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人的理 走出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后,我丈夫進京上访,又到广州参加了全国大法弟子的法会,他与很多同修一起走过那段血雨腥风的日子。广州法会后,他带着当地同修做真相资料,又和其他同修自己研究制作喇叭筒接收新唐人电视台,至今还给我们当地很多同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遗憾的是,他在受到严酷的迫害时最终承受不住掉了下来。他后来的状态基本不能在法中修炼了,不学法、不炼功,更无法做三件事,而且脾气火暴,控制不住自己时就会大打出手。他控制欲还很强,有时歇斯底里。我在其中经常被他搞的整个修炼状态滑了下来。

慈悲的师父让我看到他修成的那面,神圣无比,并点悟我让我一定守护住他。可是我自己修炼本身就不扎实,一个跟头接一个跟头的,再加上他这种反反复复的状态,过程中那个苦呀,就别提了。

不说整个大环境中邪恶压力,也不提我个人的执著带来的魔难,这里只说在家庭中的艰难。

开始时,他打我,我就打他,事后我悔恨自己守不住心性。在不断学法把握自己后,十次有九次做不好,总有一次能守住了,慢慢的能做到打不还手了。可是被他暴打一通后,我总是生出无数的怨恨和看不起他的心,强忍着而已。次数多了,又生出了怕心。结果是我各种人心越多,他打的越凶;他打的越厉害,我就人心越强。有时被打的时候,我一动不动,心里想“打死算了”,可转念一想:“他把我打死了,那不是破坏法吗?他也得下地狱呀!不行,不能被他打死。”就这样,十年来反反复复的,一直很苦恼。

我能做到打不还手,为啥这魔难还不过去呢?就这样,一拖就是十年,最终几乎到了无法解决的极端境地。我感觉自己跟在黑窝中被迫害的同修没什么区别,只是迫害的地点、程度有差别而已。

终于在经历了旧势力强加的一连串的魔难后,我下定决心从根本上查找自己的不足,我这才认识到自己在家庭魔难中生出的这些人心执著。当我不断的排斥怕心和怨恨心等各种人心后,他不再动手了,家庭也由从前那冰窖一样的状态恢复到能正常交流了。后来我又悟到要善待他,慢慢的无论他怎么对待我,我都会认真照顾他的日常生活。比如煮好饭,给他端过去,但我是面无表情的。如果他不吃,我会想:“反正我给你做了。”后来随着渐渐的修善,当他不吃时,我心里会很难过,担心他会饿坏了,我会劝说他:“快吃了吧,别饿坏了,也不要想太多了。”这时,我能感觉到他内心很愧疚,只是嘴上不说。

后来我悟到,我从前虽然是做到“打不还手”[1],但是对待他的方式却不符合法的标准,我用冷硬的心态待他,这才是我长期处于魔难中的根本原因。

现在,我悟到,当别人有不正常的状态,就反感;当别人做了不好的事,就嫌弃,这种自然产生的心态就是人的理。我是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得慈悲善待他人。我发现自己突然从人的理中一下子扭转了过来。我认识到,我们无论遇到任何情况,都要用法来解决,而法的最高标准就是真善忍。

我开始真心待丈夫,有时他不但不感激,还对我心生埋怨时,我就更在法中提高自己,就对他更善。他有时表现的特别不好,我就知道是我修的还不够标准,我就更真诚、善良、宽容的待他。当自己在处理的过程中,守不住的时候,就找自己不符合法的背后的执著和观念,去掉它们。我突然发现我现在真的是在法中修了,而不是象从前一样在人的心态下去执著。我也悟到,当守住真、善、忍真去修自己、去做三件事的过程,就是最后完全同化法的过程。我知道我在渐渐的达到师父讲的:“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2]

那天学法时,学到“就是觉者,通过修炼觉悟了的人”[2]时,我心中一震,原来觉悟了的人就应该对任何人和事都用真、善、忍的标准对待,包括对公、检、法人员。我也悟到,修炼之前所有的魔难,无论是消业也好,去执著也好,魔难的本身什么都不是,其最终目地都是为了让我们在魔难中达到生命本质的觉悟。

写到这里,想起今天的梦,梦到了很多飞天和大小法轮。我一直奇怪,修炼这么多年了,为啥从来梦不到这些天上的美好情景呢?原来我一直在人的理中修,怎么可能让我看到这些呢?只有我也达到了更高的标准,同化法后,才能让我看到天上这些神圣美好的生命。

目前的一点心得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8/跳出人的理-走出魔难-383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