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们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售货员,在我这些年的经历中,看到我的同胞,一群善良的人,在一言堂的铺天盖地诬陷宣传的社会环境下,因为害怕自己受到威胁,不敢展现自己的善良、正义,怕在日后的某一天受到牵连遭受无辜的伤害,只能无奈的紧跟中共的迫害节奏,从而有意无意的使自己的道德下滑着,最终使自己也受到不同的伤害。

其实人内心都渴望真诚、善良,希望活得更有尊严、更有诚信、互相尊重。

有一群人在用自己的方式希望提升整个社会的道德,尽管遭到误解、诽谤、甚至生命的威胁,也没有改变他们的初衷。他们希望能用自己的付出,换来他人的平安幸福,他们是——大法弟子,就是人们常说的法轮功学员。我很庆幸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下面我来说说我和我的同事们。

修炼前虽说我不是一个别人眼中很坏的人,但是自私、唯利是图(做临时工时偷拿过单位的东西回家)、暴躁、冷暴力等毛病都有,有时按现在的话讲还象一个“愤青”。

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最初我是抱着治病的想法走入大法的,所以对“修炼” 一点概念都没有,只是觉得真、善、忍好,应该成为自己的做人准则。这么多年在迫害的环境中走下来,才一点一点明白大法是修炼。

我很理解、同情普通的老百姓,如果我不是在法轮功这个修炼群体中,恐怕也会被当权者的那些谎言所欺骗,犯下诽谤佛法的罪。我周围的朋友、同事他们如果不是被谎言欺骗,不是被错误的舆论引导,他们一样会很善良、富有正义感。所以,当他们在了解真相后,就在力所能及的抵制这场迫害。

我写出这些事,是有感于我的同事们在知道了法轮功是被造谣、诬陷的事实后,表现出的对法轮功态度的巨大反差。仅举例说明。

迫害开始的一九九九年底,我被调到另一个分公司,可能领导想孤立我,或者有别的想法。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所有的同事都不认识,我刚报到,分公司经理就指派了一位同事“照顾我”,实际就是监视我。我去哪里她都跟到哪里,甚至去厕所。可能怕我有非常的举动。同事们也不和我说话,我就默默的自己干好工作。

我在原单位就是个销售能手,业务对我不是问题,问题是没完没了的办的那些“学习班”。所谓“学习班”,就是由总公司书记和几个处长一起,脱产所谓帮助我和本单位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其实就是以工作和人身自由为威胁让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学习班期间没有工资,一天只有八毛钱生活费。分公司经理给家人打电话:如不放弃法轮功就送监狱!

还有的同事们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我,也可能怕我杀了他们?那时的每一天都如同一年一样长。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按真、善、忍对待一切人和事。

这个分公司效益非常好,供应商为了销售、也为了互相的竞争,给公司的赠品不但种类多而且不限量,要多少给多少,供应商从不过问赠品去向,其中有:食用油、洗衣剂和几乎所有家庭必备日用品。这自然也助长了大家“不拿白不拿”的心理,且拿的心安理得,连经理都拿这些赠品作为福利发。

几个月后(不记得具体多长时间了),开始有同事悄悄告诉我:这些东西你拿走没人会说什么。我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这么做。”同事看看我没说话。

渐渐的和我说话的同事多起来了,大家很好奇:我和他们一样啊,只是比他们多了一个“炼法轮功的”这样一个身份。于是大家就不断的告诉我:“拿吧、拿吧,没人说你。”我还是那句话:“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这么做。”

那时我还不懂讲真相,只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去做罢了。

有一天,我一个人在摊上。隔壁摊的同事忽然扔过来一个东西,我捡起来一看,是她们摊的赠品(不记得是什么了),她向我摆手,意思要我拿着。我向她摇摇头,同时给她扔了回去。一会儿她又扔了过来,我再次给她扔回去。一连三次,她就不再扔过来,也没和我说话,这事就过去了。

那时我们有外联任务,就是要求我们鼓动那些在自己单位有权力的家人、朋友,在他们本单位需要采购时从我公司采购,从我公司走账。同时规定:完不成任务受处罚,只是没说如何处罚。同事们有能力的开始找人,没能力的开始想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完成推销任务。

我是没能力的,我也不想作假。一天天过去了,只有我的名下没有销售出去任何东西。开始有好心的同事说,去找点销售小票就行。我笑笑说:“谢谢,我不作假。”(其实修炼前我也做过)。处罚规定下来了:完不成销售任务的可以拿自己的星期天工作补上。我很高兴,太简单了,星期天就高高兴兴的去告诉主任:“我上班来了,你在我的出勤表上画休礼拜吧。”主任说:“你再想想,有个礼拜多不容易呀!”那时因销售好,所以很累,大家都盼着能多休几天,我说:“没事,你画吧。”我就去工作了。

