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淮阳夫妻遭枉判入狱 郑现金被迫害致喉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省淮阳市东南角小镇鲁台的郑现金、王好梅夫妇,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多次遭绑架、关押,王好梅遭非法劳教,郑现金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六年七月,郑现金、王好梅夫妇第五次被绑架,并都被诬判五年冤刑。在河南新密监狱,郑现金被迫害的喉管切开,插入管子,维持生命,保外就医回家,将孩子的积蓄都花空了。现在郑现金生活非常困难,只能从胃管里往胃里注射流食。

郑现金是河南省淮阳市东南角的小镇鲁台人,曾经是个事业有成的商人,在河南省都很有名。郑现金修炼法轮功后,他身心受益很大,摒弃了很多恶习,按照真、善、忍为人处世,获得的好评如潮。

郑现金在监狱被迫害得不能吃饭,只能用胃管往胃里送流食,气管切开后成为喉癌,病保出狱,儿女送他去郑州省医学院一查,又转到郑大一附院,经过一个星期的观察和各项检查,花去孩子的3万多元积蓄,医生让回来保守治疗。女儿都已结婚,孩子小,不能长期陪伴她父亲。郑现金的妻子王好梅还在河南新乡女子监狱遭受迫害,郑现金在家中无人照看。

夫妻多次遭绑架关押,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四月,淮阳鲁台派出所警察王世民带领七、八个警察,闯入该镇鲁集行政村四所楼前对法轮功学员郑现金家非法抄家。在没有抄到任何所谓“证据”的情况下,将郑现金和妻子王好梅绑架到淮阳公安局,非法审问之后,将二人投进看守所迫害。警察非法关押王好梅八个月、郑现金七个月,讹诈俩人各五百元后,才先后放人回家。

二零零二年春,郑现金坐车去朱集镇办事,在车上讲大法真相,被朱集镇大杨寨村村民杨建中(是当时朱集乡派出所所长)的老婆举报到镇派出所,派出所经与公安局国保大队联系后,把郑现金劫持到县看守所关押。郑现金在看守所以绝食方式抵制无理迫害,被非法关押四个月,警察敲诈勒索五百元,才走出牢门。

二零零三年黄历二月初七那天,郑现金正在和一个朋友说话,鲁台警察王世民、国保大队警察王全栋,带领五、六个警察非法闯入他家无理抄家,翻腾一阵,什么也没有到,却又强行把郑现金绑架到拘留所。当晚共劫持了四名法轮功学员,把一个女的送进看守所,其他三个关在拘留所。一个周口市来的恶警宋国良把三位法轮功学员绳捆索绑,下狠手挨个毒打一顿。后来郑现金被非法送到许昌劳教两年。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日,警察王世民带领七、八个警察,非法再次闯入法轮功学员王好梅家非法抄家。在没有搜到任何所谓证据的情况下,逼迫王好梅骂大法师父。王好梅说:“我不会骂人。”警察说:“不骂就抓你。”结果把王好梅绑架,送进看守所。王好梅绝食十多天反迫害,警察看人生命危险,怕担责任,敲诈一千元,才让家人接走。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正是晒麦中秋的大忙季节,鲁台乡派出所警察王世民伙同一伙警察以查案为名,再次把忙于农活的善良村民王好梅绑架到看守所。王好梅不配合邪恶,绝食半个月,警察怕担责任,才让家人接走。

二零零六年黄历三月初七,鲁台乡派出所王世民带领七、八个警察,晚上十二点左右闯入王好梅家,抢走真相小册子六本、《转法轮》一本,又把王好梅绑架到淮阳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王绝食抗议迫害,因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看守所汇报到国保大队,队长常怡军硬是不管不问,后将王好梅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郑现金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郑现金去河南周口市买东西,周口市闸北分局警察以查身份证为名将他绑架。次日晚间十点五十分,警察越墙而过,在不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对郑现金在项城暂住的房屋(夫妇二人在项城谋生,临时租赁的房子)疯狂查抄,拿走郑现金的工资本和一千七百六十元现金。警察窦明科谩骂殴打三个孩子。

郑现金后来由淮阳县“六一零”和国保大队人员接回,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近半年时间,最后被县法院人员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监狱。

夫妻俩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七月三日,郑现金、王好梅、鲁桂英、丁旭芳、朱美兰、牛红启六人,被淮阳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当时,郑现金、王好梅夫妇先被绑架,被抢走私人物品和现金。鲁桂英等四位法轮功学员都是手机跟他们夫妇有联系。朱美兰被当天放回,怀疑是郑现金夫妇手机被监控,这是一起有预谋的绑架。在国保大队夜间12点10分窦明科和一刘姓恶警讯问郑现金,郑现金没有回答他们,窦明科嘴里骂人,郑现金不让他骂人,窦明科来到郑现金跟前,来回扇郑现金的脸8下。这都是国保大队队长程伟峰背后指使所为。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淮阳县城西关法院非法庭审,均被非法判刑:郑现金被非法判刑5年6个月、王好梅、牛洪启非法判四年六个月、丁旭芳两年、鲁桂英遭三年六个月。

二零一八年,郑现金在狱中被迫害的喉管切开,依靠从喉咙中插入的管子维持生命。郑现金被保外回家后,因为妻子还在被非法关押中, 他的处境也更为艰难。

儿女遭警察殴打 母亲悲戚离世

二零零一年在郑现金夫妇俩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中断绝了经济来源,三个幼小的孩子生活极为困难,因没钱交学费,二女儿被迫含泪辍学。

王好梅的母亲得知女儿、女婿双双入狱,悲伤害怕,嘴里不停的念叨,茶饭无味,忧虑成疾,吃药打针无效,病情一天天加重,眼看不久于人世。为让老人得到一些安慰,使病情能有好转,其家人到县国保大队含泪恳求放人,警察不予理睬。结果老人于二零零一年皇历十月初六悲戚离世。家人去公安局要求放王好梅回家一天为母亲送终,却被公安局副政委任伟一口拒绝。(任伟后遭恶报,被判刑二十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郑现金再次被周口市闸北分局警察绑架。次日晚间十点五十分,警察越墙而过,在不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对郑现金在项城暂住的房屋(夫妇二人在项城谋生,临时租赁的房子)疯狂查抄。郑现金的大女儿说:“你们黑更半夜闯入民宅,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抄俺家?”几个警察亮出工作证,其中两人是周口市公安局的。警察受到质疑,气急败坏,窦明科用拳头打了郑现金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的脸,姐弟三人一个个脸被打的青肿。恶人又窜到二楼和三楼其他住家,疯狂破门而入,二楼的门被跺坏两合,三楼的门被跺坏一合。郑现金家里的所有生活用品,除锅碗瓢盆和睡的床之外,其它全部洗劫一空。警察还扬言:“如果有办法,得叫挖地三尺。”

关于郑现金、王好梅遭受的迫害情况,请参看明慧网报道:《屡遭迫害:绑架、劳教、判刑,再遭判刑……》、《郑现金被新密监狱迫害 喉管被切开 目前生活艰难》等。

人间不是中共为所欲为的乐园,善恶有报是万古不变的人间真理。今天中共高官出现的落马潮,是迫害法轮功,做恶的报应。了解真相,善待法轮功学员,将功补过,才有美好的未来。呼吁国内外善良人士用正义制止邪恶之徒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