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明慧通讯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二零一四年初,我地协调同修让我参与了调查本地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情况。

在参与这个项目中,在师父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十多年前一名(在这之前一直不知道该同修的姓名和住址)在北京被恶人迫害致死的本地同修的家属,了解到了被迫害致死同修的情况。从这件事件起,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我就决定把本地被迫害致死同修的个案调查整理出来,报送到了明慧网。以后又调查整理了部份被非法判刑的同修和被非法劳教的同修以及在当地看守所被迫害严重的同修的案例,报送到了明慧网。

二零一六年末,我又汇总整理了当地被大魔头利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的案例。我还参照外地同修的做法,整理了本地十八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我的做法是先利用各种办法搜集资料,包括从明慧资料馆上把本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下载下来;让被迫害的同修亲自写出自己被迫害的经历。不会或不擅长写字的同修我采用他(她)口述我记录的办法。后来为了节省时间,不打乱同修的叙述思路,还能保证同修本人说话的语言习惯和口吻,我就采用录音设备录音后,我再自己从录音上把同修说的话记录下来進行整理修改。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揭露迫害是抑制邪恶、制止迫害,更重要的是救度众生。所以我在整理稿件时非常认真,尽量准确。有时为了整理一个稿件,我要参考很多关于这个同修的素材,修改两、三遍,尽量完善。我还认为写揭露迫害的文章,不仅仅是为了揭露迫害而揭露迫害,我还把大法的美好(就是同修得法的受益情况)首先体现出来,形成强烈的对比反差,让文章呈现出大法好,中共邪。

在整理稿件中,我逐步改变生硬枯燥的写法,为了让世人愿意看,就通俗化、人情化、故事化,以同修说故事的方式讲述自己的修炼经过和被迫害情况。同时还要学习《九评》和《解体党文化》,避免写作时的党文化写法和用语、用词。

下面是我做这个项目的体会:

一、学好法修好自己是做好这个项目的根本保证

不学好法,不修好自己,没有师父的帮助,心性提高不上来,就容易陷入证实自己的框框中,什么也做不成。

有一段时间,我为了急于整理稿件,家务活也不干了,都落到了妻子(同修)一个人身上,她就埋怨我,我不向内找,还怨她干扰我,结果两个人的心性都没有提高上来,还影响了做正事。后来我学法悟到:是我错了,不能因为自己的项目重要而不干家务。妻子也是同修,她也要做三件事,也要走师父安排的路,怎么家务都让她一个人干呢?后来我就力所能及的主动做一些家务,妻子很高兴,还是大力支持我做项目,尽量不让我做家务。

二、需要保持强大的正念才能坚持做好这个项目

早在二零零三年《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 ◎师父评语》发表后,我地的协调同修也重视这件事,搜集了当地同修被迫害情况,但都是以汇总表格的方式报送给了明慧,而同修本人被迫害案例的手稿没保存都销毁了,很是可惜。因为当时迫害很严重,谁也不敢保存,担心落到邪恶手里,保存的同修和提供素材的同修被迫害。后来做这些项目的同修有离开本地的;有不幸离世的,有不做协调工作的;有不愿做这个项目的等等。因此这个项目以后就几乎没人做了。历史的安排就落到了我的头上,我就靠信师信法,保持强大的正念来做这个项目了。有时也有无名的恐惧感袭来,我就暂时放下手中的事,发正念,我想:我走正路,有师父保护我,谁也不配动我,我就一直做到现在。

三、安全问题必须重视

虽然有师父保护,但是人的这个层面还是要注意的。通过学师父讲法,特别是学师父在《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和看同修的体会文章,我要注意安全,为同修为自己。所以我做这个项目保持低调、封闭、修口。尽量不让无关的人(包括同修)知道我在干什么,同时把保存资料的法器加密并保存好,为自己负责,为同修负责。

我做这个项目有苦有甜。苦的是寂寞,想找个合计商量的同修都感觉困难,有时都不愿意做了,因一天天几乎都坐在电脑前,后来都不愿意打开电脑了,但一想到这是我的责任和使命,是我签下的誓约,是师父让我做的,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就义无反顾的继续做着。看着明慧发表的一篇篇揭露迫害的文章,是同修多少的心血,我这点苦算什么!

几年来,我除了主要做揭露迫害的项目外,还帮助一些同修整理了诉江状和“五·一三”征稿及大陆法会交流稿等等。

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我活不到今天,也走不到今天,没有师父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一切,不管以后的路还有多长,我要走正走好最后证实法的路。

以上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8/当好明慧通讯员-383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