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家人沐浴在佛恩中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日】我用感恩和证实大法美好的心,写出我和家人真实受益于师尊的慈悲和大法的恩泽!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我和家人也遭受迫害。我的妈妈刚要学法炼功,就因为我遭到迫害(被非法刑拘两个月),害怕得不敢修炼了。可是我的家人都知道大法好、师父好!他们都非常支持我学法救人,他们因此都得到福报。

二零一六年秋天,我的妈妈上山挖婆婆丁菜,不知道被什么虫子咬了。脖子后面就鼓起一个大包,一天比一天大,包上面还露出一个黑尖,肿得不敢回头,非常疼。她就买了独角莲膏药和消炎药。

吃了药、贴了膏药也不见好,妈妈就跟我说:“这回我也不贴膏药了,我就相信师父,我就求师父救我。”我说:“妈,这么多年你和咱家人都支持大法,支持我修炼,只要你诚心求师父,师父就能管你。”

我妈妈诚心求师父。第二天早上,她高兴的让我看她脖子上的包小了。一天一个样,现在全好了,皮肤就象没长过什么东西一样光滑,一切恢复正常。

我的爸爸也知道大法好,可是受邪党的无神论宣传,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我爸爸在年轻时,脑子里长了肿瘤,在北京宣武医院做了手术,肿瘤有鹅蛋大小。手术到现在已经四十六年了。术后留下后遗症,就是继发性癫痫,总抽,抽完就糊涂。吃了许多药,包括進口药都吃了,也不好使,药副作用还大。这几年又得了腰椎间盘突出,腿疼不能走路。二零一六年冬,我爸抽搐的非常频,几分钟就抽一次,还打嗝,吃饭嘴也不好使直淌口水。腰椎间盘突出又犯病不能走。

我领他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吃点药维持吧,就这样了,没有特效药。我爸自己说:“这回我活不到年底了。”我妈就对我爸说:“我脖子上的包好的这么快,就是法轮功师父救的!师父就在咱家,近水楼台先得月,赶快求师父。”我对我爸爸说:“爸,你有病,我和你儿子都能拿钱给你治病、照顾你,但是这罪得你自己遭,我们不能替你承担痛苦。因为你也支持我修炼,你会得福报的,相信师父会管的!”在这病痛的痛苦折磨下,他发自内心的求救师父,让师父帮帮他。奇迹就在他身上显现,身体一天比一天好,现在能走出家门锻练身体。师父救了我爸爸的命!

我弟弟一家在外地,我弟媳右眼睛总是跳,在天津、北京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不及时治疗会得面瘫。在天津中医院针灸治疗,扎的满脸都是针,花了七、八千元钱,有所好转。秋天到海南度假,过年回家时又犯病了,眼睛跳个不停。我妈就对我弟媳说,她和我爸有病是师父给治好的,针灸太遭罪了,让她也求师父。过年我给师父买供果时,她给师父买了个大蛋糕。大年初二,我给师父敬香,我妈妈一劲的叮嘱我弟媳要诚心求师父,不能说大法和师父的坏话。我弟媳诚心跪在地上给师父磕了三个头,没吃任何药眼睛就不跳了。

我弟弟在外地工作,过年值班初十才回家。我弟弟有过敏哮喘的病,犯病时上不来气,就得往鼻子里滴药、吸氧,挺痛苦的。黑龙江的天气特冷,每次回来都犯病,都得带一堆药。回来后,我妈妈就高兴的跟我弟弟说她、我爸、弟媳求师父病都好了,太神奇了!让他也求师父。

晚上八点多钟,我正在看书学法,我妈高兴的進来跟我说:“你弟弟同意求师父了。”我说:“妈,得他自己诚心,不能勉强。”我就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啊,我放下情。必须是他诚心诚意求您,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我又对师父说:“明天早上给您上香,求您!也没给您买水果,今天这么晚了。”师父慈悲的点悟我“上三个梨”,三个梨给我弟弟吃。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到水果箱里一看正好三个梨。我弟弟洗漱完,恭恭敬敬的给师父上香,磕三个头。我对弟弟说:有多少钱都不如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我说这三个梨是师父恩赐给你的,给你吃的!自那时起到回到外地单位上班,他没有再用药。弟弟打电话告诉妈妈身体非常好。

我的父母都七十多岁了,我妈妈原先花白的头发已经变黑了,红光满面根本不象七十多岁的人。我的小侄都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去年考上理想的大学。我家非常和睦,我家的邻居和亲属都羡慕我家。感恩师尊给我和家人的幸福快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