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如一日 面对面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五日】我当过小学、初中教师,后来在企业退休,修炼法轮大法之前身患多种疾病:神经衰弱、贫血、胃肠功能失调,心脏病等。一九九六年同事对我说,有一种功法叫法轮功,挺好的,你想不想炼,我随口就答应到:想炼!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走入了大法修炼,不知不觉中,我的病全好了!我家住六楼,我每天上下楼十趟八趟的跑,一点不累;我能扛着二十斤大米一口气上到六楼,走路一身轻,头发在由白变黑,精神饱满,思维敏捷,记忆力比一些年轻人还好。周围的亲朋好友看到我的状态都很认同大法,佩服我。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我在发真相资料、光盘时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虽然在里边没有转化,但也没有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向内找,深知自己是因为没学好法,从而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就暗下决心,出去以后一定做好!

下面我就简单谈谈,我十二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地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不管酷暑严寒,也不惧便衣警察的盯梢威胁和不明真相者的诬告,在师尊时时慈悲的保护下,平稳地走到今天的修炼历程,心里记住的只有众生得救的甜和师父的无量慈悲。

一、突破家庭关 开创修炼环境

二零零五年夏,我从黑窝出来后,二儿子和女儿与我一起生活,他们以担心我的安全为由,不许我与同修来往,来人敲门不让我应答;不能随便外出,也不让我学法、炼功。我就和他们讲真相,我说,你妈是好人坏人你们最清楚,邪党迫害法轮功,迫害我们好人,你们不能让他们吓住,更不能帮邪党说话。你妈我一人炼功,全家都受益,你妈会给你们带来幸福平安,我现在因为炼法轮功身体好,我能给你们做饭,伺候你们;如果你们不让我炼,身体不好了,你们就得伺候我。如果你们谁还阻止我炼功、学法,谁就和我签一个合同,不上班,每人各伺候我十年,谁能做到?!这一下把他们都吓住了,不敢再管我了。同时,我每天都高密度发正念,灭掉背后操控他们的邪灵、黑手烂鬼,效果很好。电话给我了,门铃响也让我接了,同修登门也不反对了,儿子还给同修买mp3什么的,还帮助往里面复制我们要听的内容。

就这样,我用了一年多时间在家学法背法,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每天整点发正念,清理周围环境和空间场,天天跟踪我的人不见了。

通过大量学法,我懂得了是师父从地狱里把我们捞出洗净,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知道自己的使命、责任,史前的誓约,我只有勇猛精進,助师正法,抓紧救人,助师救度更多众生,才是师父所要的!师父讲:“大法弟子以救人行善为根本”[1],我作为师父的真修弟子,必须百分之百听师父的话,必须走出来救人!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开启我正法修炼的新起点。

二、走出去在茫茫人海中救人

我就先从亲朋好友开始讲,然后是老同学、老同事以及左邻右舍、买东西遇到的小商贩,路遇的人、办事员、出租车司机,还有洗澡遇到的人我都讲,也就是随时随地讲。

开始时,救人心切,只顾着急讲,觉的自己讲的不到位,效果不是太好,一天才能退几个人。于是我就抓紧时间多学法,背法,多发正念,学明慧网刊登的同修的交流文章,对照自己,找出不足,我觉的真是天天在提高,越来越敢讲,越来越会讲,在面对面讲真相这条修炼路上,我越来越成熟了。

二零零六年腊月,我决定回我的老家讲真相救人。我带了一些真相资料、光盘护身符等,儿子帮我躲过检查口。我已经七、八年没回去了,家乡的变化太大了,都是红砖房,大院套,我已经找不到谁谁住在哪儿了!我就请一位同修带路,家乡周边的三个村子,少说也有四、五百户,可只有两位同修,原来有很多人学大法,就因为害怕迫害都不敢炼了,多可惜呀!我逐家找到我的亲戚、老同学、朋友、我的学生、还有大队干部、学校校长等等,讲真相的过程还是很顺的,同修说我讲的有力度。最后,只剩下一个村子没有讲,我的外甥和外甥媳妇害怕了,骗我说警察要来抓我,逼我回家,就这样,我带着遗憾离开了家乡,在家乡共呆了五天,退了一百零几人。

