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治不好我的病 师父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我于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十五日从沈阳支援三线建设来到贵州某市,因水土不服,经常拉肚子,特别是到雨季,水处理的不好,拉的更厉害。到一九八一年,变成结肠溃疡,结肠息肉,每天便血,最多一天要拉三十二次,躺在床上不能翻身,不能说话,一动,一说话,肚子就象针扎似的疼。那年在医院住了三个多月,病休一百五十二天,领导为了照顾我把我调到检验室,当了检验工。

为治病,我跑遍了贵州各个医院,从工作系统的医院到省医院,没人能治我的病。后来了解到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能治,于是在那里進行了三个多月的治疗,总算好了,但回到贵州只工作了半年又复发了。再回沈阳医大附属第一医院住了三个月。医生说,这个病很不好治,将来我就得死在这个病上。那是一九八五年。

一九九二年我退休回到沈阳。沈阳医大附属第一医院要我交三万元押金,才让我住院。我哪里有三万元?只好去问沈阳陆军总院。还好,这个医院只要二千元押金。给我检查的那位杨主任曾经给我治过病,他一看是我,就说:“你还想好呀?”

我笑了一笑没说话,心想,谁不想好啊?我一定要好。我有两个可爱的女儿,我爱她们,她们不能没有妈,我要对她们负责任,我一定要把病治好!这就是这么多年我一直不停地求医求药的原因。

各种偏方都用了,都无效。看来没人能治好我的病。没招了,最后就练功吧。开始练附体X功,啥用没有。

一九九三年四月的一天看到气功报上说:法轮功在贵阳办班,说法轮功炼的是宇宙大法,法炼人,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就去了贵阳。

一九九三年五月五日我参加了法轮功李洪志师父在贵阳的讲法传功班。听了师父的讲法,师父给调整了身体,我感觉太好了!先后参加了师父三次传法班。自那时,我就每天不间断的学法、炼功,还到炼功点上集体炼功学法。

从一九九三年五月五日开始我的状况很快好转,到一九九五年,我就彻底好了!做梦也没有想到,被那些大医院专家宣布的不可治愈的病,没花一分药钱,全好了!太神奇了!

我感谢大法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老伴看到我完全康复,他也开始炼功了,一身的病也都好了。我们老俩口吃的好睡的香,身体很好,头发也开始变黑。

谢谢师父!谢谢法轮大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