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办理身份证的感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修炼人。我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本着一颗善良的心,按照国家法律赋予公民上访的权利,依法到北京信访局说明情况,为大法鸣冤。可我还没有走到北京信访局前就被当地警察绑架了。因为当时警察抓了法轮功学员就遣返回户籍所在地,我为了不被遣返,趁没人注意,把身份证丢弃到角落里。

这样,当我从北京回家后,就没有身份证了。我申请补办身份证,公安局的答复是:上级部门有规定,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上访,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都要由户籍警统一管理,你有什么事,到公安局开临时身份证好了,什么时候给你办,以后再说。这给我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那段时间,就是单位有事也不能出差。

第一次办理身份证

等了几年,我身边的同修都知道我因为没有身份证,给生活和工作带来了麻烦。一个同修特意跟我交流: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好人怎么能够被这样对待?你应该去办理身份证。我也认同这个见解,但思想业、惰性、恐惧混杂的心让我迈不开这一步。但我心里一直挂念这件事。

一个偶然的机会,外地有一份很适合我的工作,家人也希望我去工作,以维持家庭生活。这样办理身份证迫在眉睫,我只好硬着头皮,很勉强的去了。在去公安局的路上,我心里忐忑不安,真是打心眼儿里不想去。在公安局门前,遇到昔日的同修,她问我来公安局干什么,我说办理身份证。她马上说:“能给你办理身份证吗?我的身份证还被户籍警扣着呢,用的时候去取,用完还得给送回去,不然户籍警就要上门索要。你这事不能办,就是办理了,也到不了你手里,也得户籍警保管。”

我一听就想, 要是户籍警拿走了,我怎么去外地打工呀?就想离开。但转念又一想:我是干啥来的,我是行使居民正当权益的。我就走進公安局,出示我的户口,女内勤户籍警打开电脑后,吃惊的问我:你是法轮功,上面有规定,法轮功学员不能办理居民身份证。我马上问:我要看看这个规定。女户籍警不耐烦的说:你找外勤管片户籍警。

我立即找到我所在小区的管片外勤户籍警A。A说他得问一问派出所所长。结果他说所长答应了,条件是得到家里看看。我不同意,他说就是去看一看。我就勉强同意了。户籍警進屋转了一圈,看了看就走了。这个身份证就办完了。

但我去外地打工后,这个外勤户籍警不断的到我家骚扰,就是想问我在外地的联系方式和具体居住地,目地是委托外地警察监视我的行踪。我家人虽然没有修炼,但也根本不配合警察的无理行为。最后警察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整个过程中的压力是很难承受的,并给我的家人带来很大的精神上的伤害。

第二次办理居民身份证

后来我的身份证不能在仪器上显示信息了。二零一七年,我准备到居住地办理第二代身份证。正赶上警察又一轮迫害,各管区户籍警察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登记电话号、進屋照相、录像,甚至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随意翻看同修家的私人物品,有的同修家里的法像和大法书籍都被抢走,有的同修都被带走,有的被非法拘留。

当时我的压力很大,我家里有个小资料点,两台打印机和两台电脑都在家里放着,师父的法像在方厅里摆放着。户籍警察屡次打电话要来我家都被我拒绝,他们甚至找到我年近八十岁的母亲,诱骗、威胁老人,邪党对法轮功学员迫害这么多年,家属对这些邪恶手段已经很熟悉了,对他们的阴谋都能够识破,所以没让警察得逞。这样我办理身份证的事又耽搁下来。

现在办什么事都需要实名认证,办理存款、办理手机卡、购买火车票、出门办事,到处都需要身份证,特别是火车票,为了节约时间,一般人都会在网上购买,然后到火车站电子出票机上去取票。而我的身份证不能读取信息,就只能到窗口取票。特别去外地,我和家人都必须提前一个或几个小时去窗口排队取票。

虽然有诸多不便,可我就是害怕在办理身份证时户籍警察要到我家来看。我家资料点建立不容易,我不想因为我的心性不到位或行为不理智破坏了这个资料点。说白了,就是怕。

有一天在学法小组学完法后,我突然觉得:我应该去办理身份证了,这是我必须走的路。我和同修交流了我的想法,同修也很认同。

当天回到家,我就开始准备办身份证所需要的东西:户口本、手续费四十元钱、一件深色衣服准备拍身份证照片用。我把家里的真相资料收拾一下,心里想:万一象上次办理身份证,户籍警察到我家看到这么多真相资料,这个数量好象够定罪的吧,我都给同修们送去吧。我心里一激灵,马上意识到:这个想法不是我的,是思想业和那些邪恶的东西打来的。我反问自己:你对同修和世人都说,法轮功的真相资料是救人的,是合理合法的,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怎么自己遇到事的时候就糊涂了?这不是嘴上说一样、想的和做的是另一样了吗?我不按照规定时间提前给同修送去,这看似没什么,但实际不是一般的事,这是把不好的想法和危险推给了同修,是一颗私心,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想到这,我就把真相资料简单收拾一下,放回原处。

第二天,我去公安局身份证办理办公室,路过我母亲家时,顺便進去告诉她,我要去办理第二代居民身份证,如果户籍警察要来家,我就领这来。我母亲一改平时的柔弱,严肃的对我说:“办理身份证凭什么来家看?不允许他们来!”我当时身体一震。

这让我想起迫害初期,我们管区的户籍警察B,他和我接触的时间多了,看到我和法轮功学员们善良的行为,B有一次很感慨的对我说:这些年通过对你调查和监控,从你的同事那了解到,同事们都很敬佩你的为人,你对能办到的事有求必应。邻居也夸奖你尊老爱幼,老人上楼拿重物,你每次看到主动帮助送上门。我们大多数警察都知道你们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但是我们是专政工具,为了这个饭碗,上面让我们怎么干我们就得怎么干。我对这个明真相的警察说,我们师父教导我们:“别人这样对待我们,但是我们不能够同样对待别人。”[1]从那以后的几年,这个户籍警察B从来没有骚扰过我和我的家人。

我的正念立即强大起来,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借助母亲的嘴在点化和激励我。到了公安局身份证办理办公室,我按程序出示了户口和现金,户籍警察给我照相、按规定按两个大拇指的手印,最后留我的手机号,我问他:办身份证和手机号有什么关系?回答说:公安系统要给发一个码,有了这个码才算办理成功。我就同意了。果然手机里出现一个码,我告诉户籍警,她输入电脑后,告诉我:一个月后来取身份证,如本人没有时间,家属拿户口和本人身份证可来代领。就这样,身份证顺利的办完了。

当我从公安局身份证办理办公室办妥身份证手续后,舒了一口气,仿佛压在头上的一个重物彻底去掉了,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帮我这个修炼不精進和不争气的弟子过了这一关。

两次办理身份证,虽然结果都是一样的,都办理了,但是这个过程中我的心态却是大不一样的,第一次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听同修的劝说去办理的身份证,过程中还配合了邪恶的安排,给后来的修炼和家人带来了麻烦。第二次是主动去办理的,正念相对强一些,怕心也去了很多了,照比第一次办理身份证就顺利多了。实际上两次办理身份证过程,都是在师父的保护下,去怕心的过程。

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小事,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