有一年,同学聚会,有十九名同学参加,我把他们都讲退了,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了命能保!他们都很高兴,欢欢喜喜回家了。

在每天乘坐的公交车上,我抓紧时间给邻近的乘客讲真相,坐在左面的,右面的,前面的,后面的我都给讲,然后给站着的讲,一般都能讲退,少的时候能退两、三个,多的时候能退六、七人。

每天我上午学好法,发好正念,下午就出去讲,这一讲就是十年!超市里的保安换了一茬又一茬,都被我讲退了,没人干涉我,我也没有怕心,讲真相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没有任何杂念,就想把人救了,基本上讲一个退一个,越讲越顺。

到第十个年头时,我悟到讲真相老在一个地方不太合适了,(也许是师父借常人口点我)另外一点就是我感觉超市的客流量远不如从前了,而且是老年人居多,每天也就是讲退十多人,太少了,我想应该走到外面去讲真相,接触到的人多,退的会更多。

两年前,我就走到大街上去讲,哪里人多就上哪儿:车站、公园儿、游乐园、旅游景点儿反正哪儿热闹往哪儿去。这样三退人数翻倍增加了,每天少则30多人,多则40~50人,还有一天劝退了60多人。三退人中各个年龄段都有,身份不同,有工人、农民工、老干部,公务员、学生、教师还有公检法人员各色人等。

针对不同人群,与他们搭话,找不同的切入点,对方才愿意接受你。要会赞美,常人都爱听好听的话,但不能过了,让人反感。面对高阶层的人士,如知识分子,大学生或研究生等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这样讲:看你事业有成,是个有福气的人,可是现在中国灾难频发,人的道德下滑,假货遍地,有毒有害食品防不胜防,连空气都有毒,这都是江泽民腐败治党腐败治国造成的,贪官都是亿万富翁,江泽民出卖国土,淫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欺骗全世界人民,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倒卖,坏事干尽。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有一块天然形成的藏字石,上面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是天意啊,天要灭它,到时候加入过这个组织的人就会受牵连,你从心里退出来吧,神佛看人心,灾难来了保平安,表面上对你没有任何影响,看你是有福之人,三退才是真福,你还会有大福份呢!听后一般都退,个别的不退,然后祝他(她)事业有成,前途无量。

遇到国家干部公务员之类,我就说,共产党腐败堕落有目共睹,建政几十年,搞运动整人不断,害死中国人八千万,杀地主、杀资本家、三反、五反、反右派,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学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佛法修炼者,还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器官倒卖,天理不容啊!天要灭它,赶快从心里退出来吧。如对方不太明白或还不表态,我就给他们举例子说:如果有人告诉你,前面的高楼要倒塌,让你快跑开,跑不跑是你的选择,大多数都说退!说谢谢我!我说,要谢就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让我们来告诉你们这个大好事,是大法救度世人!

一次给一个中学生讲完真相,他高兴的同意三退,然后他说,“阿姨,有一个问题,我不明白,您说的话我爱听,可前些天,有个人也跟我讲三退的事,我不爱听,我还骂了他,可是他没生气,还说谢谢我,这是咋回事呀?”我就告诉他,你骂人家就给人家德了,人有德就有福份有钱,人家当然要谢谢你了,再不要这样做了。“噢,原来如此。”小青年明白了,说谢谢阿姨告诉我这些。

三、艰苦与幸福同在

讲真相救人,贵在坚持。走出去寻找有缘人是我每天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份,能够助师救人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没有节假日,因为年节才是救人的大好时机,连大年三十我都出去讲。有同修劝我,大过年的,人少,别出去了,我说,就是能讲退一个人也行啊,救一个人就是救了一个世界!无论严寒酷暑,遇到狂风暴雨,天气恶劣,我说下刀子我也去,一天不能耽误!决不能有丝毫动摇和懈怠,我把百分之八、九十的精力投入在其中,我不去游玩,也不讲究享乐吃喝,穿着朴素,随便的粗茶淡饭就可以了,白天从不睡觉,屋子一周一次大扫除,舍不得把时间用在常人的事上,如果有什么特殊事情耽误一天没出去讲真相,我都心疼的不得了,觉的没完成使命。

