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九五年一路走来

我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八月得法的。当我读《转法轮》时,知道这就是我要的,是真正的修炼,是真正能够修成神的天法、天书。

净化身体

我当时患有急性咽炎,总觉得喉头有个火刺球卡在那里:患有小肠痉挛,一吃凉东西就肚子痛,头上有一小块斑秃,后背右肩胛处有一个肿瘤;我还患有一种遗传的全身性瘙痒症,干活时只要有绒毛的,脏尘、过脏的活都会全身出疙瘩,痒的难受。自十七八岁还得了一种阴囊湿疹,中医叫“绣球风”,奇痒无比,忍不住就得去抓、去挠,只有抓破了,出血了才不那么痒了,就疼了,但比痒好一点。可是结痂后就又痒,周而复始,每天都忍着。我在医院上班,有便利条件,也喝了草药,外洗也用了,药水也涂了,自己还用偏方治疗过,都没有用。而我修炼大法后,这些病都好了,不治而愈了。

我在自己家成立炼功点,有很多人来学功,一屋子人,学法一小时,炼功一小时。后来就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学一讲后还炼功,炼完功就谈一下自己的收获。

当时母亲、二弟媳、老弟媳都来学。通过学法、炼功,每个人都有一定的收获和提高。通过修心性改变都很大。尤其二弟媳以前是不饶人的,通过学法都变好了,那时我们被评为“五好家庭”,在村的光荣榜上贴着展览。

师父保护

师父讲:“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1]

我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去参加一个婚礼,骑摩托车横过马路,一上马路就看见从左边疾驶过来一辆白色轿车,心想:让这辆车过去再走,我就向右转了一下方向,就觉得自己的摩托车被撞了一下,就从摩托车上跌下来了。我一看正跌在汽车的前后轮之间,然后就起来了,什么事都没有。

当时就有几个人围过来了,说:这事我替你办!还有的说:你躺那里别动。有的说:先让他们带着你去医院检查!说什么的都有,我说没事。这些人才走了。车上有五个人坐着。后来悟到:师父用这种形式给化解了,这就等于还了五个人的命!一个人真正修炼,没有师父的保护,根本就修不了,马上就出现生命危险。因骑摩托车还出过十次险情:撞树上了,摩托大灯撞碎了,人被惯性带着翻跟头过去了,摔在地上了,爬起来就走。撞三马车后拖斗上了,头盔撞坏了,人没事。骑摩托又摔跟头了等等。没出现任何危险。都是师父在保护着,我从内心感谢师父!

按真善忍做人

我在医院任会计,自修炼后,按照“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工作认真负责,在干好本职工作后还帮着药库、药房去做一些事情。那时我兼着采购药品,都是按修炼人的标准去做,不拿一点回扣,只要卖方把药价压到最低。那时全县的药品就我单位的進价低。有一次我看见卖方把某某某单位在别处進药的单据又给从新改了一下单价,一次就差了两千多元。问我改不改,我说不改,就按最低价给我就行。领导也知道我炼功,什么事情都很放心。并且每年县卫生局财务报表都是我给汇总。在单位年年被评为先進工作者。

后来我被安排到药房工作。那时单位年龄最大的就两个人,我排第二,都五十六岁了。可院领导却让我去收款处收款,我当时还不会用电脑。好多同事说:这么大岁数了,收款还得学电脑,差款自己赔,这不是赔本的事吗?你跟领导一说准换别人,别去干那事。我当时悟到:大法弟子应服从工作安排。而且我想学电脑还没机会,这可能是师父安排的!我二话没说就去收款了。

有一次我在药房值夜班,有一病人就诊,到药房取药,按收费总额是一百九十九元,病人给我两百元,我找他一元,拿完药后,我把这笔业务登在记录本。病人说:这又没有凭据怎么说?我就把处方给了病人。第二天结账时少了两百元,最后回忆起那两百元钱我用订书器钉在处方下面了,而处方给病人拿走了。如果去找,登记那么详细而且就在附近,那很容易找到的。但我悟到那可能就是我该还的账,就自己赔了。结果当晚梦到:有人拿借条找我要账,说欠他两百零一元钱。当时我就说:还了。那人就没了。一点不差的。

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后,我先后两次被绑架到拘留所,四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并被诬判三年缓刑四年。

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就是学好法,发好正念,多救世人。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

那时我白天上班,晚上去发真相册子,贴真相粘贴,发真相光盘。每到集日前一天晚上我就去发真相小册子、真相光盘,这样卖东西的人就可以把真相带回家了。

有一次我用摩托车驮了一大化肥袋的真相资料、真相光盘到邻村去发,为了安全我先把摩托车放在村外的地里,用玉米秸盖住,再把大袋背到村的西北角,那里正在盖房,我就先把袋子放在石头堆里,把要发的资料、光盘揣在身上的坎肩里,按街道每户一份,发完后再去取。后来我就联系一位老同修一起发,两个人方便多了,一条街一个前门,一个后门,一走就发完了,村大的就把真相资料发完为止。没发到的下次再补发。

退休后,我找了一份在水泥厂过磅工作,是三班倒,有时白天就有时间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了。在集市上发真相小册子、福字、真相年历、光盘等。妻子在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四日又真正走入修炼。我哪村没有发到真相资料,她再去发,我休息时就两个人一起到集市讲真相、劝三退。后来上班时间又改为上十二小时休息二十四小时,时间更充足,我骑电三轮带妻子到集市劝三退,妻每次都能劝退十几、二十几个人,比我劝退的多。回家后我们就上大纪元网站登记三退。

一次,我们在水泥厂路灯的铁杆上看到了一片优昙婆罗花,有五十二朵。我们明白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

我们搬到了儿子住的小城市后,就专门做大法的事情了。儿子对我们很支持。

有一次,我在市场发真相资料劝三退,过来一个人,要了一本册子,我给他讲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要遭到报应的,天要灭这个中共的,赶快三退保平安吧!他说他是支部书记,手下还有三十来个党员。我说:那没关系,三退后说不定还一切顺利了。他听完后就同意退了。后来我们在一个集市上又碰到了,他把心里话都说出来,让我们给拿主意,而且还得法了,请了一本《转法轮》在学。一个生命不但得救,还得法了!这都是师父要的。

师父讲:“特别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从那么艰难的岁月中走过来、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吗?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众弟子热烈鼓掌)所以自己更应该珍惜自己。”[2]

越到最后我们越要严格要求自己,真正实修,圆满随师还。

叩谢师父!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8/从九五年一路走来-383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