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公安局肖文东被调查 曾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原哈尔滨市公安局副局长肖文东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被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现年六十三岁的肖文东于一九九九年二月至二零零七年五月,任中共哈尔滨市公安局邪党组成员、副局长。二零零七年五月,转任哈尔滨市司法局邪党委副书记、副局长。二零零九年三月,任哈尔滨市城市管理局邪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二零一零年一月,任哈尔滨市人防办邪党组书记、主任。二零一五年八月,任哈尔滨市人防办正局级干部。二零一五年十月退休。

肖文东在任职哈尔滨市公安局副局长八年多时间里,全面贯彻实施江泽民的灭绝政策。在策划、部署、指挥和推动哈尔滨市疯狂迫害中一直起着主导作用,是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得力干将。因此被海外明慧网列入“恶人榜”。

二零零二年四月,邪党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下令黑龙江省公安部门在三个月内要抓六千名法轮功学员。据了解,罗干这次给黑龙江省的政法系统直接下达的指标是:四月抓两千人,五月抓两千人,六月抓两千人,他命令公安部门要专抓法轮功,杀人放火及刑事犯罪都可不管。

目击者指出,警察以查户口的名义逐家搜捕,如果碰到不给开门的住家,就强行撬门,或用吊车机械、消防车等破窗而入,警察闯入民宅后先搜家,如果没翻出资料就问炼不炼法轮功,说炼就抓人。许多当地监狱已不敷使用。

肖文东所任职的哈尔滨市是迫害的重中之重,哈尔滨市大批法轮功学员在此次行动中被绑架、抄家、监控电话、跟踪、蹲坑、非法关押。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零五年九月,哈尔滨市又一轮大搜捕,系中央一号案,由中央派人督办,省市区联合组成专案组,哈市公安局副局长肖文东直接负责,此案牵扯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达一百多人,警察刑讯逼供,没几天就传出迫害致死的噩耗,有的夫妻双双身陷囹圄,有的家属被株连,黑龙江日报集团女记者叶之泓,因为和法轮功修炼者交往,了解到他们被迫害的事实,也被非法抓捕。

肖文东为求高官厚禄积累政绩,不惜泯灭道义良知,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群体大开杀戒。在他任公安局副局长的八年中,仅仅哈尔滨市阿城区,这一个区直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九人,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共有三十一人,被骚扰、跟踪、监控、绑架、抄家不计其数。

肖文东任职期间阿城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法轮功学员白秀华,女,四十岁,原阿城交界镇派出所户籍警察。因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公职,先后三次遭非法拘捕。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白秀华再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在阿城市第二拘留所,后被劫往万家劳教所。白秀华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酷刑虐待,于八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鞠亚军,男,三十三岁,阿城玉泉镇一普通农民,平日为人忠厚,老实,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鞠亚军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绑架、关押两个多月,期间受尽折磨。

回家一个月后,鞠亚军又被派出所警察绑架,遭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三天三夜被捆绑在铁椅上,不许睡觉。八天后,他又被劫持到长林子监狱。期间他经常遭受体罚、酷刑,浑身长满了疥疮,流脓淌血,生活不能自理,惨不忍睹。在长林子监狱,鞠亚军共绝食反迫害三次,遭到残忍的迫害性灌食,他的嗓子肿得已经插不进管子了。大约十月二十一日下午,鞠亚军被拉到长林子监狱卫生院,当晚九点多钟被送回监室时他是昏迷不醒的,手臂上有针眼儿,究竟被打的什么针、灌了什么药没人知道。鞠亚军原没有任何病史,身体非常健康。但从那天起,鞠亚军就抬不起头来,处于神智不清状态。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四日,长林子监狱一行人将不省人事的鞠亚军拉到玉泉镇政府,然后开车就跑。家人立刻将鞠亚军送医,因抢救无效,鞠亚军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早四点离开人世。

◎李洪斌,男,四十四岁,哈市阿城区人,阿城东环砖厂上班。二零零一年,因发法轮功光盘被抓,并被劳教两年,送到长林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李洪斌经历了非人的迫害。二零零二年七月,长林子劳教所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因绝食被打、被关进小号。李洪斌被打得很重,身上带伤。由于绝食的人太多,小号里关不下,李洪斌等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挂了四天四夜,之后继续坚持绝食。后来李洪斌被殴打、吊及灌浓盐水,迫害得很严重,腹内剧痛,生命垂危,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被高挂在监栏上迫害三天三夜,直至眼看就不行了,才被送万家医院。刚到万家医院,李洪斌就咽气了。