我们居住地,一年有半年冷天,特别是到了三九天,天寒地冻,路上一走一滑,儿子女儿都不愿意让我出门,担心我摔倒。我虽然穿着厚棉鞋,但因为讲真相毕竟主要靠嘴,在外面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浑身冻透了,手指僵硬,脸象有小刀在刮,尤其脚趾冻得木木,痒痒的疼;夏天三伏天时,在灼热的太阳下被曝晒,蒸烤,脸被晒得黑黑的,淌着汗,这还不算,有时会突然来一阵大暴雨,全身被浇成落汤鸡,可是即使这样我也不愿回家,继续寻找有缘人。

记得一次在汽车站讲真相,眼看着要来大雨了,我还是不舍得离开,还想再多讲退几人,有一个人在等车没带伞,我就打着伞为她遮雨,一边给她讲真相,不一会儿,瓢泼大雨,倾盆而下,虽然打伞可根本无济于事,全身湿透,地面的雨水很快涨到三、四公分高,整个脚脖子都泡在水里,就这样坚持着,在雨中,我还讲退十几人才回家。有的时候,讲着讲着,什么都忘记了,最后到家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全身湿透的衣服都被我自己的热量捂干了,当我坐下来整理长长的三退名单时,看到那么多的众生得救,内心充满喜悦和幸福。

身体受到的苦不算苦,正如师父说的:“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2]。面对面讲真相真象是云游一样,会遇到各种人,也有不接受的,特别是现在的中国人,受邪党一言堂的宣传,党文化的毒害,利益的诱惑,有对我们不理解的,还有不听不信的;有挖苦的有谩骂的,骂我吃饱撑的,活腻了?甚至还有要动手的,有大喊大叫的。一次,在一个超市给一个六十多岁干部模样的人讲真相,他不但不退,还凶狠地说“真想揍你”。我没有动气,只是回他一句 :“那是无能的表现”。他立刻不吱声了,我就走开了,身后还听他的儿子说让他给我送个地方。

还有一次在火车站,面对大量流动人群,心生慈悲,面带笑容,向有缘人讲真相劝退效果很好,每天下午都能退三十多人。就在我讲的很顺的时候,被邪党的便衣发现了,开始骚扰我们,拿手机拍照、录音,在我们身后跟着,不让讲。我跟他讲真相,法轮功讲真、善、忍,中共讲假恶斗,谁好?!

有时也会遇到警察,有退的、也有不退的。一次,有个警察说,我现在就可以通过法律给你送進去。我一点没害怕,冷静的回答他,现在中国有法律吗?我们也没强迫你,只是叫你平安,不信你也别做恶事,对你没好处。他立刻蔫了,背后的邪恶被我的正念抑制住了。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赶紧向内找,找自己是哪颗心没放下:欢喜心?争斗心?还是求数量的心?把执著找出来,跟师父说,弟子今天没做好,明天一定做好!同时重视发正念,铲除所到之处空间场中的一切邪魔乱鬼,清除阻挠众生听真相的干扰因素,邪恶全灭,让众生得救。心性提高了,第二天,往往劝退效果更好。

这么多年,类似的事情很多,都有惊无险,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慈悲的保护着我,所以,遇到危险时我一点不害怕。我时时想着师父的法:“如果你正念很强,邪恶就会被解体。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讲的时候就是能量在往外发放,就会解体那些邪恶的东西,另外空间里的邪恶就不敢再靠近与控制人。”“对常人的态度误解不要计较,只为救人、救众生,我想那个效果就能改变一切。”[3]

四、帮助同修走出去讲真相

十二年来我在讲真相中积累了很多经验,也明显感到我讲真相时有一种很强的能量场能抑制住世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基本上,我一搭话,就能知道对方肯定能同意三退。有些想走出来的同修和不太会讲的同修苦于不知如何开口,找到我,我就把她们带到我讲真相的地方,看我怎么讲,几次她们就学着敢讲了。

