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来打真相电话?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三日】我刚开始打电话的目地很自私。在二零一六年法会上听到师父讲法后,深感自己救人,尤其是针对中国大陆民众这方面,做的很不足,感觉要打分我也就只有二十分左右吧。心里为自己着急,就想应该多做一些了。

但是做什么呢?我的视力不好,很多事情我想做也做不了。想来想去,就觉的打电话是个选择。但是也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很难的,我这个人不喜欢跟人打交道,更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现在要给大陆民众打电话讲真相、做三退,能不能行,我自己心里根本没有底。

再说我这辈子的性格中有“眼里不揉沙子”的特点,实际就是很敏感,又小心眼。我很容易就能体察到别人说话或做事背后的心或动机,又很受不了别人那些不好的念头。我就带着试试看,不行就给打电话同修发正念的心态决定参与打电话了。

在RTC平台有培训主持人,完善的培训机制让我一下子感到打电话不是我想象的那么难。那时培训同修也没给我讲稿,我就录了音,一个字一个字录写下来,改好了自己在家对着太太念,最后念到她很烦了,我就照着稿子念,开始打电话了。对方一听语音语调就应该知道是照着稿子念的,结果照样有人同意三退,退的百分率不比我后来打熟练了的时候低多少。师父也鼓励我,给了我开口讲真相的力量。

我很开心的看着我三退的数字在增加,那时候很关心自己每天的三退数字,因为那数字就是我来打电话的主要目地嘛。记的那时候退的多的时候,我心情很好,唱着歌去吃饭了,退的少或者没人退就心情不好,话都不愿说。有一次我三天没有劝退一人,坐在那里感觉发烧了,我太太过来试了一下温度,真的发烧了,怪不得有个“着急上火”这个词。

做好一个三退就高兴,没做好就为自己难受,特别是对方同意三退了,问入的什么,结果人家什么也没入,我心里不自觉的想:可惜了,怎么不入一个让我退一下,自己都觉的我人的思想那么低下。

我向内找,其实不用向内找也知道,我对于三退数字太执着了,而且劝人三退就是为了自己。自己意识到了,就问自己,我这样对吗?离法的要求差距多大啊,我就有意识的克服,修去那个为了自己打真相电话这个自私的心。这个为自己三退数字来打电话的心一出来,我就想到师父讲的:“你看见哪个佛提着酒罐子?”[1]我就想,一个佛或道,会像我这样吗?怎么我就知道为了自己修炼中的得失那么情绪波动?那个念头一出来我就警觉,逐渐的,不知不觉中我打电话的目地改变了。我现在打真相电话的目地很明确:讲真相做三退救人,还有在这个过程中修自己。

我为什么来打电话?我是按照师父的话去做,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在履行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我在这个过程中修自己,提高上来,这样才能更好的履行自己的责任;我提高上来的本身也包含了救度众生,我的提高让我生命对应的更高层次的生命才能有机会進入未来。我進一步理解了正法修炼,这个与个人修炼的过程、方式、目地、份量等都完全不一样的。

打电话的目地转变过来后,我就自然做到了能坚持打、用心打。我打电话同时是在修自己,打真相电话是个修炼过程,我一边体察对方的心结,一方面体察我的心,符不符合法的要求?我的心不再那么被三退数字所动,我是在修炼,我是讲真相、在启发或帮助大陆民众增加善念,大陆民众是在做选择。打电话目地变的简单了,打电话过程中,冒出什么心就抓住它,对比法中所要求的,按照自己领悟的法的标准,修去那个心。我自己感觉提高的很快。

有一天遇到一个大陆人骂我的时候,我笑了,可能是对方骂的比较特别吧,我不记的了。笑完后,我突然意识到我不知不觉就达到了我以前认为自己不可能达到的心态。记的一九九九年之前,我们当地有个同修,在别人骂他、要打他的时候,他笑了,我还问他那时候你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他说当时没什么想法。那时我想,我可能永远也达不到这个境界。没想到在打电话之后不长的时间,我自然就达到了,我那时真的没什么想法,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不管对方是什么态度,我就做我应该做的,仅此而已。

我体会到,带着一个什么样的目地来打电话是一个关键问题。如果是劝退的人多,退的容易,就打下去;退的少,退的难,就放弃,那个来打电话的目地可能就不那么纯净。每次平台组织培训的时候,来的人不少,真正能留下来打电话的不多。我也遇到过一些以前打过电话,后来中断的又来培训的同修,他们有的是因为参与了别的项目,但大多数是因为自己打电话的效果(实际就是三退的数字)不好,感觉打电话太难了,或认为自己不适合打电话,无奈放弃了。

如果我们打电话的目地改变了,我就是来做这个的,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修自己。这样就不会出现这类情况,面对那个过程和困难会暴露出我们各种各样的人心,在这个过程中修去这些人心,提高上来。

当然也不是说先把打电话的目地改变了,然后再开始打电话。不管我们是带着什么目地来打电话都没关系,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我们会逐渐的去掉那些为私为我的部份。如果因为打电话的困难而心情波动,就想一下,是什么心让我心情波动?我为什么要来打电话?对照法的要求,我这个心符合我所在层次认识的法的要求吗?

面对来培训的新手,我会有意的示范给他看,我十个电话就有三到七个不接,接电话的也可能很快就挂了。然后就问,这么多不接、这么不容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然后跟他交流为什么会产生这些想法,还要告诉他这样的不接和挂断就是我们的真相电话的常态。不能老盯着退多少,或一个号码退多少个。只管去做,只管去修,只要坚持下来,过一段时间你回头一看,三退的数字自然也不少,但那不是我来打电话的唯一目地。

不管带着什么目地来的,我们在打电话的过程中,修自己,在遇到各种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情况下,暴露出自己各种心或观念,抓住它,修去它;更多的心思放到救人上,这就是我打电话的一个重要目地。

师父说:“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2]这段法中“人做人事”、“糊弄事”、“白做”给予我深刻的提醒。

我理解,不管是推神韵、媒体讲真相、打电话或面对面讲真相,做事本身不是我的目地,在做事的过程中修自己,提高上来,我把这个摆在第一位。记的有一个同修跟我说,今天我到现在一张票也没卖出去,你倒是积了不少功德。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不是来积功德的,我是来修心的。不是卖一张票你就长一点功,做一个三退就长一点功,而是去掉一点执着就能长一点功。

各行各业都能修炼,因为我们在各行各业中都会暴露自己的执着心、思维方式和观念等,我们在走一条路,那是在证实大法,关系到未来的宇宙。我们能不严肃认真的对待吗?

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不是单纯在做事,要在做事的过程中修自己,心性提高上来,真正提高了自己,正念强了,救人的效果自然就会提高。这就是我参与打真相电话的目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