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姜晓艳遭迫害纪实(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姜晓艳,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的生命垂危,家属找各个部门交涉,获准保外,用120车载送回家。姜晓艳回家后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得以康复。结果又被警察绑架,再度身陷囹圄。

以下是姜晓艳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及遭中共迫害经历:

一、患两种绝症,修法轮功痊愈

姜晓艳,今年五十九岁,家住双城街里恒盛小区,原籍是吉林省德惠市菜园子乡。她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结肠癌、白血病,无法医治的绝症,使姜晓艳绝望,她出家在庙里呆过两年。

姜晓艳知道庙里也救不了她,绝望地回到娘家。她爸爸劝她:你和我炼法轮功吧。她对此没有信心,认为只能等死了。她爸说:姑娘,咱爷俩就是一世的缘份,你就听我一回吧,你炼功试试行吗?你看我得这癌症不是炼好了吗?

姜晓艳的父亲姜继全是哈尔滨铁路局干部,家住吉林省扶余县陶赖照镇,他得的癌症在哈尔滨各大医院都看过了,他的症状在全身大大小小的肿瘤有一百多个,都长到皮肤外边来了。经化验全身都是癌细胞了,吐血,便血,尿血块,他的化验单和片子发到北京,上海各权威医院乃至国际上医疗机构,都无法医治,都很少见过的病,是癌,但不知是什么癌症,也起不出什么名字,求生的欲望也学过各种气功,但都无法奏效,病痛折磨的他都无法形容,没办法。姜继全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不长时间全身都康复了。(到现在还能看见他身体外边消去的多处肿瘤的痕迹。如今老人家都八十九岁高龄了,思维敏捷,红光满面。)

姜晓艳听了她爸的话,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也开始炼法轮功了。不久她的身体全部康复了,这是当今世界上任何国家医疗手段都无法治愈的绝症,法轮大法神奇的功效,无不在姜晓艳和她爸爸的身体的变化上体现出来。这真是举世罕见的高德大法啊,姜晓艳的哥哥嫂子姐妹及当地的父老乡亲无不感到惊叹和信服。而且十几来都没吃过一片药也没打一次针,却拥有一个健康身体。

'图1:姜晓艳摄于二零一七年二月家中。'
图1:姜晓艳摄于二零一七年二月家中。

二、邪党迫害,遭诬判十四年

姜晓绝修炼法轮功不久,江泽民邪党流氓政府就开始迫害法轮功了。姜晓绝的丈夫承受不住压力,提出离婚,这样原本三口人的幸福之家庭破裂了。

姜晓艳没有工作,带着孩子过着艰苦的生活,但她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没有动摇过,她严格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

被绑架 受酷刑 遭诬判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哈尔滨、双城公安局警察联手绑架了五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六人被非法起诉判刑。

姜晓艳是六人之一。她是在看望同修孩子时,被双城区公安局民主派出所潘洪民等多个警察强行入室绑架的。后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姜晓艳被劫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期间,遭到了省厅等警察的刑讯逼供,被连续非法审问六天中,遭酷刑迫害五个半天。警察强制将姜晓艳反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姜晓艳人长的单薄瘦小,由于胳膊短,背在刑椅后面的两只手腕无法互接,几个警察用力将姜晓艳的两只胳膊在后背反铐上,椅子背后有一横梁,前面还有一铁的东西卡住姜晓艳的脖子。警察用塑料绳套在姜晓艳的手铐上,然后再吊在横梁上,再用力上提,两手腕被强行拽在一起,导致姜晓艳的胸腹部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图2:中共酷刑示意图: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图2:中共酷刑示意图: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警察认定她是最大的头儿,开始问话:是谁搞的群发?你的上线是谁?下线是谁?姜晓艳被突然抻拽的就感到只是胸口那有一窝气了,一会腰以下没有了知觉,手和胳膊也没感觉了,鼻子也没了气息。警察看着姜晓艳闭着眼睛没声了,用打火机燎断吊着的绳子,然后又给失去知觉的姜晓艳“通穴位”。那种血液恢复流通时的痛苦感觉是无以言表的。五天酷刑,姜晓艳被折磨得多次昏死过去。她脸色惨白、皮肤无血色,浑身无力,没说几句话就支撑不住了。

二零一二年八月份,姜晓艳被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强行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她的病情每天必须保证学习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和炼功,才能保证她的病情不能复发,姜晓艳因为当时刚被绑架的时候,身体在医院做过检查的,各方面都是很正常的。她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被关押长达八个多月,失去了人身自由,炼功和学法的环境都被剥夺了,再加上被残酷的酷刑折磨,她本已痊愈了病情,又极度恶化,当时她身体状况极其不好,重度贫血,子宫肌瘤,奄奄一息,命在旦夕。

狱中遭迫害严重

当时经过体检,发现姜晓艳完全不符合关押条件,监狱担心姜晓艳随时死在监狱里,坚决不收。可是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的洪姓所长,托人找关系,几经周折,还是把姜晓艳关入了女子监狱。

