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孩子在大法修炼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四日】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1]。我牢记着师尊的教诲,在家庭这个环境中,做好三件事,时刻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着自己,在这个环境中升华着。

和孩子一起证实法

二零零七年我怀上了第二个孩子。当时我担心孩子生下来之后,自己没有时间做好三件事,就开始抓紧时间面对面讲三退,那时还达不到见人就讲(现在也没达到)的成度,但是也会尽一切办法与人搭话,再切入主题,基本上天天出去做。

随着身孕月份的增加,身子越来越笨,天也越来越冷,但我还是坚持天天出去,告诉自己每天都必须救人,哪怕只救一个。有一次出去了一天,一个人也没退,我回到家楼下,却怎么也迈不开腿上楼,今天一个也没救,觉的没达到自己目标,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在楼下来来回回的走,希望能碰到一个人,可半天一个人也没碰到,那我也不想上楼,最后去了超市,给一个人讲了三退才回家。

东北的冬天很冷,有时在零下三十多度,最冷的是三九天,此时我已经怀孕七、八个月了,那时我已三十六岁,拖着重重的身子上街,有时下大雪路面很滑,滑倒在地好几次,但我从未想过停下,想着师父讲的:“基本上你们就是那个地区众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2]那一年的冬天,我穿了一双单鞋过冬,却从未冻脚,总觉的脚下热乎乎的,一冬天只穿了一条厚线裤,从未觉的冷,这是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二零零八年二月,我生下了女儿。在坐月子期间,所有的活我都自己干,洗衣服、拖地、没把自己当作被需要照顾的人。孩子满月的当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街讲三退,那天我退了四十七个,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把有缘人送到我跟前。以后的日子里,妈妈和婆婆会帮我照顾孩子,我抓住一切可出去的机会,抓紧时间救人,孩子十六个月就送了幼儿园。

有一年的“五一三”大法日正好和母亲节是同一天,而那一年“五一三”的不干胶在五月十二日晚上才发表,我心里想着让世人最早知道神圣的大法日,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办好,孩子周日不上幼儿园,还得照看孩子,又赶上是母亲节,有的同修都去看望婆婆或妈妈,找不到同修赶制不干胶,我对自己说:不管遇到什么,我明天都要做不干胶,哪怕只有我一个人,如果真的只有我一个人,那我就自己贴两百张,每个单元一张,走二百个单元。

第二天早上,已经七点了,我傻傻的坐在床上,孩子在我身边熟睡还没有醒,大脑一片空白,孩子怎么办?丈夫还说中午陪婆婆吃饭,别说二百个单元,走都走不出去,我没有解决的办法,但要去张贴不干胶的决心却更加坚定。必须做,谁也阻挡不了我。这时孩子的姑姑来电话,让我把孩子送她那去,要帮我看孩子。师父什么都知道!我心里有说不出对师父的感激。

我和另一个同修拿了空白不干胶到同修家里打印,打出几十张,我便赶紧拿出去张贴,看到每一张不干胶图案都让我惊叹,从未见过这么美的不干胶。天灰蒙蒙的,下起了雨,来到街上,看到街上的人和往常没有任何不同,人来人往来去匆匆,我在心里呼喊“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是一个伟大殊胜的日子——法轮大法日”。我对自己说,如果今天世人看不到“五一三”的不干胶,如果今天我们地区的同修都在家过节,我为自己蒙羞,我改变了想自己张贴二百张不干胶的想法,开始联系同修,和同修交流,“五一三”的不干胶下来了,我们要让这个地区的世人知道,今天这个殊胜的日子,得到同修们的认同。

我几十张、几十张的送给其他同修,中午连饭也没吃,自己都不知道跑了多少趟,没有觉的饿,也不感觉累。此时,乌云渐渐散去雨停了,太阳露出了笑脸,雨后清新的空气,明朗的天空,暖暖的阳光,感觉好像沐浴在法光中。

开始做《神韵》光盘了,资料点的同修需要一位每周去点上取《神韵》光盘、再分理出去的人,她们选中了我,可是却出现一个问题,定点时间是周六,周六我的孩子不上幼儿园,得在家带孩子,我心想与同修交流一下,换个时间,再一想,同修定的时间一定有多方面的考量,师父的讲法在心中念起,“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3]。便放弃了想换时间的想法。

从此做《神韵》光盘期间,每个周六的上午,我把孩子先送到一个同修那里,让他帮我带一会,我去点上取《神韵》光盘,取回后分给帮我带孩子的同修一部份,然后又带上孩子去了第二个同修那里,分给第二个同修一部份,把孩子又留在了另一个同修那里,然后我再去分给第三个同修,回头再去第二个同修那里领回孩子,就这样往复着,最多的一次分理了两千四百张光盘。

多了一个孩子,确实造成了精力、时间,体力上的紧张,因为心中装着大法,从未感到苦与累,也没影响我做好三件事,时时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

在法中提高心性

转眼女儿上三年级了。现在的教育界风气很不正,学生不送礼就不受老师待见,如果大家都送,对不送的就更显突出。丈夫给老师包了红包,不知为什么老师不收,丈夫便让我去送,说你们女人之间好沟通,当时我就拒绝了,对道德败坏的今天,不能随波逐流,得象师父说的:“截窒世下流”[4]。