不记得在划了多少个星期天后,一天主任告诉我:“你该休息就正常的休息吧。”“那我的外联咋办?”我问,“你不用管了。”最后这事咋解决的,我也不知道。

同事们越来越维护我,这是我能感受到的。有同事悄悄问:“(修炼)法轮功都是你这样吗?”“我是最普通、最普通的,并且是修得比较差的。”我回答。

他们没有过多的话,可是他们在默默帮助我,经理、主任、同事,在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给我捐款(我没收到,他们不知道该把钱给谁)。回来正常上班后,“六一零”办公室的人(他们一会儿说是市委的、一会儿说是市局的)来单位调查,从总公司书记到分公司经理,人人都不停的说我人好、工作如何优秀,弄得那些“六一零”们不好意思了,只是不停的说,“哎,你的口碑真好,我们只是来看看你,没别的意思。”

二零零一年我被评为销售能手,奖励我去旅游。W主任认真、严肃的说:“凭什么不让我们去,我就报她去,看谁不让去!”二零零零年得这个奖励的就是我,上一任主任怕批不下来,和我商量让给了别人,我同意了。这次我去庐山玩了一星期。

这个W主任一路高升,在部长位置上退休。也应了善有善报的理。

另一位同事D姐走哪都堂堂正正大声说:“法轮功就是好,不做假、不骗人,就是好。”任谁都没想到D姐会被提到主任位置,而且没找人、没送礼。这在我们单位是不可能被提升的,特别是D姐的工作能力是遭到很多同事质疑的。可她提升了。

最初的阶段我帮D姐准备班前会的讲稿、分析工作内容,慢慢她自己就步入正轨了。她在主任岗位退休,退休金高于所有同岗位退休人员。

我在修炼中,除了得到健康的身体,心性的提高也使自己远离争争斗斗,遇到矛盾退一步,让自己和周围人都感到心情轻松、人人和睦相处。

二零零零年买了住房,两居室,买完后才得知,单位有规定不给新买房的报销暖气费,而且我买的房子面积超标,这就铁定不能报销暖气费了。一年八百多块钱呢。那时工资少,又是贷款买房,我把生活费控制在一月一百元包括水、电、煤气,这样一年的生活费才一千二。同事说去找程总送送礼,说说情,我说大法弟子不送礼,不助长歪风邪气,这是师父明确告诉的。“那是你将近一年的生活费呀!”我无语,不知该怎么办。但我就守住一条底线,坚决不送礼不走后门。“我去送,我和程总很熟,而且我出钱。”这时我们摊长说话了,她知道我很困难,平常就总是从家里带好饭和我换着吃,还说自己换换口味。我说:“不行,你去也是因为我,这等同我去做一样。不就一年八百多块钱吗,我自己能掏。”她们看我态度坚决就不说话了。

快到冬季,我在准备钱,忽然有一天,经理通知我:把你的房本拿来,去给你试试(报销暖气费)。原来领导层分了新房,也就是领导都是新购房户而且人均使用面积都超标,“复印件行吗?因为贷款还没办下来房本还压在银行。”就这样我交了复印件,很快我被通知可以报销我的暖气费了。啊,真的呀,同事们都为我高兴,“是啊,我是有师父管的人,你们羡慕吧,这么多年你们是一轮又一轮的感冒,从没有我的事,你们甚至感冒以后抱住我就想让我也感冒,结果也是失败。”同事们服气了。

二零零三年我被公安分局绑架,关在公安分局的六天里,领导、同事每天不止一两个人去看我。老百姓一般都不愿和公安打交道,我不知道他们做了怎样的努力,六天里每顿饭都是副经理送来,她没空也会派同事送来。因为从没经历过那种状况,我一顿饭都没吃,他们仍坚持送。甚至我从里到外的换洗衣服、妇女用品,全是新买的,最后连警察都感慨:“你人太好了!”

这也避免了我被酷刑折磨。

从劳教所回来后我谢过了所有人。

那是二零零六年(或二零零七年),我才真正知道同事们对我的评价。一次,一位顾客走了以后又回来,说在我们摊丢了东西(不记得是什么了),说是我们的人拿的,要让每个人说清楚,不然报警。当时的摊长说:我们就这几个人,都在这,没人会拿你东西。我们可以和你去办公室,某某(指我)不是那样的人,她不会拿,你不用怀疑她。这位顾客没提出异议,摊长让我留下看摊,她们去解决。

我自己当时都很震惊,没想到我在他们眼里是这样的。

朋友,也许你身边没有法轮功学员,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平时咋对待亲朋好友的、怎样工作的、在与周围人发生矛盾时是怎样对待的,或许你自认为自己什么都知道,现在这个社会不可能有看着便宜不占的,不可能有把好事让给别人的人……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设法找到《转法轮》这本书,去看他三遍。他不会伤害到你,也不会给你制造麻烦。能伤害到你的是公权力。你想知道谁拥有这些你认为不可能有的吗?就我自己的经历告诉你:慢慢去认识法轮功,慢慢认识佛法,这样,慢慢你也可以发现原来生活可以用轻松的态度、不争不斗的心境去面对。当然该你得的东西你也不会失去。

佛法当然是有益于人的,这也许就是你心底的善良的呼唤。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