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长岛法会召开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日】二零一九年纽约长岛地区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于四月六日举行,有二十三位学员上台交流了实修经历,纯正的心让与会同修产生共鸣与震撼,比学比修,共同升华。每一篇交流都表达着对师父的感恩,发言者与倾听者多次感动落泪。

在集体背法中整体升华

云凌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学员,风风雨雨二十载,悟到正念来自法,只有多学法,才能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云凌在全球电话组给大陆公检法司的世人讲真相。二零一六年底,平台同修悟到,要想做好三件事,就必须把法装在脑子里,时刻用法来要求自己,才能救更多的人。

“我们决定一起背法。”云凌讲:“大家推荐我领背,当时压力也很大,因为同修状态不一样,心性不一样,背法中要掌握好时间,读的多少,包括怎么分段落,每天来的同修人数也不固定,这些都要去考虑,去细致筹划,去多用心。”

来参加背法的同修从开始的七、八个人,到十几个人,最后到二十多人。背完第一遍的时候,同修感慨的说:背了多少年,背了多少次,都没完整背下来,有这个集体背法的环境太珍贵了。

“我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不落,现在已背完两遍,开始背第三遍的第三讲了。”云凌说:“在领背过程中,我时时都感到师父在帮我,在给我把握时间,包括段落的长短,还有来来去去的不同同修。我只是表面的领背,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在加持弟子们!”

帮老年同修正念闯关 实则是修自己

刘梅讲述项目中有位老年同修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干扰,整个人躺在床上不能动了,五脏六腑撕心裂肺的疼痛,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刘梅决定帮助这位老年同修“共同正念闯关”。

她和老年同修交流,要深挖自己的执着。有没有对利、对情的执着,一思一念都不能承认邪恶的干扰,疼痛来了就用正念清除它,病业关就是对信师信法的根本考验。

他们坚持每天多发正念,在时常交流中归正彼此。经过一个星期的正邪较量,老年同修的身体开始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

刘梅说这次帮助老年同修过关,实则是向内找实修自己信师信法的过程。她常常叩问自己,在帮助同修时嫌不嫌麻烦?是不是发自内心的?既然师父安排自己帮助同修,那么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要一帮到底,不能放弃。有没有证实自己的心?觉得自己修的好,正念强。有没有显示自己的心?做给别人看,老年同修这么重的病业关,在我的帮助下这么快就恢复了。有没有执着同修之间的情?要做到不被任何心所带动。

刘梅深有体会的讲:“只有及时归正自己,时刻清理自己的空间,才能真正的帮了同修,和同修形成整体,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灭掉干扰同修的邪恶因素。因为你的任何一颗人心都会影响到过关的同修。”

放下人心 全力讲真相劝三退

洪莹谈到讲真相的体会:打电话没有什么诀窍,就是多打,越打的多正念会越强,就会形成一种机制,就会形成一种能量。你说的话就会打到对方的头脑中,同时就能解体掉对方背后的邪恶因素。她说:“还有打电话前一定要学好法,哪怕是一段,一定要入心,还要发好正念。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李建英交流如何突破心理障碍,在景点给初中、高中的学生讲真相的经历。每年的夏令营,大陆的学生都是一车一车的来,人数众多,李建英说:“我心里着急,苦思冥想如何改变给学生讲真相的内容和方式。”之后见到这些学生时先闲聊一下,再问他们学过“天安门自焚”这一课没有?大多数都说学过,我就慢慢的给他们分析“自焚”的好多疑点。聪明的孩子都听明白了,知道自焚是中共导演的骗局,对法轮功也不抵触了,最后都顺利三退。”

青少年弟子精進去执着

王凯茜与梁戴安娜都是十六岁的青少年大法弟子,她们都交流了自己如何去依赖心、惰性与拖延症、争斗心与怕麻烦的执着。

“争斗心象是从小到大都埋伏在我身上的一颗隐形的定时炸弹,一直以来没有发觉到它的存在。但每当矛盾来时,它总会显现的一览无遗。”梁戴安娜说:“而最近我发现自己这颗心不仅非常严重,而且还有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一个是体现在不听别人的劝告上,每次矛盾来时都以我有证据证明自己是对的为由,不接受别人的批评,以至于每次过心性关时最后都不欢而散。其实那不正是要提高心性的时候吗?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就跟人家讲理,这难道不就是赤裸裸的争斗吗?跟人家讲理,不就是拿人心看问题吗?当我意识到这颗心时,感觉自己身上好像丢了一个大包袱,很轻松。”

王凯茜讲述了如何反复卸载微信的心性关经历,她说:“我知道微信对我来说是一个大考验,在我修炼状态好的时候,根本就不去想微信;在我状态不好的时候,我就想下载使用微信。但我知道,我应该听师父的话。直到现在,我还在努力的去这颗执着心。我也相信,随着我不断学法提高,我一定会过好这一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