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得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我结束三年冤狱回到家。看见父亲病倒在床上,他含着泪水说在等着我回来,最后见上一面。

父亲是知识分子,因爷爷被中共邪党打成地主,父亲从小被人歧视,心灵受创,浸透着深深的恐惧和怕。加上受中共邪党无神论强化洗脑的教育,他对我信仰大法不理解,我被非法判刑后,他更是反对我修炼

我回家几天后,父亲的腰痛得厉害,翻身都难,从床上起来就更恼火。家人看此情况,将他送医院,医生诊断为骨髓瘤。我去医院照顾父亲。父亲躺在病床上,虽然不停的输液、吃药,他的腰还是痛,有时痛苦的喊出很大声来,惊动医院大楼。

看到父亲如此难受,我就说:听一下大法弟子的歌曲吧,这是天上的音乐。我把MP3的耳机放在父亲耳朵里,他听着,看起来心情高兴了一些。

我从修炼人的角度想,父亲的腰痛是生生世世的业力造成的,还有中共邪党邪灵、邪恶因素等等不好的东西在向父亲的生命讨债,要父亲的命。

于是隔了一天,我把《真实的江泽民》录音拿给他听,我说:听听作为消遣吧。他听后说,说江泽民就在说共产党。我说:江泽民和中共邪党干了很多坏事,老天爷要惩罚它们。

接着父亲听了《九评共产党》。又隔了一天,父亲听了《绝处逢生》,问我:有那么神奇吗?我说:信则灵!

我帮父亲发正念,清除迫害父亲身体的坏的生命与物质。然后我叫父亲把曾经加入过的共青团和少先队退了,他开始有点犹豫不决,在我不断劝说下,最终同意了。

接着我说: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又开始默默的念。父亲很快感到惊讶:腰怎么没那么痛了?我告诉他,这都是他三退和念大法好的福报啊。

这样又过了几天,父亲出院回家了。父亲说腰还有点痛,我说有一个过程,承受一下就过去了。

接下来我就思考应该让父亲得法了。我买了一个播放器,先给他看真相资料,他看时我就发正念,清除他思想中不好的观念和得法的障碍等。

过了半个月,我说:爸,来学功吧,功法炼起来缓、慢、圆的。一周后,父亲说:你把《大圆满法》给我看看。我把书给他,他开始慢慢看起来,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比划,我又慢慢的教他,学了一个多星期后,他学会了第一套、第二套、第三套功法,第四套腰弯不下来就站着炼,第五套盘不上腿。他每天都炼,炼了一段时间后,能蹲下去炼第四套功法了。

接着父亲开始听师尊的讲法,也陆续看了其他大法书。父亲就这样得法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