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掉两个大包袱 抓紧时间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

脱离电子游戏的魔难 扔掉一个大包袱

这是一个断断续续缠绕我十几年的执著,说来一个六十多岁的人执著于电子游戏,可能让人无法理解。

我从事教师工作,不坐班,有些时间可以自行安排。由于工作需要,从一九九七年末就开始使用电脑,从一体机换到“486”时,就开始接触电子纸牌游戏,工作中,只要有一点闲暇或者遇到烦心的事,就玩一会儿。

后来网络上所谓的“益智”小游戏增多,并不断升级,接触多了,就有点成瘾了,和年轻人一样的总是想着“过关”(电子游戏中的名词)。有时手里的鼠标快速点动,心情却很烦躁,心里想停而手还在动,有时也意识到是魔的干扰,但是却排除不掉。结果是想不起来时,可以几天不玩,玩起来时,就会持续一、两个小时,很多时候都是以“工作太累了,休息一下大脑”为借口安慰自己。

当离开电脑拿起大法书籍时,又会看不起自己,这哪里还象一个大法弟子!在很自责和无奈之时,我曾反复学习师父的这段法:“你看哪个佛、道坐那儿叼个烟卷?哪有那样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的目标是什么呢?你不应该把它戒掉吗?所以我讲你要想修炼,你就把它戒掉,它伤害你身体,又是一种欲望,和我们修炼人的要求正好相反。”[1]师父的话好象就是针对我说的,我真是修的太差劲了!明知是执著却抓住不放,明知是魔的干扰却无力清除。

十年前的八月十五的夜晚,我郑重的站在月光下,带着悔恨的泪水,心里想着师父,双手合十向师父发誓:弟子从今以后再也不玩电子游戏了,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请师父放心!师父真的帮了我,此后就再也不玩电脑里的电子游戏了。

近几年,手机不断的提高和升级,智能手机中到处都有游戏,即使是购物平台中也有些小游戏。近两年,不知是从哪天开始,又偶尔玩上了手机里的游戏,虽然每次玩的时间不长,但是手指一动,就是执著呀!可见我对电子游戏的执著还是没有完全去掉,遇到没见过的小游戏,都会打开看看有什么新的玩法,回头又后悔,心想师父这下可真的不能管我了,我都保证不再玩了,怎么又被旧势力钻空子了?

我也向内找,发现自己就是常人的心太多了,各种不好的心都能找到,这可怎么修啊。有时会想起师父的法:“谁能不犯错误?错误算什么?咱们做好就是了,是吧?但是关键是你那颗心。不是修去人心吗?”[2]是啊,我的这颗人心距离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者就那么远吗?

我平时作息时间比较规律,炼功学法时间基本上能保证,每天的安排就象编了程序,长时间感觉停滞在一个层次上,甚至有时做梦还会飞快地下楼梯。

我觉得执著心太多,真是很难去掉了。师父在《转法轮》和各地讲法中苦口婆心的反复讲关于去执著心的问题,平时也在学,可就是没做到学法入心。一次在学法中,学到师尊的这段法:“吃肉不吃肉本身不是目地,去掉那个执著心才是关键所在。”[1] 心里一震,“关键”二字打入脑中,是我自己不想去掉那个表面贪玩求安逸、背后隐藏着很多不好因素的执著心哪!没有那个执著心,魔也就无漏可钻了。

一段时间里,我每天晚上都要背诵师尊在《精進要旨》中〈真修〉这篇经文,反复学习其中这段法:“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3]执著游戏的那个心就越来越淡了,手机上的游戏再也吸引不了我。有时即使偶尔打开看到了也会觉得可笑,自己怎么会执著这么无聊的东西呢?这样彻底解脱了电子游戏这个梦魇般的魔难,这个常人之心终于放下了。玩电子游戏的执著去掉了。

放下对网络的执著,扔掉另一个大包袱

现代社会中手机已经深入人们的生活,几乎是人人都离不开手机,甚至位于边远地区的人们也用上了智能手机。手机让人麻木和呆滞,我们也看到在常人中出现的许多以各种名目描述手机控制人类的漫画,很多都是在不知不觉中走向恐怖和死亡的,细思极恐。我对手机的执著取代并超过了电子游戏,但是在师父法理的指导下,了断的却也很痛快。

对于我来说,陷入网络泥淖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多年来一直如影随形的出现在我的修炼中,不知不觉的受制于旧势力的掌控。看到明慧网发出的关于《所有大法弟子须知》的通知后,我马上意识到师父在带领我们“逆流而上”[4],在修炼中登上一个新的台阶,自己应该快速卸下长期背在身上的大包袱,迈出走向神的这一步。

首先我快速的删除了QQ,然后才是慢慢的割舍这几年深受其害却又不舍得放下的微信。由于近五年来,我大部份时间都是远离亲朋好友(先生退休后,就到海南工作了,我陪他一起在那里生活,每年夏季回东北的家),所以基本上每天上午都是在用微信收发大量的信息、图片或者是语音聊天。这样常常乐此不疲,可是回过头来又因浪费了时间而懊悔不已。这种常人化的状态使我很自卑,不好意思与同修来往。我曾多次下决心改善现状,结果也只不过是缩小一下使用范围而已,根本没有想到删除。

