路生风,干净利落,腰板挺直。

控告反馈:2019年3月14日柳艳梅妹妹收到最高检的回复短信,大意是这些控告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建议向北京市检察院控告。

柳艳梅的妹妹于3月20日接到通州信访办的电话,
问:“柳艳梅在泥河被钉大板的事是真的吗?”
答:“是”。
问:“进去的时候身体好好的吗?”
答:“是,进去的时候身体好好的,一点毛病没有。”
问:“你怎么知道里面的事的?”
答:“我姐姐告诉我的,在监狱医院去看她,问她怎么不早点去瞧病,她说:‘说了,狱警说是装什么装?还踢了一脚!’”

关于柳艳梅被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相关文章《北京法轮功学员柳艳梅被迫害致死》、《遭迫害境况堪忧 柳艳梅被北京通州法院非法庭审》、《北京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遭残酷迫害、伤痕累累》、《邀请民众旁听庭审 北京柳艳梅被非法抓捕》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