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等七人遭非法庭审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四月十六日上午九点,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非法对绥化市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七位法轮功学员开庭,法庭内外武警、特警戒严一直到路边,对旁听人员刷身份证的同时,还有人用手机对每个旁听人的身份证拍照。由于法轮功学员高锦淑血压高压在200以上情况下仍被非法拘押一个多月,已造成两腿不能正常行走,在法庭上,迷糊、呕吐,庭审继续不下去,法庭宣布延期庭审。

之前高锦淑的家属两次到安达法院为高锦淑申请取保候审,主审法官都给报上去了,可家属被告知绥化市政法委不批,绥化市政法委还给安达看守所打电话:不让放高锦淑,说:出了问题不用安达看守所负责。此事幕后操控的是黑龙江省610。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早晨,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白霞、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去兰西县北安村发送真相资料,被兰西县公安国保和北安镇派出所警察拦截、绑架,非法关在兰西县拘留所。十月十日,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陪同杨传厚的妻子宋红伟到兰西县国保大队了解情况,被非法扣留、关押到兰西拘留所,次日被非法抄家。

十月十五日,兰西县国保警察将高锦淑、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宋红伟转入安达看守所。高锦淑、王福华都六十多岁了、血压太高,看守所拒收,取保候审回家。法轮功学员王芳、赵婷婷、宋红伟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

高锦淑,朝鲜族,原是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民族教育副研究员,现已退休。她原来患的多种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功,不治痊愈。高锦淑为人善良,她曾帮助过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前后经过二十多天,先是找到了她在上海的生身父母,生身父母不管,又辗转找到她的养父母,此事在当时绥化地区报登载过,当时的题目是《爱心融融御寒风》,副标题是:一个流浪女童的故事。在工作中,高锦淑更是勤勤恳恳,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题目是《年轻的女教研员》。

在这六个多月中,高锦淑多次被骚扰,其中五次被非法提审,五次被非法体检,三次被非法取保候审。高锦淑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被迫害成高血压;几百多公里的路程,从绥化到兰西,又从绥化到安达,被非法传唤七次,往返三、四个小时或六、七个小时不等,这还是走高速,打车去一次得六百元左右;而且,她每次被非法传唤都被当作犯人对待,被强制戴过两次手铐,强迫坐铁椅子三次,恶人对她进行人身歧视,人格侮辱。精神、肉体的迫害,加上经济上的迫害,使得高锦淑及家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高锦淑接到安达市法院姓安的(女性)电话,让她去安达法院取更改起诉书。高锦淑问她,可不可以邮寄过来,因在此之前,一月二十九日,高锦淑曾接到了安达法院邮寄过来的《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延期审理决定书》,问她这次能邮过来吗?姓安的说不可以,得本人自己来取。高锦淑于是联系了她聘请的律师,于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一同去了安达法院。可是,十点多钟,高锦淑的弟妹就接到了安达法院的电话,说高锦淑已被关到了安达市看守所。

三月十四日,律师到安达看守所会见高锦淑,得知高锦淑的血压高压260,同时伴有头痛。这是极其危险的症状,随时都会出现危险。家属要求放人,法院说“二会”期间没办法,这是上面的意思。之后,家人给她送过两次衣物也不知是否收到,因不让家属见。

三月二十五日,高锦淑的弟妹接到了安达市法院刑事案件庭曲艳春 (庭审法官)电话,说原定三月二十八日对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七人的非法庭审,现已延期到四月十六日,并说参与亲友辩护的人,要当地提供“无劣迹”证明,才能参与亲友辩护。

关于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充满爱心的民族教育女研究员被绑架构陷》《黑龙江绥化市杨传厚夫妻被关押一百多天》等。


绥化市政法委:
地址:黑龙江省绥化市西直北路办公中心B座4楼,邮编152000
李元学 0455-8386006
吕东风 0455-8386276、13604550459 宅 8348818
赵国学 0455-8386280
韩延军 0455-8386273 宅 0455-8317887
李晓滨 0455-8386277
初春龙 0455-8386279
李 枫 0455-8386603
郭向丽 0455-8386286
办公室 0455-8386282
办公室主任 0455-8386263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