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七个小时破除病业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一岁,师父给我一个好身体。得法前一身病,类风湿、关节炎、肩周炎、风湿性心脏病、头疼、脑瘤、气管炎、肺气肿、肾炎、腰疼、胃病等十几种病,度日如年。自从学法以后,不知不觉的都好了,干啥都有使不完的劲,法轮功太神奇了。炼功二十多年来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在修炼的路上,有苦有乐,不管怎么样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是听师父的话。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四日,帮助二女儿干活(扒鸡肚),干了一天,女儿回来说,妈累了吧?我说没累,就是大拇指没劲了,不好使了。无意中的一句话,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在吃饭时,突然我的左手“唰”的一下就麻了,胳膊木了,半个身子不好使了,半个脑袋象浆糊一样,很明显一半清亮、一半不好使,眼皮也耷拉下来了。

当时我没害怕,心里喊师父救救我,我不能在这个场合给大法抹黑(还有女儿的朋友在场),马上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在历史安排的一切,不管我和旧势力曾经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答应过什么,承诺过什么全部作废。一切听师父安排,其它安排都不要,请师父做主。我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2]。想起哪段法就背哪段法,瞪着眼睛不让眼皮下来。

过了一会儿,我丈夫吃完了,说回家吧,我说等一会,其实谁也不知道我不能动。又坐了一会儿,他又喊我回家,我试了试脚有劲了,也想回家。这时女儿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右手拿起来喝的时候,一下子都淌到嘴外边去了。我说走吧,一站起来扑到丈夫跟前,抓住他的胳膊,靠在他身上,继续发正念,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直念到家。

進家门上床一坐,我说发正念,但说话是半句话,下半句说不清楚。发了半个小时正念,我要上厕所,下地左脚不好使,我把着墙扶着门到卫生间。这时脑子里打来一念,这不是脑血栓、脑出血的症状吗?我马上否定它,这是假相,不承认它,大法弟子没有病,我有漏用法归正,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谁说了也不算。我费了好大劲把裤子提上,回到床上刚坐下,又要上卫生间,费了好大劲刚坐在马桶上,脑袋里又打進来负面信息,马上想到不对,这啥也不是,没事。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左手不好使,我用右手拽着左手,说:你也得使劲,你是我的一粒子,我修成了跟师父回家,也不能把你抛弃掉啊。就这样两个手一起把裤子提上。

从卫生间回来,我说放师父教功录像。开始我让丈夫放怎么也放不出来,我说我来放。我一放就放出来了,谢谢师父加持我、鼓励我!我的左眼睛很沉往下耷拉着,我一直不闭眼睛,瞪大眼睛看着师父教功。五套功法连续做时,我就在心里随着师父一起炼。到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我就跟着师父一起炼,可左手就是抬不起来,丈夫就帮我抬,抬起来就掉下去,反复几次都不能抬起来。我一直坚信师父坚信法,什么也不想。

我说还看一遍,我一直瞪着眼睛又看一遍师父教功录像,心里一直跟着师父炼,炼到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我就用右手随着师父炼,等到握球拧掌时,我把左手用右手拽起来,左手掉下去,我右手扶左胳膊时,有麻酥酥的感觉,我当时想通了通了,我左手能抓挠了。

这时已经十点多了,我就开始发正念,背《洪吟》。接着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念了半个小时。这时脑袋清亮了,还不困。我就听师父讲法录音,我双盘听师父讲法,感觉师父就在身边,象打坐一样,身体正直,非常轻松。听完师父讲法《第一讲》后,已经半夜两点钟了,手能动了,身体恢复了,就是左侧还有点沉。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明天一定起来炼功。以后要天天炼功不能再偷懒了。

第二天早上三点半闹钟一响,我马上就起来了,洗洗脸梳梳头,按时炼功,炼完功后真是说不出来的那种美妙神奇,两脚轻飘飘的,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师父告诉我们:“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师父的加持使我能闯过又一次的生死关,在此弟子真诚的叩拜师父,唯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经过这件事后,自己找出很多执著心:争斗心、怨恨心、色欲心、显示心、维护自我不让别人说的心、怕心、妒嫉心、强制别人的心、戒备心、怕被迫害阴影的心等等,把这些心曝光出来,全部除掉这些执著心。

个人体会,如有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神〉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