我们学法小组有六名老年大法弟子,在我的带动下,她们都出来讲真相了,有的老同修文化低,三退时写不上人名,我和别的同修就帮助写,太忙时,就让三退的人自己把名字写上。

也有在街上遇到的不认识的同修看到我讲真相,跟着我,跟我一起的同修提醒我,小心特务。我说,我是修炼二十多年的老弟子了,是不是特务,我有眼力识别。

也有想走出来的同修让我讲讲劝退的经验,我就毫无保留的告诉她们,教给她们,领她们和我一起出去,让她们看我怎么讲。我给她们总结了几条讲真相的要点:首先,面对不同的人群,找不同的切入点。例如:年岁大的,从退休的单位,企事业等区别,工资收入谈起;从念几年书问到是否入过党团队,先捡重要的(骨头)说,以免时间短来不及三退。抓紧告诉他们:中共的腐败,这个组织的邪恶,无官不贪,江泽民带头腐败淫乱,出卖国土,把钱都存到国外,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天要灭中共,从心里退出来,灾难来了,不当陪葬品,你就有未来,有福份!

我还嘱咐同修千万不要追求数量,不能有丝毫水分,不能敷衍了事,救一个是一个,真正明白真相,真正愿意三退,含含糊糊的不明确表态的都不能算数!没答应起名的都不算数。这么多年我都是这样做的,我的三退人数没有水分,这些众生是真正得救的生命了!

十二年来,我没有统计自己的三退人数,只有大约数,我不想执着于人数,反倒劝退人数是逐年增加,这两年退的更多了。同修给我算 ,大致上以每周最少160 多人,最多是220人左右,这样以平均数计算,一年就是七千多,十年就是七万多,而这两年在外面劝退的一年以万计吧,这样算下来,十二年就应该是大约八九万吧,我没把数字当回事,保守的算算吧。对此,我不生欢喜心,我想这是我的本份哪,我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如果说从表面看,这八万多的庞大数量的众生是我十二年来马不停蹄的用全部身心投入换来的成果,不如说是师尊对我的恩赐,我们都知道,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我们只是动动嘴儿,跑跑腿儿,而师父却把功劳记在弟子身上!每每想到此,我的眼泪就禁不住流下了,感谢师父!

有同修问,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好的?我们觉的这事太难了!我说:是,是挺难的,可是不难还叫修炼吗?不难还用得着我们大法弟子去做吗?不难,配做大法弟子吗?讲真相救人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我们从法中明白:修炼就是难的,修炼就是要吃苦,说这十二年来,难不难?面对中国大陆迫害还在继续的严峻形势,是难!怎么办?有师在有法在!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就不难!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

至于说到苦,我是这样想的:再苦我们有师父苦吗?师父为救众生,吃了无数的苦,今天为了成就大法弟子,挽救更多世人,师父以巨大的付出延长时间,还有无数无数我们所不知道的一切,想想师父,我们吃的这点苦都不算是苦了。

在助师正法救人的路上,我们只能向前走,急流勇進,无论环境怎么变化,什么警察的敲门、抓人,什么安装摄像头、手机监控等等,这些对我不起作用,听到什么形势又紧了,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我象没听到一样,跟我没关系!我就做我该做的,谁也动不了我。什么都挡不住我救人的脚步。

十二年,我平稳的走到今天,全靠师父的慈悲保护与大法的威力,我用了九年的时间背了九遍《转法轮》,每天只背一页或两页,不影响通读。我现在在背《洪吟四》。大法给我开智开慧,我会修了,知道在法中修,师父给我拿掉了怕心和许多不好的人心。我还有没修好的地方,学法小组的老同修都“依赖”我,她们的口头语是:有事就找她(指我),甚至包书皮儿买东西,大事小情都找我,我有时心疼耽误做正事的时间,心里也有不太情愿的时候,但一想,师父把我们安排到一起也有我要修的,也就想通了。

师父说:“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5]

同修们,没走出来的赶快走出来吧,别忘了自己的责任、使命,不要怕,我现在每周最少退160多人,最多能退220人左右,只要信师信法 ,你也能做到, 而且能做得更好。让我们共同精進,兑现誓约,让更多的众生得救,让师父欣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路上飞奔。

第一次写交流稿,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恶〉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