开学时间不长,女儿换了同桌,她很懊丧,每天回家诉苦,说新同桌是全班学习最差的,卫生也是最脏的孩子,还每天骂她,女儿甚至不愿去上学了。看到孩子很痛苦,我心里很不高兴,心里产生找老师换同桌的想法,希望学习好的孩子能和自己的孩子做同桌。又一想,我是修炼人,应向内找自己,怕孩子吃亏,影响孩子学习,也许正是自己的这种心态,孩子才每天回来诉苦,孩子遇到的事,也是我要过的关。

找到原因后,我便和女儿沟通:你不喜欢和他坐同桌,那么,你觉的班里的哪位同学应该和他坐同桌,总得有和他坐同桌的人吧?女儿无言以对,从此不再提换同桌的想法。其实就是自己“表面光”的党文化不去,学习不好的孩子,卫生差的孩子,不一定就是坏孩子,而自己却喜欢那种表面的“光辉”。

一天女儿回家对我哭诉,说同桌一支笔都不带,每天拿她的笔用,有时弄丢了,有时弄坏了,我说:不要紧的,没有了妈妈再给你买。可天天如此,女儿天天哭诉,对她来说已经不是笔的问题,而是一种屈辱。怎么办呢?找老师?找家长?觉的都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放弃了。当我放弃了向外求的想法,便来了智慧,我对女儿说:“这么办吧!我给你同桌买一支笔,放在你的笔袋里,他用的时候就拿那支笔,不用你就给他保管,问同桌行不行?”女儿很高兴,这个办法她很满意。放学后我问她:“你同桌同意了吗?”她欣喜的对我说:“妈妈你知道吗?他今天带了一笔袋的新笔。”我听了也很吃惊。从此以后,同桌再也没拿过她的笔。我悟到从任何一件事上都有修炼的因素,这也是去我的人心,对孩子的教育也要用大法的标准一言一行熏陶她。

女儿和同桌俩共用一张桌布,两人一周轮换洗一次,每次同桌周一拿回来的桌布都和拿走时一样脏,女儿对我说他根本就没有洗。我告诉她:不要紧的,你以后每周都拿回来,不用他洗了,妈妈来洗。

所有的事情都按大法的标准要求,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有一天女儿放学兴奋的对我说:“妈妈你知道吗?我换同桌啦。”我问为什么?女儿说:“老师说他耽误我学习,还欺负我,说你都给老师打过好几次电话了,所以给我换了同桌。”其实我从来未给老师打过电话,看着女儿开心的样子,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觉的孩子失去了磨炼心性和吃苦的机会。

女儿很听话,学习也算好,可就是不受老师的待见,现在的班级里的学生都有自己的微信群,班里有什么活动,老师都会发图片,每次我都在照片中找女儿,她总是站在不起眼的地方,脸总是被遮挡住。有几次,我都没找到她的身影,我产生不平衡的心理,对老师产生了怨气:为什么那些孩子总站在前面,我的孩子连脸都露不出来。平静下来,我向内找自己:一个班级近五十个孩子,能站在前排队就那么几个,为什么你的孩子就应该站在前面,就是求名,虚荣心、想露脸,让人重视,这些都是修炼人要去的东西,也是去我的怨恨心。从此我不再在乎孩子在哪个位置,也没有了不平衡的心理。

一次女儿对我说,班里选合唱团的同学,没选她,女儿很伤心。我问:“为什么就一定选你呀?”她说:“我们选两个人,三个人举手,可有一个同学已经去过了,说她不行,被撵回来了,这次就不应该选她,该选我,可又选她了。”我安慰孩子:没选上就没选上吧,下次再举手。一日,朋友对我说她送给老师一条棉裤,她女儿才被选去合唱团。知道了原由,我内心是非常的平静。

二零一七年快到六一儿童节了,女儿很外向,什么活动都举手,都想参加,老师会给学生报各种运动项目,女儿放学回来,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我问:“你报什么项目了?”她说:“我每个项目都举手,老师都没选我。”我问:“一个项目选几个人?”听说只选一人后,我又问:“有多少人举手?”她说很多人。我说:“很多人举手,当然不一定选你。” 女儿眼泪都要下来了,说:“妈妈,你知道吗?最后一个项目,班里只有我一个人举手,老师都没选我,选了一个没举手的,老师说他表现也很好。”我知道这又是冲着我的心来的,我的孩子是女孩,人还有一个颜面,我的孩子将在同学面前遭受怎样的屈辱?我呆在那里,沉思着怎样回答孩子,但再也找不出安慰孩子的语言了。大概我的表情让女儿感到我的心思,她开始安慰我。

二零一八年又要过六一儿童节了,六一前两天的中午,女儿来电话兴奋喊道:“妈妈,老师选我参加项目了,我都等不及晚上回家告诉你了。”我心里很平静,既不喜也不悲,这完全是放下维护孩子的心才出现的转机。

两年的过程中,女儿和我经历太多太多的事情,怎样的无奈我都没有想过要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去给孩子营造一个安逸、优越的学习环境,遇到所有的不公、不平,我都觉的是好事,不管身体上的还是心性上的,我都谨记师父说的“吃苦当成乐”[5]。一天女儿对我说:“妈妈,你应该表扬我。”我问为什么?她说:“不是你告诉我谁骂我就让我谢谢他吗?我后面的同学骂我,我对他笑了。”我说:“你真棒!”

放暑假了,成绩单发下来了,女儿说:“有一次我语文打了107.5分,全班第一,老师拿了一节课表扬同学,但只对我说了一句:你每次都挺好。只这一句,然后拿出大量的时间去表扬那些不如我的同学。”我微笑着听着,好象听别人的故事,这样的事情已不再让我动心。

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为一个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来衡量了。”[3]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时时都保护着弟子!叩拜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普照〉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