◎张炳祥,男,黑龙江省哈市阿城区人,四十八岁,在阿城医药公司中心大药房工作。

二零零二年七月四日,张炳祥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长林子劳教所里,他整天被逼坐小板凳,全身长满了疥疮,干活从早三点半到晚十点半,超强度奴役劳动,并每天被强迫看诽谤大法的书和录像带,精神上受到了严重迫害。身体也渐渐消瘦,由原来的一百五十斤降到八十斤,曾三次被送到哈尔滨市二院抢救。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二日,张炳祥从劳教所保外就医回家,身体一直没有恢复。十二月长林子劳教所要对他进行身体复查,预谋将他带回劳教所。张炳祥被迫流离失所,身心终于承受不住这种残酷的迫害,于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四日去世。

◎常淑华,女,修炼前有心脏病、脑动脉硬化、颈椎病,植物神经紊乱等很多种病。自从一九九八年开始学法炼功后,身心受益,无病一身轻。

常淑华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五日被绑架,送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心脏出现异常现象,然而当地政府职能部门不但不放人,还非法劳教三年,常淑华因不接受蹲罚,两个女狱警轮流踹她脚脖子,给她上大挂三个多小时,致使她后来精神有些失常,经常有病,是劳教所里的重要病号,到省公安医院检查是:心肌梗塞。常淑华于二零零七年七月被迫害离世。

◎卞福生,男,七十二岁,二零零四年四月九日,被非法判刑四年。老人被判四年硬是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关押迫害,致使病情恶化,出现生命危险,监狱借此勒索家人几万元,二零零五年才让他保外就医。

卞福生老人回家后,身体一直不见好转。他在监狱里亲眼目睹了狱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几年来亲身经历全家人所遭受的迫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病情一天天恶化,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五日含冤去世。

◎王淑芳,女,现年四十九岁,是阿城北燕厂职工。二零零一年六月,她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阿城“六一零”办公室非法抓捕,关押在阿城拘留所六个月。王淑芳坚定信仰,抵制邪恶迫害,被阿城“六一零”办公室非法劳教一年,押往哈市万家劳教所。

在万家期间,王淑芳经历了种种的折磨与伤害,这其中有来自警察和被利用的犯人对她的迫害。几个夜卫经常说:“打死你们白打。”“打死一个少一个。”“打死你们给我们减期。”“打你们就是个玩。”“这是政府给我们的权力。”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王淑芳才从被接回家。当时她腹腔大量积水不消,连拉带吐血,神志恍惚不清,下肢瘫痪,状况很凄惨。王淑芳回到阿城家中后,其情况不见好转,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八日离开人世。

◎温景田,女,六十八岁,阿城农机厂退休职工,修大法前全身有病,半身不好使,走路费劲,痔疮、胃病,修大法后不到十天全身病神奇的好了,走路生风,干活不累,又能照顾人了。

二零零零年,温景田因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绑架、关押在阿城看守所,和女儿李洪梅关在一起,因抗议非法关押,拒绝在刑拘票据上按手印,警察刘义等八、九个人蜂拥而至,连踢带踹,回到监室李洪梅被打的尿血了。老人亲眼目睹了女儿被打的这一切,吓得全身抽搐。绝食三天,由于年纪大不久被释放,回到家中,农机厂不法官员多次上门骚扰,派出所也不断施加压力。本来身体虚弱的温景田老人,有家不能回,东躲西藏,精神高度紧张,加上在狱中的迫害,不久就含冤去世。

◎隋景江,男,五十一岁,家住阿城区舍利乡太平沟,是个耿直而又善良的农民。修炼法轮功前,隋景江曾患肺癌,修炼法轮功后不久,他的肺癌不翼而飞,在大法中他又获得了健康和新生。隋景江曾两次遭劳教所注射药物迫害,

二零零六年,隋景江与妻子一同在家中被绑架,并被劳教一年,到那里不久,又给隋景江打了一支不知名的毒针。这一针打下去,隋景江彻底崩溃了。他失去了记忆、精神失常。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底,隋景江被劳教所提前放回家时神智不清,走路不稳,讲话时舌头发硬,大冬天穿着单衣服在外边跑也不觉冷,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一岁。

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法则,那些积极参与迫害的党羽,恶报已然现前。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诸如薄熙来、周永康、苏荣、徐才厚、李东生、王立军、万庆良等中共高官锒铛入狱。

殷鉴不远。人类社会的正义,曾经将法西斯头目、南斯拉夫的独裁者、红色高棉的杀人魔王都押上国际法庭,也同样可以将江泽民集团与中共官员押上审判台,这一时刻不日即到。

现如今,为求高官厚禄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公安局副局长的肖文东,将为当年的迫害付出惨重代价,阳间的恶报只是开始,地狱无尽的惩罚将等着他。

常言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那些还在听党话,跟党走的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们好自为之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