这次明慧网向大法弟子发出了这个通知,我意识到这是真正要砍掉这只扼杀我修炼的黑手的时候了。我解除绑定的资金,然后用电话与亲朋好友作了说明,并删掉微信,之后又遵照明慧网通知的要求将手机格式化。这时,手里完全是一部新手机,51G的图文资料全部归零,当时心里一震,保留了几年的三千多张精选照片忘记储存了。可是真正让我内心感动的是,心里那一丝的不舍瞬间便化为乌有,我切实体验到了“放下”的轻松畅快,完全是一下子卸掉背负重物的那种轻松感!虽然是被动的删除,但是非常庆幸自己能够又清除了一个路障,轻身减负前行,做一个真正走在神路上的人。

实际上,让我陷入网络泥淖的除了微信和QQ,还有网购。七年前,为方便生活开始网购,陆续绑定了若干购物网站,经常打开,比比看看的买东西,自得其乐,甚至成瘾。此外,手机里还有一些实用型包括与资金有关的软件,除了购物之外,还利用这些存款和理财。我想这些网络软件也应该全部删掉,真正结束这些浪费时间精力并且执著不放的东西,也是清除干扰所必须做的。我一项项的清理、中止和赎回资金,然后将其关闭。这期间,我发现这里有很多纠结和不舍,这种割舍也体现了修去常人心的过程。

自己这些年提高缓慢,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就是因为一只脚始终陷在这样一个深坑中不能自拔!师父已经将我们从地狱里救出来,洗净,领我们走上幸福的修炼回归之路,我们怎能挣脱师父的看护,自己还往那粪坑里跳呢!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必须真正的跳出网络泥淖,洗净自己,才能修炼啊!

这次清除网络的羁绊,使我产生了一种没有干扰和牵挂的轻松自在的感觉,赢得了更多的时间用于做好三件事,为精進实修创造了条件。

3、当我悟到应该抓紧救人时,主元神精神起来了

前一段时间发生了一件事。与一个数年未见的同事在街上的公交站候车不期而遇,交谈了几分钟,答应了周末到她的新家(位于我家小区对面)看看。当时我就想,这回有机会给她讲清真相了,一定要救她。

周日晚上六点,我如约给她打了电话,她当时正在饭店吃饭,回答说吃完以后就来找我。半小时后再打电话时,她丈夫说她心梗了,正在抢救,我当时可真的是吃惊不小!

当我快速到达饭店门口时,人正在120车上抢救,看上去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随后,我陪同去了医院,目睹了她最后的被无效救治、失去基本尊严的几十分钟。

回到家后,我的心一直不能平静,不仅仅是对一个生命的惋惜,更主要是自责:如果在这之前,她能明白真相退出邪党,就不会走的这么突然了,现在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接下来,我度过了一个几乎是失眠的夜晚,因为一切来的太突然,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一时无法抹去头脑中那生命失活的真实影像。

第二天平静下来之后,我就想:这种事怎么会偏偏让我遇上呢?一定有我该查找的原因。思考前因后果,我发现了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在约见之前,我就想好了这次一定要给他们夫妻二人办三退,两个人都是党员,过去劝退没有成功,这次有时间了,就要尽量讲清真相,真正的让他们明白。但是我们知道,人的生命是有定数的,也是有序的安排,如果没有赶到这安排之前讲清真相,那就失去了得救的机缘。至于是不是还有其它原因,就无法得知了。

另一方面,这个生命的死亡过程只在喘息之间,人刚刚从饭桌前站起来,就坐地而绝,连施救的机会都没有,此后的时间都是徒劳的抢救,其实就是做给家属看的。这次让我目睹了生与死的秒变距离,理解了“瞬间”的概念!现实中,几天前的音容笑貌所展现的鲜活生命与灰暗凝滞的死亡状态悲哀的交织在一起,让人的思想一时难以接受和转换。

我悟到这种快速的表象是在提醒我时间的紧迫,过去所了解的一切都是真实无虚的,天体、宇宙、世界、生命、万事万物都是无情的。一切自有安排,时间不等人。我十分自责自己在救人这方面做的太差,心中有想法,可行动总是跟不上。人的生命个人难以把握,死亡对谁来说都不遥远,旧势力是在和我们抢人哪!自己在三件事中讲真相救人做的比较差,平时也很着急,但是一直没有太大的改观,所以经常会有一种自卑感。想到这些,我在心里默默的跟师父说:师尊,弟子知错了!今后一定要精進实修,抓紧时间救人。

当我思路清晰的悟到这一点时,心情马上就轻松明朗起来,头脑也清醒了很多。第二天早上起来打坐时,我发现,长期以来困扰我的打坐经常不清醒的问题出现了转机,这次真的是心静清醒、腰直身正的坐了一个小时,自己的主元神精神起来了。

炼完静功,我的心情好激动,是师父帮我把那些不好的物质拿掉了!我高兴的心情无以言表,因为自己修炼二十多年来几乎每天都要打坐,可是近年发现很少有十分清醒的时候,知道的同修都替我着急,却无力帮我,我自己也是长期处于苦闷无奈的状态。这次之后,真正体验到了修炼的幸福。

师尊,您的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让您操心了!从今以后,弟子一定要抓紧实修,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