黑龙江女子监狱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日给家属发出了病危通知书,可是这病危通知书,却没有及时转到家属手里,直到九月二十日家人才接到此通知。家人开始找各个相关部门要人,第一个部门是双城区六一零(是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接待的是谢殿臣,他说,我们只管抓人不管放人,监狱要放我们就签字,然后找监狱大队长,监狱长,多次交涉都无果,后来有人告诉说得找监狱管理局,可管理局又让找信访部门,刑房科,并在省医院做过法医检验,就这样将近一年的时间找多个相关部门交涉要求保外就医,可是都互相推诿,等家人见到姜晓艳时,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二零一三年七月,家属又去探监,看到姜晓艳病情更加严重,脸色更加苍白,脸浮肿,左眼看不清东西,没说上几句话,就要晕过去。家属再次找狱长、刑房科长,要求放人。狱长,刑房科长和有关警察回答:她不够保外就医,理由是没达到刑期的三分之一。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监狱中心医院再次对姜晓艳下病危通知书。从她的症状看,很像重度贫血。人被送到哈尔滨女监时,女监不敢收留,经省医院法检中心检验,姜晓艳体内的血由原来的5cc又降到只有2.8cc血了,诊断为严重缺铁性贫血;同时腹部长出的瘤子有五、六个,最大的有婴儿头那么大,下体还伴有流血。生命已危在旦夕,省医院告诉家属人要输血,不输血人就不行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监狱通知家人问怎么办。九月二十五日家人在监狱守候了一天还是不放人。

九月二十六日,监狱刑房科派人找双城区司法局局长刘国军签字,又先后找“六一零”办、社区和居委会、邻居等各方签字,又经过住监狱法院、住监狱检察院、监狱长签字,三长会议通过放人,九月二十七日监狱刑房科长从监狱中心医院接出用120救护车送到双城区委门口,再由双城区司法局长刘国军亲自接收。当车门打开时,家人看见姜晓艳已经没有一点行为能力了,最后把她抱下车。

'图3:姜晓艳无法进食躺靠在床上。'
图3:姜晓艳无法进食躺靠在床上。

'图4:姜晓艳整齐的牙齿全部稀松、离缝。'
图4:姜晓艳整齐的牙齿全部稀松、离缝。

'图5:姜晓艳腹部肿瘤连带着胃部都是肿胀的。'
图5:姜晓艳腹部肿瘤连带着胃部都是肿胀的。

通过修炼法轮功绝处逢生

虽然当时医生认为姜晓艳回去也只能活五、六天,但她仍随时被司法局监视,双城司法局长刘国军到姜晓艳家去过,或打电话问她儿子情况,还让其到司法局汇报。

后来监狱得知姜晓艳还活着,就让她定期到医院去检查,要化验单交监狱检查,说如病好转还要收监。姜晓艳在妹妹等护送下到哈尔滨市第四医科大学医院检查,化验结果是身上的血只有1.5cc了。医生一看化验单,跑着去把化验单交给院长,院长看了一惊,领着几个护士推着担架车,跑步到病房,高喊:谁是姜晓艳?他告诉姜晓艳:你不能动,一动就不行了。

院长不理解,这位患者体内都没血了怎么能存活呢?这真是奇迹,太不可思议了。姜晓艳告诉院长:我以前有这病,炼法轮功炼好了。是监狱给我迫害成这样的。院长问:要不要住院治疗?姜晓艳说:不用,我回家炼功就能好。院长非让她签字才肯放她出院。

姜晓艳在回家后的一年多的时间里,调整心态,加强学法炼功,严格按着师父的法理约束自己,按真善忍做好人,一有时间就向世人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自己被邪党迫害的遭遇,揭露江泽民和共产邪党毒害众生的谎言。姜晓艳在同修们的帮助下,终于所有病症消失殆尽,达到完完全全一个健康的身体。没吃药也没打针,世间的任何办法都无法治愈的,只有法轮大法再一次能让她生还。

又遭劫持入冤狱 身体再陷虚弱

二零一七年初,姜晓艳去呼兰监狱看望同修时,被呼兰监狱六大队教导员裴德林用记录仪录了像,他查出是从女子监狱保外获释的姜晓艳,从那以后双城公安局派人到姜的居住地进行蹲坑秘密监视,跟踪预谋绑架。(裴德林后来得病,才三十多岁的他被查出是八十岁的心脏)

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下午一点多钟,姜晓艳从她爸家回来刚刚到家,就被守候在那里的双城区公安局站前派出所便衣警察绑架,几个警察强行把姜摁住并用苏秦背剑式给她背戴手铐,当家属到公安局去找时,他们不告诉实情。

半个月的时间,多位家人到双城区公安局,站前派出所,哈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女子监狱、监狱管理局医院等地一次次的查找姜晓艳的下落都没找到。这时他们还栽赃说姜晓艳是从监狱跑出来的逃犯。

人给关到哪去了?姜晓艳的妹妹姜晓杰急了,她又折回到双城公安局去要人。公安局收发室两个值班的阻止姜晓杰不让上楼,一个老头把姜晓杰的手挠破了两大条子,血流了出来。姜晓杰上到五楼找到国保大队,一女警出来就往外拉她。姜晓杰说:“你别薅我,就是你们抓的人,我不找你们找谁呀?你们因为啥抓我姐?你们这不是糊弄我吗?女监根本就没有我姐。”好多警察都出来了。姜晓杰跟他们理论:“瞅瞅给我这手都挠出血了,你们就这么干哪,花老百姓的钱,还挠老百姓啊?我一个家庭妇女,我就是来找我姐,非法抓人,人都给整没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有人过来劝说:别哭了,我给你个电话号码,是肖吉田的(国保大队队长),你问问他。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姜晓杰终于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见到了姐姐姜晓艳。姜晓艳是被两个人架着出来的。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姜晓艳的脸瘦得脸色煞白,薄薄的皮肤上能清楚的看到皮下的毛细血管,扶在台面上的手一直在颤抖着。会见只许十分钟。姜晓杰看到姐姐身体虚弱的样子就哭了,不知道她又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姜晓艳的妹妹姜晓杰在哈尔滨市家中也遭到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姜晓艳遭遇的摧残,是千百万法轮功学员遭遇迫害的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7/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姜晓艳遭迫害纪实(图)-3852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